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金融危机?

 

 

前阵子出席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拍卖会。

 

我家附近的一所教堂,为了要筹募基金来济弱助贫,特别举办了这场拍卖会,一方面也是要让朋友们有机会聚一聚。

 

我住在这个没有夜生活的小镇八年了,这样的拍卖会,也算是平淡生活中的一场惊喜吧。(可是,这个小镇,一年多前竟然也发生了一场轰动的银行行劫案。听说警员从草丛边的小公厕里跳出来连做法都那么乡土举枪击毙了两个惯匪。英国广播公司在报道这宗新闻时,是这么形容我的生活环境的:‘一个默默无闻的小镇’、‘这个好像昏睡了的英国小镇’、‘人们遗忘了的地方’。那天晚上,我特地收看电视新闻,看到我的小镇终于堂堂登上全国新闻了,内心真有一股神秘的骄傲。)

 

说回这个拍卖会吧。教会的会友提供物品拍卖,或是提供服务,由大家投标。

 

以下是部分拍卖内容:

 

六罐自制果酱

裹上巧克力酱的圆形巧克力大蛋糕

替你照顾小孩一个晚上

提供孩子的庆生会的娱乐

三个小时的园艺

替你熨衣服两个小时

替你照顾亲人五个小时(九十天大的婴儿到九十岁的老人都可以)

汽车技师提供半小时的检查

每个月送你一个蛋糕,共三个月

一个十三寸大的小熊

插花

提供四人的晚餐

美容课

八寸的水果蛋糕

专业画家教你画图

两个自制苹果派

订购一年的少女杂志

出租双人自行车出游一天

两个七寸苹果和黑莓派

十张自制卡片

几个少年人为六个人准备晚餐

使用海滩小屋一天,可以夏日望海

圣诞布丁

两张戏剧阿拉丁的剧场入场券

乘小舟航行一天

两人参观机场的飞行交通控制中心

和牧师乘车到新森林享受悠闲周末,包括喝英国茶和吃蛋糕

替你洗车

替你做一件衣裳或一套窗帘

修理自行车

为你织一条围巾

替你照顾狗三天

长裤改短

替你喂猫一个星期

替你除草

绒绣无尾熊宝宝

英国下午茶和蛋糕送到府上

 

英国的白天电视有不少拍卖节目,我总是不明白,为什么别人家的阁楼都有什么传家之宝、稀世名画、珍藏古董、名贵磁盘,我家的阁楼里却只有旧衣服、婴儿车、破灯罩和蜘蛛网。

 

看一看我们教会的这场拍卖会,就可以看出英国人和我们中国人一样,都是那么馋嘴,注重的都是吃,只不过英国人满嘴都是甜食。拍卖会上,还卖出了很多我没写下的什么豪华圣诞布丁、巧克力饼、德国苹果蛋糕之类的甜食。看一看英国人的身材,也就不难明白为什么这些甜点这么受欢迎了。

 

我很想带家人和牧师乘车到新森林去喝杯下午茶,可是最后敌不过一个有钱人。我喊出了二十五英镑,这个有钱人却不守游戏规则,一跳就喊出了五十英镑。(新森林位于英格兰南部,以前是王室狩猎的森林,特别是猎鹿。)

 

我去和牧师的太太抱怨。我说:平常没机会和牧师聊聊,想乘这个机会弥补一下,想不到你的先生这么受人欢迎。

 

牧师的太太回过头笑着说:没关系的,我想我家男人不值得这么多钱。

 

虽然没有什么惊世之宝,这些什么小熊、圣诞布丁、照顾小猫小狗小孩老人、烫衣服、修理自行车的拍卖会,一个傍晚竟然筹到了两千多英镑。

 

什么金融危机?看一看我所住的这个昏睡了的小镇,这个晚上,简直会叫你忘了竟然有世界金融危机这回事。  

两个小男孩

 

两个小男孩’(Two Litle Boys) 这首英文歌,每一年,落英缤纷、寒风抖擞,电台都会播放。这是一首叫人沉思的歌曲。

 

以下是这首歌的内容,附上我的翻译:

 

 

Two little boys had two little toys 两个小男孩,有两个小玩具
Each had a wooden horse 两人都有个木马。
Gaily they played each summer’s day 每个夏日,他们玩乐畅快
Warriors both of course 当然了,他们是战士


One little chap then had a mishap
小男孩一不小心
Broke off his horse’s head 弄断了木马的头
Wept for his toy then cried with joy 哭了起来。不一会,他又流下了感动的泪水,
As his young playmate said 因为小玩伴这么对他细说:

 

Did you think I would leave you crying ‘你想,我会让你独自哭泣,弃你不顾吗?
When there’s room on my horse for two
我的马够大,可以坐上两个人。
Climb up here Jack and don’t be crying 上来吧,杰克,别哭了,
I can go just as fast with two 两个人坐上来,我也可以一样骑得快。

 

When we grow up we’ll both be soldiers 我们长大后,都会成为战士。
And our horses will not be toys 那时候,我们的马儿就不再是玩具了
And I wonder if we’ll remember 我不知道,我们到时会否记得
When we were two little boys 我们是小男孩时的时光。’

 

Long years had passed, war came so fast 光阴流逝,战火迎面
Bravely they marched away 两兄弟勇敢出征了
Cannon roared loud, and in the mad crowd 炮声轰轰,群兵疯狂
Wounded and dying lay 伤者连连,奄奄一息。


Up goes a shout, a horse dashes out 高声一喝,一马冲出
Out from the ranks so blue 一个身穿蓝色军服的战士
Gallops away to where Joe lay 飞驰奔向乔伊倒伏之地
Then came a voice he knew 此时,传出了一个他所熟悉的声音:

 

Did you think I would leave you dying ‘你想,我会离你而别,不顾你的生死吗?
When there’s room on my horse for two 我的马够大,可以坐上两个人。
Climb up here Joe, we’ll soon be flying 上来吧,乔伊,我们将启航了,
I can go just as fast with two 两个人坐上来,我也可以一样骑得快。


Did you say Joe I’m all a-tremble 乔伊,你是不是说我在颤抖
Perhaps it’s the battle’s noise 也许吧,这是作战的声响
But I think it’s that I remember 但是,我依然记得
When we were two little boys 我们是小男孩时的时光。’

 

Did you think I would leave you dying ‘你想,我会离你而别,不顾你的生死吗?
When there’s room on my horse for two 我的马够大,可以坐上两个人。

Climb up here Joe, we’ll soon by flying 上来吧,乔伊,我们将启航了,
Back to the ranks so blue 回到那蓝服军营里去。

 

Can you feel Joe I’m all a tremble 你是否感觉到,乔伊,我浑身颤抖着
Perhaps it’s the battle’s noise 也许吧,这是作战的声响
But I think it’s that I remember 但是,我依然记得
When we were two little boys 我们是小男孩时的时光。’

 

 

这首歌写于1902年(曲:Theodore Morse;词:Edward Madden),几十年来一直深受欢迎。1969年,Rolf Harris – 这位广受老少喜爱的澳大利亚节目主持人,也是知名画家,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把这首歌再次唱红了起来,成为排行榜的榜首歌曲。

 

今年十月,两鬓灰白的Rolf Harris ,重新录制这首歌,纪念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九十周年。所有收入都将纳入罂粟花基金里。

 

在英国,一进入十一月,人人胸前都会挂着一个塑料的罂粟花,这一枚枚的罂粟花,代表的是在一战和二战中牺牲的战士。广义的说,这是一个反思战争的日子。

 

每一年的在十一月十一日,是英国的阵亡将士纪念日。全英国都会在上午十一点时,进行两分钟的默哀。

 

在一战时,赤红的罂粟花,在战场上满地开放。满山遍野的鲜红,究竟是罂粟花的娇艳,还是战士们的鲜血,早已叫人分不清。血红的罂粟花,于是成了纪念战争将士的象征。在胸前插上一枚,代表人们对逝者的追思。这也是教育孩子历史的最好时机。

 

每到了十月底、十一月初,在超市、学校、购物中心、教堂等各地,你都可以看见许多人在冷风中,义卖罂粟花。你只要在筒子里投个硬币,就可以买一枚佩戴在胸前。所筹集的款项,都用来支持退役军人和家眷。

 

十一月的英国,风雨无情,罂粟花别在往来人们的深色大衣上,空气中弥漫着淡淡哀思,人们仿佛也变得深沉一些。

 

这首‘两个小男孩’歌曲,动听,动情,但对于歌者Rolf Harris来说,历史的包袱和歌里的世界,竟然如此贴近。

 

Rolf Harris最近重新录制这首‘两个小男孩’歌曲时,英国广播公司特地为他制作了一个特辑。经过一番深入调查,竟然抖出了一段几经岁月隐埋的历史。

 

Rolf 的爸爸(叫Crom,克罗姆)和他的小弟,于1916年离开澳大利亚,出征到法国和比利时。

 

这个小弟 (叫Carl, 卡尔)虽然只有17岁,但是,为了能够参战,便撒了谎,说自己满18岁。

 

兄弟两人并肩作战,但后来,就在他们休假到英国访亲时,他们的母亲向军营举报,通知他们卡尔还未满参战年龄,卡尔便被军队撤下了。

 

大哥克罗姆继续作战。

 

这一别,竟是死别。

 

一年后,小弟卡尔年满十八,主动参战。这一次,他却战死沙场。

 

现实中的兄弟,无法一起骑着马儿回家。

 

这段深痛的历史,数十年来,Rolf 的爸爸从未提及。

 

数十年来,Rolf 把歌声、艺术、欢乐带个无数家庭,这两天,76岁的Rolf,在电视机前提起这段家族史时,不禁老泪纵横,真叫人唏嘘。

 

一战、二战,真的离我们很遥远了吗?看来不是的。希望这一首动听的歌、一朵火辣辣的罂粟花,能给人们带来一些启示。 

  

http://uk.youtube.com/watch?v=HmL3m2zcoOI

 

孩子的中国初涉

 

 

儿子快过八岁生日了。我的一个中国学生特地到邻近的中国超市里,给他买了一些糖果,带到家里来。

 

‘我给你买了你最喜欢吃的巧克力棒、无尾熊饼干。’我的学生说。

 

孩子马上问我:‘这里头有没有放那些你说过的很奇怪的东西?它们是从中国来的。’

 

看来我这个儿子的联想力很不错。他指的是三聚氰胺。 Continue reading 孩子的中国初涉

啊!又是退货

 

我前阵子写过一篇‘忙着退货’的文章,有关英国妙不可言的退货制度。这篇文章,也引来了旧雨新知的电邮,向我表达他们的讶异之情。

 

有朋友半信半疑。退货怎么可能这么方便?英国人是怎么做生意的?如果人人都退货,公司不就亏大本了吗?

 

其实,我在英国住了十二年,也常有这个疑惑。有时候,我不禁会对我的英国先生说:以前读历史时不明白,不过现在终于明白大英帝国是如何灭亡的了,看一看你们做生意的样子就知道…………

 

上个星期,我又到城里的一家名店里退了一双皮鞋。 Continue reading 啊!又是退货

骷髅、魔法 VS 少女情怀

我在英国的一所中学当助理,老师在台上负责教学,我则在课堂上帮助孩子们学习。

 

上英语课时,英语老师都有一个惯例,每一堂课的前十分钟,都让孩子们默读。

 

孩子们能够在这十分钟内, 阅读任何英语故事书。

 

也就是说,这些英国孩子们的书包里,都一定装有一本自己喜欢看的故事书。在默读时间里,如果老师发现有的孩子没有携带故事书,就会在家长联络簿上留言,提醒家长,也慎重提醒孩子们一定要把故事书带到学校来阅读。

 

如果有人没带故事书,他们也不能在教室里无所事事,有的英语老师会把一本字典放在他们面前,让他们翻阅牛津字典,吓一吓他们,看他们以后敢不敢不带故事书来看。

 

有一天,我刻意抄下班上大部分学生当天默读的英文书目。这些孩子都是七年级的学生,也就是初中一年级,十一岁。这些学生来自不同背景。以下是我抄下的书名:

 

1) The Nine Lives of Montezuma (Michael Morpurgo):是一只叫Montezuma的牧场猫的故事。她历经九次历练和冒险,有着强烈的生存斗志。

 

2) All American Girl (Meg Cabot): 是美国纽约时报的畅销书。有关一个住在华盛顿叫Samantha Madison 的女生的故事。她个性孤僻,朋友不多,充满自卑感,反对大众文化。

 

3) Frankie, Peaches and Me Stella Etc.(Karen McCombie): Stella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运气。她喜欢的那个男生—Seb—竟然告诉她他也很喜欢她,就在她和家人要从伦敦搬到一个死气沉沉的海滩附近的小镇前。该如何面对新生活?

 

4) Kingdom of the Golden Dragon (Isabel Allende):十六岁的Alexander 随同探险家祖母Kate和好友Nadia 的另一个跨国探险故事。他们前往喜玛拉雅山上一个荒凉的金龙王国,打算偷走镶嵌珠宝的金龙雕像和拐走国王。惊险重重。

 

5) Slash-Surviving Gun n’ Roses (Velvet Revolver):一个蓬首的英国著名摇滚吉他手的台上幕后故事.

 

6) Scorpia (Anthony Horowitz):作者第五部有关十四岁的英国军事情报局的少年特务Alex Rider的故事。Alex想探索父母身亡的真相,旅经意大利,找上了Scorpia这个国际罪犯集团,却发现亡夫似乎和这个集团有关系。故事还有捣毁英国和美国关系的各种千丝万缕的情节,如同英国特务007故事一样引人入胜。

 

7) Storm Thief (Chris Wooding): 好比未来世界末日的景象:一个饱受海洋围困的Orokos城市、暴风雨的无情凌辱、两个年轻窃贼、一个半人半机械的怪兽、一个神秘的魔力戒环……

 

8)On the Edge: Richard Hammond: 这是英国著名节目主持人之一。他两年前在英国一个著名的飞车节目Top Gear中试乘喷射式发动机发动的快车时(时速三百里)意外失控,生死一线间,结果大难不死。这是他惊心动魄的自传。

 

9) Shadowmancer (GP Taylor) :一个十八世纪的牧师竟然是和死人通灵的巫师。故事充满着魔法、巫术、迷信、久远历史、民俗等等。

 

10) Troll Blood (Katherine Langrish):三部曲之终结篇:海盗、巨人、孤儿、暴风雨、 战士……

 

11) Girls Only (Vic Parker):少女成长须知

 

12) Garfield:加菲猫的漫画

 

13) Cannibals (Cynthia D Grant) : 一个高中美女追求爱情、名利的故事。

 

14) Diary of a ChavTrainers vs Tiaras:一个十五岁女生的心情日记

 

15) Naughty Amelia Jane (Enid Blyton)Amelia Jane是幼儿园里最顽皮的玩具。

 

16) The Fourth Horseman (Kate Thompson):实验室里的松鼠实验、神秘骑士的出现、女孩和两个男孩的友情….

 

17) Skulduggery Pleasant (Derek Landy):一个十二岁的智者神探、魔术师、守护着、骷髅。当然,他已经死了。 Skulduggery Pleasant 和女孩Stephanie的故事。封面是个骷髅,有围巾、上衣、领带、外套,火焰从指缝的骨骼中传出。有四人的幽影,其中一个是耍剑的女孩。

 

18) Night of the Toxic Slime (Anthony Masters): 杰克骑自行车经过国防部,看见神秘的黏液从中流出。杰克能制止黏液侵蚀家园和世界吗?

 

19) Snakehead (Anthony Horowitz) (Alex Rider Story): Alex Rider 只身在悉尼,受澳大利亚政府雇用来渗透人口偷渡的暴力的人蛇地下集团。

 

20) Tales from Shakespeare – 莎士比亚故事选

 

21) Lucky Star (Cathy Cassidy):为八到十三岁孩子所写的,有关两个完全不同的孩子的故事。十三岁的男孩Mouse自小就是问题孩子,成天闯祸,后来他认识了一个性情多变的叫Cat的女生.

 

22) The Story of Tracy Beaker (Jacquerine Wilson):一个缺乏家庭温暖的十岁女生,有过几个养父养母,幻想着母亲将来把她接走去过新生活。这个不安、暴躁、讨人厌却有点聪明的女生,会有怎么样的人生?

 

23) Lola Rose (Jacqueline Wilson): 因为父亲对家人施暴,小女生Jayni和妈妈及弟弟漏夜离家坐火车到伦敦,过着远离暴力和匿名的新生活 。但是他们的命运会因此好转吗?

 

24) Shiraz, the Ibiza Diaries (Grace Dent): 又是一群女生好友之间的故事。

 

25) Jane Eyre (Charlotte Bronte): 简爱啊简爱,这个可怜的孤儿,有谁能不为她那曲折的人生动容?

 

26) Oven Chips for  Tea (Alex Gutteridge):父母失和、祖父母离婚,小女生Katrina该如何调适种种生活变数?

 

这一份书单,真叫我大开眼界。因为是新学年的第一学期,学校还没有按照新学生的学习能力来分班。也就是说,这些学生里头,有的将会是资优生,有的将会分配到低段班学习。如果这份名单能够代表一般十一和十二岁英国少男少女的读书趋向,以下是我的一些简单分析:

 

男生偏向于选择惊险刺激、神怪、超现实、科幻、魔法、离奇诡异、阴暗类的各种想象力丰富的作品;女生则偏向于柔情的、男女关系、少女情怀、家庭和各种人际关系的现实类的作品。为什么会有这样明显的分野,真是有待社会学家来探究了。

 

大多数的孩子们都没有阅读什么‘伟大’的文学作品;他们的阅读滋养多来自当代的作者。 他们的阅读文类广泛,这些书本的平均页数接近三百页。我问过几个男孩,一本书要看多久,他们说大概一个星期。

 

我实在是太羡慕英语系国家的孩子了。他们有一大群的各类作家在滋养着他们的心灵。看一看他们的书目,我不得不佩服这些孩子的阅读能力。对他们来说,阅读课外读物是一件那么随性、那么怡情的事。阅读,对孩子而言,也许就应该是这么简单的一件事,让他们依照自己的性格去选择吸引他们的书籍。

 

我在年少时候,好像看了很多‘伟大’的作品,更多的是文以载道的、有着沉重历史包袱的文学类作品。老师强调的好像也是经典、伟大、价值,看书有时候也变得很沉重。

 

我家这个七岁多的儿子,这三个月来天天看的是没有什么‘永恒价值’的、通俗的鬼故事小说,已经看了二十几本了。刚开始,我还想避免不要让他接触什么‘不良刊物’,要看就看纯朴的、讲求真善美的童书,后来才发现学校、公共图书馆里尽是这些写给少儿的荒诞鬼故事,我一个人想力挽狂澜,也只是枉费心机而已。

 

 

看来我只好认命了。

吃中饭了!

学校又出新菜单了。我每一次都把印刷精美的午餐菜单贴在冰箱上,儿子每天上学前,就会开始盘算当天要点什么餐。

 

我们住的这个郡,有划一的午餐菜单。所有公立小学都供应同样的午餐,每一份是一英镑九十便士,大概是一份麦当劳儿童快乐餐的价格。每一餐都有主餐加一份甜食或水果。

 

每天上午老师点名时,没带便当的孩子,点名时就要告诉老师他们当天要吃的午餐,肉食或素食的,二者选一。 Continue reading 吃中饭了!

恩赐

我家儿子好像有特异功能。

 

最近,他偶然发现自己能够左右自己的眼睛。他能够控制左眼,让左眼左右来回摆动,右眼却能定睛不动;有时两眼慢慢向内移,稍有斗鸡眼的潜能。

 

我心想,儿子这一生的大好前途,也许就将毁于这一双斗鸡眼了。这样下去,以后哪里有女生敢嫁给你?现在的女生这么能干,又这么挑剔,她们会为了一双斗鸡眼而着迷吗? Continue reading 恩赐

忙着退货

在英国住了12 年,我常觉得,在英国住惯了,如果去别的国家,我可能会失去基本的生活能力。

 

很多人嘲笑英国人做事慢,拖拖拉拉的,服务也不怎么样,做什么事都好象慢人家三分。

 

但是,在这里生活,方便得很,有时候,像个贵族。

 

从买东西说起吧。

 

英国有一个最方便的地方,就是买东西可以退货。‘只要我喜欢,有什么不可以?’

 

退货时,你可以大大方方的,根本也不必想出什么堂皇的理由。

 

买了衣服,尺寸不对,退货,理所当然。

 

买了鞋子,穿了一个月,鞋跟松了,当然也可以退货。 Continue reading 忙着退货

走私

 

我在英国住了十二年,第一次吃到家乡的榴莲。

 

那份甘醇的口味,那么有弹性的果肉,那么浓郁的金黄色,把我的心都燃烧了起来。

 

我的朋友艾莉娜从马来西亚回来时,偷偷将这些榴莲藏在行李箱里。

 

当然她不是将整颗榴莲装进行李箱里。像艾莉娜这样细致的人,要私藏榴莲,也要做得有专家水准。

 

首先,她买了一台机器,让食物真空包装,可以保鲜。

 

然后,她把这台机器随着行李空运回去。

 

她回到了马来西亚,买了精选的、‘有名字的’榴莲(不是来路不明的、家世不良的那种),去壳后,小心翼翼地把果肉用真空个别包装起来,再把它们装进牢固的食品包装盒里,偷偷藏在行李箱里。

 

她单枪匹马的将这些榴莲带进英国,还要一手托着两个活泼的小男孩,摇摇晃晃地登上飞机。

 

我说:你这种做法,好像叫做走私。

 

回到英国这一个花香草绿的小镇后,她赶紧把这些走私入口的榴莲冰冻起来。

 

我们后来在一个新加坡朋友的家里,吃到的就是这个历经层层心思包装的‘有名字的榴莲’,因为冰冻,所以吃起来还特有冰爽的口感。

 

我到现在还不知道这个‘有名字的榴莲’的真正名字是什么。也许它还附带着什么皇亲贵族的渊源。不过,我就管它叫做‘艾莉娜榴莲’吧。

 

好朋友是什么?好朋友就是愿意为你走私榴莲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