从“口音”谈种族歧视 (3)

这两天我分享了新加坡网路的一场争辩,写下了从“口音”谈种族歧视 (1)从“口音”谈种族歧视 (2)

新加坡印度裔演员 Shrey Bhargava 写了一篇文字,反映了作为一名少数民族的演员的无奈,激起了社会对少数民族定型、文化认同、种族歧视之间的各种思考。

这是一场有关 “种族歧视” 的争辩,细心观察网民的各种言论,看到了不同的观点,价值鸿沟无法跨越。

argument seagull image

很可惜的是,不少网民是这样思考问题的:

1 - 演员(梁智强的新戏《新兵正传 4》Ah Boys to Men 4)的职责是敬业乐业,把角色演好就好了,使用夸张的印度口音根本不是刁难你,那是演员应有的本分。(何须想得那么复杂,产生那么多问题?你只是个无名小卒。既然意见那么多,那么干脆自制去拍自己的电影好了。)人家也没有逼你去演戏,是你自己要去演的,干嘛抱怨?当初你为什么不在现场抱怨,而是后来才写文章抱怨,你没出息!(哈哈哈!X&*@%¥YZ…) Continue reading 从“口音”谈种族歧视 (3)

从“口音”谈种族歧视 (2)

上一篇写了从“口音”谈种族歧视 (1),新加坡印度裔演员 Shrey Bhargava 在这篇文字里,勾绘出在新加坡这个多元文化社会里,感受到的冲击。

“在自己的国家里,却感觉像是个外国人。”

在电影试镜时,虽然他扮演的这个角色是位新加坡军人,使用的语言也是新加坡式英语 (Singlish),在这个独有的框架下,他对剧本的理解是,使用本土语言和自然的本土口音,应该是自然不过的。但是,导演偏偏要他刻在表演时,刻意凸显印度人的特征(如使用较浓厚的印度口音,还有他 “演得更像个印度人,更好笑一点”)。这激发了他的深层思考:为什么?为什么要我扭转口音(变得不真实)来取悦他人?取悦谁?为什么某些族群觉得某种夸张的、典型的印度口音很好笑?为什么一定要把少数民族刻意勾画成某种搞笑的典型?他的理解是,导演对“印度人”的认知是 “对印度人的刻板印象”。 Continue reading 从“口音”谈种族歧视 (2)

从“口音”谈种族歧视 (1)

这两天,新加坡的社交媒体上,有个关于 “口音” 而延伸出来的话题,我追踪读了几篇,有些看法,想与大家分享。

事件背景大致如下:有位新加坡的印度裔演员(名 Shrey Bhargava),去参加了梁智强的新戏《新兵正传 4》(Ah Boys to Men 4)的试镜。回来后,他在一篇短文里,发出了心声。

他写得很冷静,陈述了试镜时的一些要求(要求他使用更夸张、更具印度风味的口音,虽然戏里的角色是一位说本地话的新加坡军人),后来,他经过反省后,心有不安,觉得受到了委屈,于是写出了身为一名新加坡少数民族的演员的内心话。

rubik-cube

他认为,在演戏里,加强对其他种族(如印度人)的刻板形象,来迎合某种族群的要求,这样的“幽默” 和 “笑料” 是有问题的,是应该检讨的。

搞笑,是谁在笑谁?也许,你会说,这不过是部喜剧,干嘛那么认真嘛?说这样的话的,大部分是华人。 Shrey 是印度裔,他的人生轨迹和我们不一样,他来自一个少数族群的文化,属于弱势文化,身处在其他的强势文化下,在他的成长过程中,一定经历过许多我们无法理解的事,也承受过各种歧视(例如,语言歧视)。 Continue reading 从“口音”谈种族歧视 (1)

伦敦安不安全?

伦敦安不安全?

中国国际航空公司 (Air China) 这几天遭到了很多人的抗议。很多西方读者说中国航空种族歧视,令他们感到很愤怒 (furious)。

在九月份的《中国之翼》(Wings of China)航空杂志里头,刊登了推广伦敦景点和文化的文章,也刊登了一则提示:

Air China's top tips on London. Air China 的《中国之翼》杂志里对伦敦的安全提示
Air China 的《中国之翼》杂志里对伦敦的安全提示

Continue reading 伦敦安不安全?

黄明志,纳尼亚 (Narnia) 和澳洲有什么关系?

我在马来西亚长大,Australia, 我们叫澳洲,不叫澳大利亚。

马来西亚,当前有一个浩大的绿色运动,就是反稀土,反对澳洲的 Lynas 公司在马来西亚的关丹设立稀土 (rare earth) 加工厂。

运动壮观,民心团结,可歌可泣。

马来西亚反稀土运动

此时,来了一个马来西亚有名的网路歌手, 叫黄明志,也跟着反稀土,以歌表白,唱了一首 “美好的一天” (Good day to die), 才几天,就快冲破了一百万的点击率。

他这首歌,很简单,就是从头 fuck 到最后。 Continue reading 黄明志,纳尼亚 (Narnia) 和澳洲有什么关系?

别人辱骂你的时候,你怎么做?

最新的美国篮球明星 -- Jeremy Lin (林书豪),红翻了天,连马英九也忙里偷闲接见他。

Jeremy Lin 连连闪亮出击,直上青天。

昨天,美国体育电视频道ESPN在播报新闻和网站上,用了 “chink in the armour”(盔甲上的裂缝)来形容他。

BBC 报道: “声明说,在ESPN移动平台上使用不当字眼标题的员工已经被解雇,而广播时使用不当字眼的评论员虽然不是该频道员工,但是被禁止上节目30天。”

有人说,干嘛那么在乎呢? “chink in the armour”(盔甲上的裂缝)不过是个英语形容词,虽然 ‘chink’ 是对华人贬义的字眼,可是人家并没有歧视你的意图啊。 Continue reading 别人辱骂你的时候,你怎么做?

妈妈的每一颗泪珠里都是爱

画家:Chris Ofili 的作品: No Woman, No Cry

这是英国黑人艺术家 Chris Ofili (克里斯欧菲利)的作品。题目很奇怪,叫 No Woman, No Cry。

画里的女人,是个哀伤的黑人女子。每一颗泪珠里,都含有  Stephen Lawrence (史蒂芬劳伦斯) 的脸孔。

这个女人,就是 Stephen Lawrence 的母亲  Doreen (多琳)。

史蒂芬之死,多琳的眼泪,触动了英国艺术家 Chris Ofili (克里斯欧菲利),在艺术里,他把他们化为不朽。 Continue reading 妈妈的每一颗泪珠里都是爱

最伟大的母爱

Stephen Lawrence:一个英国黑人之死
英国《卫报》:一个平凡黑人英国家庭。英国警界认错 say sorry

1996 年我初抵英国。那时候, Stephen Lawrence (史蒂芬劳伦斯),这个年轻男子的名字,就已经听闻了。

1993 年 4 月,18 岁的黑人史蒂芬,遭几个白人刺死。今天,两个谋杀者,罪名成立,入狱十多年。

18 年!公义,等了 18 年!史蒂芬的妈妈  Doreen (多琳), 替儿子讨回公道,走了 18 年的坎坷路。

母爱的力量,多么强大!多琳,我深深敬佩你。

这个案子,独特之处,有三点:

1)暴露了 18 年前,英国警界存在一个根本问题,就是 “制度性种族歧视” (Institutional racism)。因为警方的歧视,办事不公(不是不能,而是不为),虽然有线索,有人证,还是让种族歧视的杀人犯逍遥法外。 Continue reading 最伟大的母爱

迷蒙的孩子

 儿子今天陪我去游泳。

在水里,他说:“你知道吗?我每一次突然想陪你游泳,就是因为白天学校里有不好的事情。”

今天的事情是这样的。他要和一个同学借铅笔,那个同学不肯,说“Because you are Chinese.”

隔壁班的老师刚好经过,儿子跑去告状。老师去责备那个同学,说要把这件事记录在学校档案里,学校的governors(家教协会成员)会读到,老师会通知校长,也会叫妈妈到学校来。

英国的学校,最怕的就是“种族歧视”这四个大字。 Continue reading 迷蒙的孩子

贬义的眯缝眼

 

今天,在课室里,和几个女生一起做功课。

一个可爱的女生和我闲聊。她说:“老师,我会说日文。”然后,她开始念“ichi, nichi, san…” 念了日文的一到十给我听。

我说,我会念中文。说到此处,女生说:“让我读一段歌谣给你听!”她一边读,一边做动作。

“Chinese–中国人 (一边读,两手放到眼角处,把眼角向上挤)

Japanese–日本人 (一边读,两手放到眼角处,把眼角向下拉)

What are these? –这是什么? (一边读,一边把双手摆到膝盖上)

Dirty knees!”–脏膝盖(一边读,一边拍打膝盖)

我吃惊得张开了嘴巴。她也学我张开了嘴巴,一脸疑惑,问我:“怎么啦?”

怎么会有这样的歌谣?我后来问了几个英国人,包括家里的英国人,他们也没有听说过。

我没有生气。她是无心的。我告诉这个十二岁的小女生,老师没有生气,不过,你以后绝对不能再念这一段歌谣了。

“种族歧视”的概念,有时候,在你不留神的时候,就已经潜入脑海了。这个乖巧、讨人喜爱的小女生,可能是从某个大人那里听来了这段话,朗朗上口,以为有趣,就念了出来。

小女生做的动作(眼皮向上挤、向下压),指的是中国人和日本人的“眯缝眼”,英文叫Slitty eyes。西方世界一些人嘲笑东方人单眼皮、小眼睛时,用的就是Slitty eyes这个词。就算你以为:单眼皮也很漂亮啊!可是,这个词是贬义词,有点理解能力的人,不会使用这个字眼。

英女王家里的那个男人,是出了名的大嘴巴。1986年,英女王的王夫菲利普亲王出言不慎,对留学中国的英国学生说:”If you stay here much longer, you will go home with slitty eyes.” (在中国呆久了,小心你们个个变成眯缝眼。)

这段话,当初也掀起了巨波。

种族歧视,在英国是立法禁止的。我很庆幸,一首歌谣,一个无心的动作,让我今天有机会在轻松的言谈间,给这个英国小女生上了一堂课。

我相信教育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