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大选:年轻人看到了希望

2015 年 9 月中旬,我和儿子恰好在伦敦,临时决定跑到国会大厦那里去闲晃。

不一会儿,只见人潮汹涌,直升机盘旋,警员四处,道路封锁。有路人向我解释说:“Jeremy Corbyn (杰里米·科尔宾 -英国工党)刚刚获选为工党新领袖,待会儿会过来这里发表群众演讲。”

环顾四周,我发现支持者里有许多年轻人,大学生。当时我有点讶异,为什么杰里米·科尔宾有那么大的号召力?为什么有那么多的年轻粉丝?

当时我还拍了一些照片:照片中的粉丝,都穿着印有 Jeremy Corbyn 名字的上衣。 Continue reading 英国大选:年轻人看到了希望

从“口音”谈种族歧视 (3)

这两天我分享了新加坡网路的一场争辩,写下了从“口音”谈种族歧视 (1)从“口音”谈种族歧视 (2)

新加坡印度裔演员 Shrey Bhargava 写了一篇文字,反映了作为一名少数民族的演员的无奈,激起了社会对少数民族定型、文化认同、种族歧视之间的各种思考。

这是一场有关 “种族歧视” 的争辩,细心观察网民的各种言论,看到了不同的观点,价值鸿沟无法跨越。

argument seagull image

很可惜的是,不少网民是这样思考问题的:

1 - 演员(梁智强的新戏《新兵正传 4》Ah Boys to Men 4)的职责是敬业乐业,把角色演好就好了,使用夸张的印度口音根本不是刁难你,那是演员应有的本分。(何须想得那么复杂,产生那么多问题?你只是个无名小卒。既然意见那么多,那么干脆自制去拍自己的电影好了。)人家也没有逼你去演戏,是你自己要去演的,干嘛抱怨?当初你为什么不在现场抱怨,而是后来才写文章抱怨,你没出息!(哈哈哈!X&*@%¥YZ…) Continue reading 从“口音”谈种族歧视 (3)

从“口音”谈种族歧视 (2)

上一篇写了从“口音”谈种族歧视 (1),新加坡印度裔演员 Shrey Bhargava 在这篇文字里,勾绘出在新加坡这个多元文化社会里,感受到的冲击。

“在自己的国家里,却感觉像是个外国人。”

在电影试镜时,虽然他扮演的这个角色是位新加坡军人,使用的语言也是新加坡式英语 (Singlish),在这个独有的框架下,他对剧本的理解是,使用本土语言和自然的本土口音,应该是自然不过的。但是,导演偏偏要他刻在表演时,刻意凸显印度人的特征(如使用较浓厚的印度口音,还有他 “演得更像个印度人,更好笑一点”)。这激发了他的深层思考:为什么?为什么要我扭转口音(变得不真实)来取悦他人?取悦谁?为什么某些族群觉得某种夸张的、典型的印度口音很好笑?为什么一定要把少数民族刻意勾画成某种搞笑的典型?他的理解是,导演对“印度人”的认知是 “对印度人的刻板印象”。 Continue reading 从“口音”谈种族歧视 (2)

从“口音”谈种族歧视 (1)

这两天,新加坡的社交媒体上,有个关于 “口音” 而延伸出来的话题,我追踪读了几篇,有些看法,想与大家分享。

事件背景大致如下:有位新加坡的印度裔演员(名 Shrey Bhargava),去参加了梁智强的新戏《新兵正传 4》(Ah Boys to Men 4)的试镜。回来后,他在一篇短文里,发出了心声。

他写得很冷静,陈述了试镜时的一些要求(要求他使用更夸张、更具印度风味的口音,虽然戏里的角色是一位说本地话的新加坡军人),后来,他经过反省后,心有不安,觉得受到了委屈,于是写出了身为一名新加坡少数民族的演员的内心话。

rubik-cube

他认为,在演戏里,加强对其他种族(如印度人)的刻板形象,来迎合某种族群的要求,这样的“幽默” 和 “笑料” 是有问题的,是应该检讨的。

搞笑,是谁在笑谁?也许,你会说,这不过是部喜剧,干嘛那么认真嘛?说这样的话的,大部分是华人。 Shrey 是印度裔,他的人生轨迹和我们不一样,他来自一个少数族群的文化,属于弱势文化,身处在其他的强势文化下,在他的成长过程中,一定经历过许多我们无法理解的事,也承受过各种歧视(例如,语言歧视)。 Continue reading 从“口音”谈种族歧视 (1)

谈英国恐怖袭击

1999 年四月份的某个下午,我们去伦敦市中心的剧场看音乐剧。散场后不久,就看到有很多警察,把我们赶向另一个方向走。

原来,在剧场附近的一家酒吧(据说是同性恋者常聚集的一家有名酒吧)遭到恐怖袭击,钉子炸弹 (nail bomb),炸死了两个人,数十人受伤。(新闻链接:BBC 1999: Dozens injured in Soho nail bomb

那是我第一次和恐怖袭击擦身而过。

在公共场所,一般人都会提高警觉,看看四周有没有无人看管的行李/背包。其实,所能做的,大概也只是这样。 Continue reading 谈英国恐怖袭击

英国恐怖袭击

刚来英国的时候,20 年前,发现在伦敦市区里找不到垃圾桶。刚开始很不习惯,后来也就习以为常了。

公共场所如火车站里都没有设置垃圾桶,是因为过去发生过不少恐怖袭击事件 (和 IRA 爱尔兰共和军有关),垃圾桶成了放置炸弹的好地方。就这样,为了安全,搬掉垃圾桶,恐怖分子便不能利用垃圾桶来装炸弹,人们的防弹警觉也提高了。虽然有些许不便,但是这个措施,英国人都可以理解。

(可参考近年来发生在英国的恐怖袭击事件 – BBC 中文网

现在,我们家(不在伦敦)附近的火车站,也同样没垃圾桶,只有一些透明的塑料袋,里面的垃圾,可以一目了然。看来,就算在郊区,这项措施依然未变。

rubbish bin London
Continue reading 英国恐怖袭击

陪伴的过程要用心

施冰清老师,昨天在她的 Facebook 里,写了一则短文:

“陪伴孩子或家人非常重要。
陪伴孩子游戏、对话、看书、 运动、 旅行。。。
陪伴的过程要用心,有眼神的交流,语言或肢体的互动。
不是大家光坐在一起:
你看你的FACEBOOK
我玩我的GAME
这里面没能感受到彼此的用心
还是会有孤单的感觉”

施冰清老师的教导
施冰清老师的教导

老师的这一段话,深得我心。 Continue reading 陪伴的过程要用心

反面教材:余澎杉 Amos Yee (5)

余澎杉 Amos Yee,年方 18,在新加坡两度入狱,目前在美国拘留所里,等待移民听审。

这两年来,余澎杉 Amos Yee 的态度有多恶劣,一些旁观者的态度就有多恶劣。

余澎杉 Amos Yee 是个现象,人人都有资格谈论他的行为所折射出来的问题。就像是一本小说、一部电影,作品完成后,作者无法控制读者的思维和批判的角度,群众对电影内容抽丝剥茧的分析,电影导演是无法预判的。 Continue reading 反面教材:余澎杉 Amos Yee (5)

反面教材:余澎杉 Amos Yee (4)

身为教育工作者,如果我有机会结识余澎杉 Amos Yee,如果他是我的学生,我想,我会在他成长的路上,给他一些提示:

(注:我曾经通过 Facebook 和他联系过一次,给他一些提示,但是他删除了我的留言。)

1) 满招损,谦受益 - 他的自负,致使他轻蔑法律,不理会警方传讯,还多次在社交媒体上,指名带姓,侮辱检察官、法官,羞辱司法人员。在任何一个法制国家里,这种行为,都是超越界限的。至于他抨击某些宗教信仰,嘲弄宗教信仰者,则反映了他的年轻无知,因为他并没有提出任何有建设性的批评,也没有采用理性的方式与他人对话。他在网路和录像里的呐喊和咆哮,是哗众取宠,煽风点火。在许多文明国家里,这种以伤害他人情感为荣、以骚扰他人为戏的反社会行为,都是会面临司法对付的。 Continue reading 反面教材:余澎杉 Amos Yee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