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人至深:《父亲写的散文诗》

1984 年,我上高中一年级。

中国歌手李健唱了《父亲写的散文诗》(词:董玉方;曲:许飞),一开头,就是 1984 年。

这首歌写得多么朴实,如此具象,勾绘出了父亲的影子,岁月的磋磨。这首歌勾起了听者共鸣,离乡背井的人啊,无不泪眼盈眶。

这首歌里头的几个细节,我特别有印象。

歌词里头说:“明天我要去邻居家 再借点钱” - 那时候,我们家里的情况,也差不多是一样的。我从小到大,就经常会被母亲派去邻居家借东西,今天借点糖,明天借点盐,有时候还去借两把米,几颗蛋。 Continue reading 感人至深:《父亲写的散文诗》

平凡女子无私的一生

我的侄子最近写了一篇纪念外婆(婆婆)的短文,放在 Facebook 上。

这篇短文,让你看见一位平凡客家女子的一生:她对子孙无私的爱,对家庭默默付出,维系了一家大小的和睦。

这位长辈的言行身教,影响了侄子的一生,养成了他待人诚挚、谦逊的美德,拥有一颗质朴、善良的心灵和健全的人格。

如此感恩之言,无需华丽的辞藻,却如此动容。这位平凡女子的生活箴言,看似平凡,却充满生活中的大智慧。

她的一生,也是二战后,我们的父母那一代人的生命倒影。

dandelion in nature Continue reading 平凡女子无私的一生

陪孩子做拼图

上一次,提到了我们家在忙着做拼图

朋友送给儿子一套 1000 片的拼图,做一做,停一停,两个星期前,终于完成了。

可是,拼图太大,从客厅地板,移师到厨房饭桌,家猫又喜欢睡在拼图上,经过多番移动,所以,完成后,发现拼图少了一片。999片,天长地久。

我就是要睡在你的拼图上
我就是要睡在你的拼图上

Continue reading 陪孩子做拼图

断舍离:失去的婚纱

“断舍离” 的做法,不是叫你随便把家里的东西统统扔掉。

有的物件值得珍藏的,当然可以珍藏,甚至可以留传给下一代。

苏格兰有位叫 Tess Newall 的女子,去年六月结婚,她所穿的婚纱,是高曾祖母 (great great grandmother) 留下来的,从1870 年开始,这件古典婚纱,就一直代代相传,传了 150 年。

女郎身材高挑,气质优雅,穿上了这件古旧婚纱,典雅迷人。这是她的高曾祖母曾经穿过的同一件婚纱。

BBC - 古典婚纱
BBC - 古典婚纱

Continue reading 断舍离:失去的婚纱

感恩会的体悟

昨天下午,独自去教堂参加了一场简短的感恩聚会。

一位年轻人去世了,他的父母在教堂里,为他举办了这场感恩会。

牧师说了一段简短的话,大意是说,不管人生的困境是什么,不管你的心中有多少疑问,耶稣永远是你的朋友,在你忧伤的时刻,一直在你身边陪伴你。

丧亲之痛,是无人得以理解的。牧师没有长篇大论,说话时仍然带着亲切的微笑,他的鼓励,对逝者的亲人尤其重要。

年轻人的父母,写了两首诗歌,他们站到台前,朗读了自己为孩子所写的诗。

还有几位亲人,也上台分享了他们与逝者曾有的几则甜蜜的儿时回忆。

Sunflower image by Wow Pho via Pixabay

年轻人生前喜欢看科幻片,因此,在聚会上,我们也听了几首科幻片的主题曲。 Continue reading 感恩会的体悟

在英国购物

在英国买东西,十分方便。

网上购物,轻轻按一个键,货品第二天就送到了。

几个月前买了一个苹果键盘,用了两个月,有一个键坏了,掉了出来。

上网联系了一下,退还键盘,马上获得了退款。

給儿子买了水壶,水壶质地不好,也一样退货、退款。

Frog image by Alexas_Fotos via Pixabay. Continue reading 在英国购物

“没人会在乎你”

如果,有人对你说,“没人会在乎你”,“我才不在乎你呢”, “Who cares?” “I don’t care about you!” 等之类的话,你听了会有什么感受?

上个星期,我就听到了这句话: “No one cares how you feel.” (你的感受没人会在乎)。

//platform.twitter.com/widgets.js

事情是这样的。美国著名词典 Merriam-Webster (韦氏词典) 上星期在推特上,说明了 Mad 这个词的用法,说 Mad 可以是 angry (生气)的意思。 Continue reading “没人会在乎你”

我今天擦到了别人的车子

今早上班,右拐进入停车道时,和停靠在右边的一辆 4×4 靠得太近,擦了一下,我马上下车看,这部 4×4 车子的保险杠上出了一道细微的刮痕。如此细微的刮痕,是没有人会注意到的,如果我不告诉你,你根本就是看不到的。

停车场里就只有我一个人,天不知地不知,你不知我知,如果我不说,是没有人会知道的。可是,良心告诉我必须坦诚。而且,在英国,如果涉及交通事故却不呈报,万一被人查出来,别人是可以报警的。

我马上到办公室去,很快就查到了车主。我很友善地和车主说我不小心擦到了她的 4×4, 请她出来看一下。我这么做,是因为我有良心,也是因为这样做符合英国人做事的规则。可是,没想到,事主(一个不很熟悉的同事)一听到是她的车子出事了,当场和我翻脸,非常生气。我带她去停车场看她的车,她说 “上次我的车子被人撞了,没人承认,害我花了几百镑维修费。现在又让你撞上了!”

她一时把怒气都出在我头上。我很客气地说,我那么老实,就是告诉你今天我不小心擦到了你的车子。我根本没有逃避,所以你根本不必动气。你知道我的电话号码,如何赔偿我们再聊吧。 Continue reading 我今天擦到了别人的车子

母语、多语、失根: 你有强势语言吗?

四年多来,我在《英国琐记》里发表了将近一千篇中文博文。有的旧文压在茫茫博文中,不见天日。

旧博文偶有新评论,让我觉得有的旧话题是有价值的。

我决定把一些旧文新炒,把隔夜饭变成香喷喷的鸡肉鲜虾蛋炒饭。

今天,我要重提我2011年2月发表的这篇《多语的迷思》。这篇博文涉及母语:什么是母语?如果你是华人,不把中文当母语,OK吗?

我也想探讨 “双语、多语究竟好不好?” 我当初有很多想法,想讨论的是,是否有必要强迫小孩从小就学习多语?比方说,如果家里说英语,是否一定要学汉语?如果家里说广东话、潮州话,是否一定要放弃广东话、潮州话,改学汉语?为什么一定得学汉语?如果在西方,你的小孩(华人血统,或混血儿)只会说英语,把英语当成他的母语,你会难过吗?你会觉得他失根吗?什么是根? Continue reading 母语、多语、失根: 你有强势语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