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岁的毕业晚会

转眼间,儿子中学毕业了。16 岁半。新学年从 9 月份开始算,他算是班上较大的,同班同学,有的才 15 岁。

上星期五,一百多位毕业生,参加了毕业晚会,叫做 Prom。在英国,这种叫 Prom 的晚会,是美国进口的一种通俗文化 (很多人嗤之以鼻),已经流行了十几年了。三十岁以上的人,以前毕业时都没这种晚会。

Continue reading 16 岁的毕业晚会

陪伴的过程要用心

施冰清老师,昨天在她的 Facebook 里,写了一则短文:

“陪伴孩子或家人非常重要。
陪伴孩子游戏、对话、看书、 运动、 旅行。。。
陪伴的过程要用心,有眼神的交流,语言或肢体的互动。
不是大家光坐在一起:
你看你的FACEBOOK
我玩我的GAME
这里面没能感受到彼此的用心
还是会有孤单的感觉”

施冰清老师的教导
施冰清老师的教导

老师的这一段话,深得我心。 Continue reading 陪伴的过程要用心

16 岁

昨天傍晚,儿子顺利回到家,我松了一口气。

几天前,我带他乘坐火车,再坐渡船,到怀特岛 (Isle of Wight) 去和朋友们相聚。

不过,我当天傍晚就回来了,他在那里留宿几天,昨天必须一个人乘渡船、坐火车回家。

hovercraft

路途不算太远(两个小时的路程),但是,我实在有点儿担心。我给他买了回程票,再给他 £15,但又担心他会坐错火车(英国坐火车常有很多变数)。 Continue reading 16 岁

新年不忘断舍离

这个星期六,上午要网上教学,傍晚有英国朋友请我们到他们家里吃饭。

家里很少有访客,平常也很少到英国人家里做客。这次聚会,应该也算是难得的,因为,朋友(是这两年来打乒乓球时认识的,较年长的朋友)也邀请了负责乒乓球队的夫妇,还有,还请了我们共同认识的另一户家庭,他们家里的16岁男孩,刚好是我儿子的同校同学,这样一来,大人可以聊天,年轻人可以自己去玩。

peach blossom

Continue reading 新年不忘断舍离

记圣诞节

刚过完圣诞节(在英国,圣诞节一直要到一月五日/六日才算结束,所以才有通俗的这首歌:12 days of Christmas),生活才逐渐的回复正常的节奏。

我们家里的圣诞节,过得很简单。就是圣诞节当天,去孩子的爷爷奶奶家欢聚,和亲人一起吃吃饭,聊聊天,看看电视,第二天去散散步。

孩子的爷爷奶奶,就住在一大片树林旁边。那是一望无际的树林,荒野,是珍稀植物生长之地,因此那里生长的圣诞树,都被视为 “weed”, 就是不受欢迎的外来植物,因为这些圣诞树侵占了本土野生植物的地盘,抢养分,罪过不小。

孩子的爷爷就乘圣诞节前,跑去树林里,把一棵圣诞树砍了下来,扛回家。

Christmas tree in the village
公公亲自去树林砍下的圣诞树

当然,对家里的三个表兄弟来说,圣诞节的盛事就是礼物了。 Continue reading 记圣诞节

喜欢英国的传统圣诞音乐会

昨晚,去附近的小教堂参加了一项节目,叫 Festival of Nine Lessons and Carols。傍晚一个小时,诗班唱五首传统古典圣诗,让大家欣赏,会众和诗班也合唱了几首有名的传统圣诞歌。每唱完一两首诗后,就有人朗读一小段经文,前后共九段,把创世纪到耶稣出生的事情都简单的交代一下。

这样的聚会没有讲道,也只有在结束时有一小段的祈祷。

cat by Alexas_Fotos via Pixabay

我非常喜欢这个一年一度的圣诞音乐会,非常精简,但是意涵深刻, 听的都是经典的圣歌,没有流行小调,没有敲锣打鼓,也没有圣诞老人和天使。会众有小孩,也有老人(我认识的一位九十多岁的英国老兵,前几天跌倒受伤了,头上裹着一圈圈的纱布,也在家人的陪同下出席)。当然也有不少年轻人。有的人忘了关手机,所以偶尔会听到手机作响。 Continue reading 喜欢英国的传统圣诞音乐会

从《阿花的味噌汤》谈自主的生活

最近读到了一个日本女孩 “阿花” 的真实故事。

故事是 《阿花的味噌汤》

小妹妹四、五岁时,妈妈就患癌去世了。妈妈去世前,教会了她做饭、洗衣、做家务,让女孩把握了最重要的生活技能。

日本女孩阿花的故事

这样的故事,非常感人。

小孩的韧性是非常强的。小花和妈妈,虽然只有短短几年的人间情,但是,妈妈的精神,一直活在小女孩的身上。 Continue reading 从《阿花的味噌汤》谈自主的生活

寻找生活的空间

这几个星期,我对 “空间” 这概念有比较多的思考。

我回到大学去上课,开始和各种不同的圈子有联系。

这所大学规模很小,也就不过是几栋建筑物盖起来的一小片地而已。不是大家心目中那种有湖畔、小桥流水、树影婆娑的那种浪漫校园。

一般城市里的大学,都是这样,功能性强(比方说,三层楼的图书馆24小时开放),到处都有卖咖啡,但整体上比较缺乏静雅的环境。

Flower by Lee_seonghak via Pixabay

Continue reading 寻找生活的空间

伦敦安不安全?

伦敦安不安全?

中国国际航空公司 (Air China) 这几天遭到了很多人的抗议。很多西方读者说中国航空种族歧视,令他们感到很愤怒 (furious)。

在九月份的《中国之翼》(Wings of China)航空杂志里头,刊登了推广伦敦景点和文化的文章,也刊登了一则提示:

Air China's top tips on London. Air China 的《中国之翼》杂志里对伦敦的安全提示
Air China 的《中国之翼》杂志里对伦敦的安全提示

Continue reading 伦敦安不安全?

猫的启发:看医疗界、网络的力量

不久前写了浪猫也要回头的真实故事。

家猫 Billy 回来后,我们把它关在家里关了一个月,它在家里天天好吃好住好睡,还有暖气,有人帮它按摩,有人和它说话。带它到兽医诊所去复诊,又打了什么预防针之类的,十分钟就花了 38 英镑。

昨天第一次放它出去,让它享受自由。你知道吗?它吃了早饭,然后就出去逛街,到了下午,又大摇大摆地跑回来吃午饭。来来回回了好几次。看来,它知道这里有家的温暖,有饭吃。

可是,今天下午,接到了一通电话:上次照顾 Billy 的老太太又打电话来了。她说,Billy 下午又溜到她家去了。

Billy --熬过了两年寒冬,现在开始适应新生活。
Billy --熬过了两年寒冬,现在开始适应新生活。

Continue reading 猫的启发:看医疗界、网络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