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人至深:《父亲写的散文诗》

1984 年,我上高中一年级。

中国歌手李健唱了《父亲写的散文诗》(词:董玉方;曲:许飞),一开头,就是 1984 年。

这首歌写得多么朴实,如此具象,勾绘出了父亲的影子,岁月的磋磨。这首歌勾起了听者共鸣,离乡背井的人啊,无不泪眼盈眶。

这首歌里头的几个细节,我特别有印象。

歌词里头说:“明天我要去邻居家 再借点钱” - 那时候,我们家里的情况,也差不多是一样的。我从小到大,就经常会被母亲派去邻居家借东西,今天借点糖,明天借点盐,有时候还去借两把米,几颗蛋。 Continue reading 感人至深:《父亲写的散文诗》

母语、多语、失根: 你有强势语言吗?

四年多来,我在《英国琐记》里发表了将近一千篇中文博文。有的旧文压在茫茫博文中,不见天日。

旧博文偶有新评论,让我觉得有的旧话题是有价值的。

我决定把一些旧文新炒,把隔夜饭变成香喷喷的鸡肉鲜虾蛋炒饭。

今天,我要重提我2011年2月发表的这篇《多语的迷思》。这篇博文涉及母语:什么是母语?如果你是华人,不把中文当母语,OK吗?

我也想探讨 “双语、多语究竟好不好?” 我当初有很多想法,想讨论的是,是否有必要强迫小孩从小就学习多语?比方说,如果家里说英语,是否一定要学汉语?如果家里说广东话、潮州话,是否一定要放弃广东话、潮州话,改学汉语?为什么一定得学汉语?如果在西方,你的小孩(华人血统,或混血儿)只会说英语,把英语当成他的母语,你会难过吗?你会觉得他失根吗?什么是根? Continue reading 母语、多语、失根: 你有强势语言吗?

到伦敦看中国古代名画展

星期二早上,和儿子搭火车去了伦敦一趟。

我们又去了英国伦敦著名的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两年前,我们去那儿参观了清朝皇袍展,小孩也设计了中国皇袍,了解了中国传统象征,十分有意思。 Continue reading 到伦敦看中国古代名画展

浪子回头的故事

昨天,我读到了一个浪子回头的故事。

故事有多了一分感动,因为,我认识这个故事里头的浪子。他,还是我的亲人。

我的高中同班同学罗素兰在马来西亚的南方采访了39岁的张景文,在《光明日报》发表了張景文引边缘人回正途 – 专题 – 光明勇士奖 – 光明日报。张先生是我堂哥的长子。我们以前小时侯两家人就住在隔邻,所以,我印象中的他,是个四、五岁的小男孩。后来他们搬家后,我好像就未曾再见过这个可爱的小男孩了。

罗素兰专访文章的前几段是这么写的:

“39歲再生人張景文自幼因受到爺爺過度溺愛而養成了驕縱跋扈、任性妄為的反叛性格,隨著初中一留級後,無心向學的他因加入私會黨而輟學,並於14歲那一年加入黑道。在黑道打混的12年以來,他除了當小混混打架鬧事、夜夜泡吧,他還幹起販毒和煉毒的勾當,“聘請”青少年或在籍學生包裝及運送毒品。為牟取暴利,他更不惜試吃摻了劣質成份的黑心毒品,以致患上精神分裂症,害人終害己。

Continue reading 浪子回头的故事

初中一历史课:改写《三只小猪》故事

初中一年级,历史课上了三周,学了什么?背了什么年代、事件?

上周,儿子的历史作业,得了两个贴纸。老师赞赏他分析得好。作业是要评论两段论述 (称赞和谴责罗马人的文字)的差异。

初中一历史课:什么是偏见和证据?

他的内容大约是:评断罗马人不好、残酷,那可能是因为书写者是被侵略者,至于说罗马人好,那应该是罗马人自己写的,所以用了一些夸张的形容词。

儿子的字体潦草,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可是,老师不管字体和错字,而是重视他歪歪斜斜的字体里所提出的看法。

第三周,历史课又学了什么呢?

打开他的历史作业一看,不得了,他在课堂上写 “三只小猪” 的故事。 Continue reading 初中一历史课:改写《三只小猪》故事

11 岁英国中学生的历史作业题

初一生(11岁)的历史作业

诸多网友都有小孩,对教育感兴趣。我儿子刚上初中一,我想谈谈他的作业,让大家参照。

现在是开学第三周。第一周的历史作业是:

  • 生活周遭,有哪些地方可以让你学到历史?列出来。

这种问题,就是开放性的问题。老师没说要举几个例子,也没说是地方性的,还是全国性的,也没说要不要插图。所以儿子自由发挥。(可能老师有说,但是他没记下来。)

儿子写了两页半 (分两天写,一次写半小时),列举出大英博物馆、大教堂、国会之类的地方。结果,老师打了高分,写了评语,还送了一张贴纸。

第一份作业,就受到了好评。我当然是很高兴的。

第二份作业,上周出题,明天要交。第二周的历史作业是:

Titanic 音乐剧:失落的梦

最近很忙。上周,去学校看了两场音乐剧:Titanic,由全体小六生主演。

小六只有两班,50多个学生。学生才排练了两个多星期就上演了。演出撼人,观众纷纷落泪。

故事是根据真实故事改编而成的。

最动人的一幕,就是 Titanic 撞上冰山后,孩子们尖叫一声,灯灭,退出舞台。舞台上留下了一双双鞋子。

还有一幕,船上的烤面包师父,当年托个逃生的年轻女子把音乐盒带给他的家人。结果,烤面包师父逝世 10 年后,这女子才找到了他的家庭。

这女子已是历尽沧桑的修女。她和烤面包师父的孙子和孙女,一起来到了坟前,她把音乐盒还给了他。

我们刚好就住在  Titanic 的故乡,这 “永不沉没” 的船就是从这儿出发的。Titanic 遇难后,每一个家庭都有个悲剧故事。一百年了,依然笼罩在海难历史中。

我儿子也写了一篇 Titanic 的博文:Dreaming

英国活教育:深入矿坑学历史

旅游英伦或欧洲 14 天游,中港台新马的导游是不会把要买 LV 包包的游客送到煤矿坑里头去的。

我发现 Big Pit (大矿坑) 煤矿博物馆的中文资料不多,可能大多数游客都买  LV 包包去了,因此,我今天再上载一些图片,带你潇洒走一回。

这一趟的知识之旅,我们把 30 多个中学生带到了工业革命的原点。

这是成功的整合教育。 Continue reading 英国活教育:深入矿坑学历史

煤矿社区的凝聚力

威尔士的 Big Pit (大矿坑) 煤矿博物馆,生命力充沛。

举目了望,房舍低矮挤压,一波波碧绿如卷轴画在眼前无限开展,浑然天成,不经雕琢。

此行目的,是了解英国工业革命的进程。探讨煤矿文化,给孩子们活生生的教育。

Big Pit 的历史,从光辉到陨落,你都可以在网上找得到。

但是,你读不到的,是矿工之间特有的相濡以沫的真情。矿工娓娓道来,从口述历史和文物中,最震撼我心的,是体会到了煤矿社群中顽强的凝聚力。

那是一种难以言说的凝聚力。 Continue reading 煤矿社区的凝聚力

深入威尔士 Big Pit 大矿坑

第一次去威尔士,不是去翻山越岭,也没去古堡寻幽探秘,而是去 Big Pit(大矿坑)煤矿博物馆。

深入矿井,了解英国工业革命历史

Big Pit威尔士南部小镇布莱纳文,这煤矿博物馆是工业时代留下的珍贵遗产。2000年,联合国将此大矿坑煤矿评为世界文化遗产。

1789 年贡献矿产,至 1980年止,1983年之后改造成南威尔士煤矿博物馆。

我们学校的 8 年级学生 (13 岁)正在上工业革命的历史,历史部门安排学生到 Big Pit 去参观,了解煤矿与工业革命和大英帝国的密切联系。

我们深入底层,实地考察,一身安全配备,深入 100 米深的矿井去,由过去的矿工讲解采煤过程及当地历史。

有段故事是:

金丝雀是煤矿工人最好的朋友。

在矿坑里,金丝雀对毒气敏感,比人更快探测一氧化碳和甲烷的浓度。

如果矿坑里含毒气,金丝雀奄奄一息,矿工就必须马上撤离。

金丝雀是最早的煤矿安全报警器。

所以,这个大矿坑博物馆里,仍养育着好些金丝雀,象征一整个煤矿时代的文化。

还有更多,下回再叙。

煤矿社区有强韧的凝聚力和顽强的斗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