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人至深:《父亲写的散文诗》

1984 年,我上高中一年级。

中国歌手李健唱了《父亲写的散文诗》(词:董玉方;曲:许飞),一开头,就是 1984 年。

这首歌写得多么朴实,如此具象,勾绘出了父亲的影子,岁月的磋磨。这首歌勾起了听者共鸣,离乡背井的人啊,无不泪眼盈眶。

这首歌里头的几个细节,我特别有印象。

歌词里头说:“明天我要去邻居家 再借点钱” - 那时候,我们家里的情况,也差不多是一样的。我从小到大,就经常会被母亲派去邻居家借东西,今天借点糖,明天借点盐,有时候还去借两把米,几颗蛋。 Continue reading 感人至深:《父亲写的散文诗》

平凡女子无私的一生

我的侄子最近写了一篇纪念外婆(婆婆)的短文,放在 Facebook 上。

这篇短文,让你看见一位平凡客家女子的一生:她对子孙无私的爱,对家庭默默付出,维系了一家大小的和睦。

这位长辈的言行身教,影响了侄子的一生,养成了他待人诚挚、谦逊的美德,拥有一颗质朴、善良的心灵和健全的人格。

如此感恩之言,无需华丽的辞藻,却如此动容。这位平凡女子的生活箴言,看似平凡,却充满生活中的大智慧。

她的一生,也是二战后,我们的父母那一代人的生命倒影。

dandelion in nature Continue reading 平凡女子无私的一生

我找回了初恋的那种感觉

今天,我似乎找回了一种初恋的感觉。哇,这个标题,是不是过于煽情、肉麻?

那种淡淡的哀愁,浅浅的爱恋,丝丝的温柔,全都涌现了。

我们家迷途了两年的猫,多亏有心人,前几天终于平安回家了。我下午带儿子去花店里买花(不是去超市买量产的花),我亲手挑选每一支花,弄成了一个小花束,还写了一张致谢卡,去登门拜访找到家猫的老太太。

老太太十分惊讶,她和老先生两人马上请我们进大厅内聊聊。 Continue reading 我找回了初恋的那种感觉

浪猫也要回头

上周,我写了《浪子回头的故事》, 说了我的堂侄儿从贩毒、吸毒、纸醉金迷的迷途中惊醒,现在成了一个脚踏实地的社工,专门协助社会边缘人,以善心义举来弥补年少轻狂的过失。

今天,我要说一只“浪猫”的真实故事。

2011年12月6日,我写了一篇我们家 《母鸡丧命,谁是凶手?》 的博文。那时候,我们的嫌凶,是家猫, Billy the Cat. Continue reading 浪猫也要回头

圣诞那不变的规律

最近很少回来了。真抱歉。我曾想过关闭这个博,却又有点儿不舍。

今年圣诞,同样是到孩子爷爷奶奶家过圣诞。年复一年,方式一样,程序一样,餐桌规矩一样。英国人过圣诞,非常讲究 routine,就是规律,每个家庭的规律都不一样,就是这种不变的规律,让圣诞变得那么可亲。

我们家圣诞节当天的规律是什么呢?
Continue reading 圣诞那不变的规律

回家记

暑假回家,在家里住了三个多星期。

我的老家在马来西亚,但是,父母和亲人都在新加坡,所以,新加坡成了我成年后的家。虽然,我始终是一名匆匆过客。

这一趟回去,最重要的一趟行程,恐怕就是去了一趟骨灰安置所了。

我去拜会两位我素未蒙面的亲人。我的奶奶,名白菜娘,三寸金莲,江湖医生。

我的哥哥,四岁时死于血癌。他走后几年,父亲数了数手指头,发现孩子男女人数不均 (三男四女),想要多博一个男孩,结果我不小心呱呱坠地,害他成不了美梦。

所以,我和大哥 “开玩笑” 说,这个夭折的哥哥,虽然我无缘见面,不过,有他,可能就没有我了,对不对?所以,我是应该去探探他的。我后来和儿子谈起这件事,这种重男轻女的事,他听了觉得太可笑了。

最近,我的外甥女和姐姐给我发了两张照片:玉镯子和一对玉耳环。 Continue reading 回家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