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英国购物

在英国买东西,十分方便。

网上购物,轻轻按一个键,货品第二天就送到了。

几个月前买了一个苹果键盘,用了两个月,有一个键坏了,掉了出来。

上网联系了一下,退还键盘,马上获得了退款。

給儿子买了水壶,水壶质地不好,也一样退货、退款。

Frog image by Alexas_Fotos via Pixabay. Continue reading 在英国购物

我找回了初恋的那种感觉

今天,我似乎找回了一种初恋的感觉。哇,这个标题,是不是过于煽情、肉麻?

那种淡淡的哀愁,浅浅的爱恋,丝丝的温柔,全都涌现了。

我们家迷途了两年的猫,多亏有心人,前几天终于平安回家了。我下午带儿子去花店里买花(不是去超市买量产的花),我亲手挑选每一支花,弄成了一个小花束,还写了一张致谢卡,去登门拜访找到家猫的老太太。

老太太十分惊讶,她和老先生两人马上请我们进大厅内聊聊。 Continue reading 我找回了初恋的那种感觉

浪猫也要回头

上周,我写了《浪子回头的故事》, 说了我的堂侄儿从贩毒、吸毒、纸醉金迷的迷途中惊醒,现在成了一个脚踏实地的社工,专门协助社会边缘人,以善心义举来弥补年少轻狂的过失。

今天,我要说一只“浪猫”的真实故事。

2011年12月6日,我写了一篇我们家 《母鸡丧命,谁是凶手?》 的博文。那时候,我们的嫌凶,是家猫, Billy the Cat. Continue reading 浪猫也要回头

斑斑血迹

上午难得勤奋,擦擦地板,因为,下午有朋友要来家里喝茶。

在饭厅里擦呀擦的,在饭桌底下,看到了斑斑血迹,墙上也有。

5 天前,母鸡给谋杀掉,家里的血迹,一定是母鸡的。那么,凶手,一定是家猫,Billy。我是这么推想的。

我喊道:“男人,证据在此,母鸡是猫杀死的!”

男人却说,不。那不是母鸡的血迹,是老鼠的血迹。 Continue reading 斑斑血迹

母鸡丧命,谁是凶手?

今早,只剩下两只活鸡。

2009 年 10 月 7 日,养了三只母鸡。母鸡相安无事,几乎天天下蛋。

狐狸没上门。母鸡很自由,夜里,没把母鸡关进她们的安全鸡舍里。

2011 年 11 月 1 日,家里养了一只猫。Billy 曾经是流浪猫,有很顽强的野战能力。

首 5 个多星期,猫在家里安居,适应新环境。 5个星期后,也就是这几天,Billy 重获自由了。厨房大门下方装了个 cat flap (猫用活板门),Billy  自由出入。

今天早上,院子里的一只母鸡死了。羽毛尚存,脖子几乎断了,开膛,死得很彻底。

凶手是谁? Continue reading 母鸡丧命,谁是凶手?

英国首席猫 Larry

今天听新闻,重大新闻之一,是猫和老鼠。

老鼠在唐宁街首相府横行,一天,首相抓起了一支银叉子,狠狠向老鼠抛过去。

1) cbbc 儿童新闻站: 英国首相没开除 Larry。

cbbc 儿童头条新闻:Larry 将继续留在首相府

2) Daily Mail 每日邮报: Where’s Larry when you need him? Prime Minister throws cutlery at Downing Street mice as moggy boycotts rat-catching duties: 当你需要Larry 的时候,它在哪儿啊?首席猫失职,首相在唐宁街里,对老鼠掷叉子。 Continue reading 英国首席猫 Larry

领养一只猫要花多少钱?

最近我做人没什么志气,没有宏伟的世界观, 毫无壮志凌云,在这里,不是谈老鼠,就是谈猫。

今天,我想说的是,领养一只英国流浪猫,比助养一个非洲孤儿更贵。

我们领养了一只流浪猫。上个星期,他就花掉了我 100 多英镑。下星期,要带他去看兽医,又要花60英镑,共 160 英镑。我多年来助养一个非洲孤儿,供他住孤儿院、上学,一年 100 英镑,圣诞节送礼,再加 10 英镑,共 110 英镑。

1) 猫儿救济之家的老太太 Helen 亲自把猫送来,也检查我家的环境。领养猫其实是免费的,但是我们必须捐款,让其他的猫受惠。我给她 50 英镑,因为我知道市中心另一家救济之家的要价是 50 英镑。Helen 说,50 英镑太多了,意思意思就好。我于是给她 20 英镑。

Continue reading 领养一只猫要花多少钱?

人鼠大战 -- 猫要来了!

人鼠大战的结果,我们决定养猫。依我的性格,和狗比较投缘,可是,有时候,命运并不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因为鼠患,明天开始,我就要成为猫的主人了。

网友wei liu 曾建议,要使用 pest repeller –一种能吓走老鼠的警笛。我花了 10 英镑,再多买了一个老鼠夹,可是家里的老鼠准是聋的,又天生聪颖,吓不走。

还有一个方法,就是下毒。可是,我怕老鼠死在某个找不到的角落,臭气熏天。

我的邻居说,养一只猫吧,一了百了。这里的乡下猫都是凶悍的。昨天,邻居门口,就死了一只一尺多长的大老鼠。现在,我的希望,全寄托在这只猫的身上了。

给猫准备好舒适的环境

家附近有个猫儿救济之家,我们昨晚,和爱猫的邻居,六个人,一起冒着秋风细雨,徒步到老太太家里看猫。(猫儿救济之家) Continue reading 人鼠大战 -- 猫要来了!

人鼠大战

昨晚,睡梦中醒来,又听到了老鼠在忙碌奔窜的脚步声。老鼠好像就躲在墙里头,又好像在屋顶上。

男人又跑到阁楼去,还是抓不到老鼠。他像疯子一样到阁楼里胡乱敲打,至少把藏在暗处的老鼠吓跑了。不过,上午六点钟,老鼠又再出现了。我们在车房设下的圈套,还不成功。

男人说,老鼠是很机智的东西,不会那么轻易就落入圈套的。“你要给老鼠一点时间。” 说话的口气,好像是在大学里修过老鼠心理学的样子。 Continue reading 人鼠大战

在伦敦照顾猫的日子

到伦敦来,帮朋友看房子。

朋友一家正在环游四海,伦敦高尚住宅区里的房子空着,请我们来住。

我们有两大责任,一是喂猫,二是浇花。

如此没什么重量的挑战,怎么会难得倒我呢?

我们郊区家里,就养了三只母鸡、一条蜥蜴,还曾经养过一条离家出走不知死活的奶蛇。平常,我的生活里,还要和鸡粪、死老鼠、蟋蟀为邻,客厅里没有扑鼻花香,空气中凝结了野生动物的一股天然气息,我日夜修炼,竟已久而不闻其臭。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朋友说,我不必替她打扫房子,因为他们有清洁工人兼管家。

既然有了管家,我们不来,管家也天天来喂猫,为什么还需要我们来看房子呢?

Continue reading 在伦敦照顾猫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