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一线:英国查理宝宝 Charlie Gard (2)

几天前我写了生死一线:英国查理宝宝 Charlie Gard (1),提供了一些不一样的观点,希望大家以多个角度,来看待这个悲剧。

这是个悲剧,因为小孩被判定身患绝症,医生认为他的生命已毫无素质可言,且小孩承受着痛苦煎熬。

这是个悲剧,因为美国共和党把这个事件政治化,利用查理来打击单一支付健保体系 single-payer health care。(今天有报道说,美国国会紧急授予小查理和他的父母美国公民身份,让小查理得以到美国就医。)

Daily Telegraph Charlie Gard July 2017
Continue reading 生死一线:英国查理宝宝 Charlie Gard (2)

生死一线:英国查理宝宝 Charlie Gard (1)

英国一位叫 Charlie Gard (查理)的婴儿,罹患罕见基因疾病,应该让他安乐死,或是挑战医学极限?父母是否对孩子的生死有绝对权?他的遭遇牵动了全球无数人的心。

事件简介:查理去年8月出生,后来英国的 Great Ormond Street Hospital (大奥蒙德街医院)诊断,查理患有 “线粒体耗竭综合症” ( Mitochondrial DNA depletion syndrome),院方经诸多专家诊断结果,觉得小孩已无药可治,且在忍受着痛苦煎熬,也不认同让小孩到美国接受一项无数据依赖的试验性治疗并延续痛苦,医生希望可以拔管让他早日有尊严地安详离去。

Charlie Gard

Continue reading 生死一线:英国查理宝宝 Charlie Gard (1)

英国中学:课外活动学什么

过去,我们上中学,必须参加一些课外活动。我记得好像是初中一除外,中学那几年,每一位同学都得参加课外活动。

当年的课外活动,五花八门,有音乐、戏剧,也有各文科的学会(华文、历史、地理学会等),也有电脑学会,还有各种制服团体,也有学长团、管弦乐、华乐团等等。

可是,儿子的英国学校,课外活动非常少。他平常 8.45 分正式上课,3 点下课,走路回家半小时,晚上 10 点左右睡觉。年初,考试前两三个月,学校为考生准备补习班,他每周有三个下午留校补习,每一次不超过一个小时。 Continue reading 英国中学:课外活动学什么

英国:从中学到大学

最近分享了儿子中学毕业的事,不少朋友读了感兴趣,还问了一些问题,于是就多写一些。

首先,想从‘毕业’ 这个词说起。中文里,我们总把‘毕业’ 翻译成英文的 ‘graduate’,因此,中学毕业,就会直接说是 ‘graduated from secondary school’。可是,在英国英语里,中学毕业不能说是 ‘graduate’,中学结束后,你就离开学校了,因此,学生是 ‘leave school’ (离开学校),或是 ‘finish school’, ‘finish / complete secondary education’ (指‘完成中学教育’的意思)。

roses and graduation ceremony Continue reading 英国:从中学到大学

16 岁的毕业晚会

转眼间,儿子中学毕业了。16 岁半。新学年从 9 月份开始算,他算是班上较大的,同班同学,有的才 15 岁。

上星期五,一百多位毕业生,参加了毕业晚会,叫做 Prom。在英国,这种叫 Prom 的晚会,是美国进口的一种通俗文化 (很多人嗤之以鼻),已经流行了十几年了。三十岁以上的人,以前毕业时都没这种晚会。

Continue reading 16 岁的毕业晚会

英国大选:年轻人看到了希望

2015 年 9 月中旬,我和儿子恰好在伦敦,临时决定跑到国会大厦那里去闲晃。

不一会儿,只见人潮汹涌,直升机盘旋,警员四处,道路封锁。有路人向我解释说:“Jeremy Corbyn (杰里米·科尔宾 -英国工党)刚刚获选为工党新领袖,待会儿会过来这里发表群众演讲。”

环顾四周,我发现支持者里有许多年轻人,大学生。当时我有点讶异,为什么杰里米·科尔宾有那么大的号召力?为什么有那么多的年轻粉丝?

当时我还拍了一些照片:照片中的粉丝,都穿着印有 Jeremy Corbyn 名字的上衣。 Continue reading 英国大选:年轻人看到了希望

从“口音”谈种族歧视 (3)

这两天我分享了新加坡网路的一场争辩,写下了从“口音”谈种族歧视 (1)从“口音”谈种族歧视 (2)

新加坡印度裔演员 Shrey Bhargava 写了一篇文字,反映了作为一名少数民族的演员的无奈,激起了社会对少数民族定型、文化认同、种族歧视之间的各种思考。

这是一场有关 “种族歧视” 的争辩,细心观察网民的各种言论,看到了不同的观点,价值鸿沟无法跨越。

argument seagull image

很可惜的是,不少网民是这样思考问题的:

1 - 演员(梁智强的新戏《新兵正传 4》Ah Boys to Men 4)的职责是敬业乐业,把角色演好就好了,使用夸张的印度口音根本不是刁难你,那是演员应有的本分。(何须想得那么复杂,产生那么多问题?你只是个无名小卒。既然意见那么多,那么干脆自制去拍自己的电影好了。)人家也没有逼你去演戏,是你自己要去演的,干嘛抱怨?当初你为什么不在现场抱怨,而是后来才写文章抱怨,你没出息!(哈哈哈!X&*@%¥YZ…) Continue reading 从“口音”谈种族歧视 (3)

从“口音”谈种族歧视 (2)

上一篇写了从“口音”谈种族歧视 (1),新加坡印度裔演员 Shrey Bhargava 在这篇文字里,勾绘出在新加坡这个多元文化社会里,感受到的冲击。

“在自己的国家里,却感觉像是个外国人。”

在电影试镜时,虽然他扮演的这个角色是位新加坡军人,使用的语言也是新加坡式英语 (Singlish),在这个独有的框架下,他对剧本的理解是,使用本土语言和自然的本土口音,应该是自然不过的。但是,导演偏偏要他刻在表演时,刻意凸显印度人的特征(如使用较浓厚的印度口音,还有他 “演得更像个印度人,更好笑一点”)。这激发了他的深层思考:为什么?为什么要我扭转口音(变得不真实)来取悦他人?取悦谁?为什么某些族群觉得某种夸张的、典型的印度口音很好笑?为什么一定要把少数民族刻意勾画成某种搞笑的典型?他的理解是,导演对“印度人”的认知是 “对印度人的刻板印象”。 Continue reading 从“口音”谈种族歧视 (2)

从“口音”谈种族歧视 (1)

这两天,新加坡的社交媒体上,有个关于 “口音” 而延伸出来的话题,我追踪读了几篇,有些看法,想与大家分享。

事件背景大致如下:有位新加坡的印度裔演员(名 Shrey Bhargava),去参加了梁智强的新戏《新兵正传 4》(Ah Boys to Men 4)的试镜。回来后,他在一篇短文里,发出了心声。

他写得很冷静,陈述了试镜时的一些要求(要求他使用更夸张、更具印度风味的口音,虽然戏里的角色是一位说本地话的新加坡军人),后来,他经过反省后,心有不安,觉得受到了委屈,于是写出了身为一名新加坡少数民族的演员的内心话。

rubik-cube

他认为,在演戏里,加强对其他种族(如印度人)的刻板形象,来迎合某种族群的要求,这样的“幽默” 和 “笑料” 是有问题的,是应该检讨的。

搞笑,是谁在笑谁?也许,你会说,这不过是部喜剧,干嘛那么认真嘛?说这样的话的,大部分是华人。 Shrey 是印度裔,他的人生轨迹和我们不一样,他来自一个少数族群的文化,属于弱势文化,身处在其他的强势文化下,在他的成长过程中,一定经历过许多我们无法理解的事,也承受过各种歧视(例如,语言歧视)。 Continue reading 从“口音”谈种族歧视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