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阿花的味噌汤》谈自主的生活

最近读到了一个日本女孩 “阿花” 的真实故事。

故事是 《阿花的味噌汤》

小妹妹四、五岁时,妈妈就患癌去世了。妈妈去世前,教会了她做饭、洗衣、做家务,让女孩把握了最重要的生活技能。

日本女孩阿花的故事

这样的故事,非常感人。

小孩的韧性是非常强的。小花和妈妈,虽然只有短短几年的人间情,但是,妈妈的精神,一直活在小女孩的身上。 Continue reading 从《阿花的味噌汤》谈自主的生活

伦敦艺坛盛会,哪些中国作家登场?

4 月 16-18日,伦敦可热闹了。British Council 和 The London Bookfair 有一场文化盛事,今年的文化焦点是中国。

看一看宣传单的设计,中文字那么特出,就知道了。

2012: China Market Focus (14-16 April) 中国市场焦点

大会请来了这 21 位中国作家。

20 多位中国作家今年4 月伦敦登场

这份名单,你听过的作家有几个? Continue reading 伦敦艺坛盛会,哪些中国作家登场?

当代知名作家,你选谁?

如果要你列举六个当代中国作家,你会选谁?

今天的泰晤士报 (The Times), 有一篇特写,题目叫 The Chinese writers dodging censorship — 躲过审查的中国作家,作者是 Megan Walsh。文章开头,以介绍韩寒为主。

The Times 英国泰晤士报今日特写:韩寒

特写作者提到了一点:英国有 2%的小说作品是翻译作品,可是,来自中国的译作,少之又少。现在是关注中国作家的时候了! Continue reading 当代知名作家,你选谁?

“准备做中国的奴隶”

昨天的《星期天泰晤士报》,有一篇特别报道,题目是:  Get ready to be a slave in China’s world order — 中国主宰世界,准备做中国的奴隶吧!作者是 Niall Ferguson。

副题是:

We think Chinese money is the answer to our problems, but the reason the country is prospering is hard work and it will expect it from us too中国人的钱是解决我们的问题的答案,可是,中国发展如此迅速,是中国人的勤奋。中国也将对我们有这样的要求。

Niall Ferguson 在《星期天泰晤士报》的报道

报道中,作者谈到了一般的看法:中国迅速发展,中国称霸世界,中国的出口,中国学生在学术上凌驾西方人,接着再谈到了中国的环境问题、人口老化、贫富不均等问题。

这些都是老生常谈的话题,没什么新鲜感。我比较感兴趣的,是作者的口气。作者似乎有点儿畏惧,有点儿不知所措。

有几段话,是这样的:

1) 21世纪,中国是个重要角色。在中国人称霸的世界里,生活将是怎么样的?那匹红龙是否会撞翻,重复过去的混乱?接下来几年,这些问题,将和我们的生活有极大的关系。

“In many ways the biggest questions of the 21st century are about China. What would it be like to live in a Chinese-dominated world? Or could the red dragon crash and burn in a recurrence of the chaos that has devastated it in the past? Over the next few years these issues will become central to all our lives.

2) 年轻的中国民族主义者入侵我们的电脑,我们是否还有能力与他们抗衡? Continue reading “准备做中国的奴隶”

花样年华 16 岁该做什么?

最近,航海史上有则新闻,荷兰 16 岁少女 Laura Dekker (罗拉德卡)顺利航海归来,她单人环球航行,征服了 2 万 7 千海里,打破了世界记录。

16岁,该独自航海吗?荷兰的儿童福利机构,为了保护她,曾申请禁令。一个是豪情万丈的少女,一个是权衡儿童安全的机构,相互冲突。

Laura Dekker 16 岁的罗拉德卡

最后,罗拉换了一艘更稳健的船、学习如何给自己疗伤、学习应付睡眠不足的问题,法庭这才批准了她的航海历险。

16 岁罗拉载誉归来的背后,有万千阻力。 Continue reading 花样年华 16 岁该做什么?

剽窃文字,后果有多严重?

施乐遥 转告我,说我们两人上周写《英国虎妈》的博文,给《英中时报》用上了, 当成社论,题为虎妈故事引华人教育观大交锋

这本是好事。问题是,这篇记者的报道,没指明博文来源出处,没来电邮通知,记者也没专访我们。

这篇文字,读起来,好像是记者亲自访问过我们似的,左一句施女士,右一句张女士。

这样,算剽窃吗?

去年,英国独立报 (The Independent), 有个著名的年轻专栏作者,叫 Johann Hari,因为屡次在访谈文章中,加油添醋,先在 Twitter 中遭人揭发,在新闻界,掀起了巨波。最后,Johann Hari  遭停职查办、道歉,自己出钱去补上新闻课。

这个明星记者,2008 年还曾获得新闻界的大奖 The Orwell Prize。剽窃遭揭发后,他自知羞愧,主动退回这份荣誉。

更多详文请看:Johann Hari suspended pending investigation

自认剽窃文字的记者 Johann Hari

Johann Hari 是怎么剽窃的呢?他错在: using unattributed quotes --即没有正确引述资料来源。 Continue reading 剽窃文字,后果有多严重?

妈妈的每一颗泪珠里都是爱

画家:Chris Ofili 的作品: No Woman, No Cry

这是英国黑人艺术家 Chris Ofili (克里斯欧菲利)的作品。题目很奇怪,叫 No Woman, No Cry。

画里的女人,是个哀伤的黑人女子。每一颗泪珠里,都含有  Stephen Lawrence (史蒂芬劳伦斯) 的脸孔。

这个女人,就是 Stephen Lawrence 的母亲  Doreen (多琳)。

史蒂芬之死,多琳的眼泪,触动了英国艺术家 Chris Ofili (克里斯欧菲利),在艺术里,他把他们化为不朽。 Continue reading 妈妈的每一颗泪珠里都是爱

最伟大的母爱

Stephen Lawrence:一个英国黑人之死
英国《卫报》:一个平凡黑人英国家庭。英国警界认错 say sorry

1996 年我初抵英国。那时候, Stephen Lawrence (史蒂芬劳伦斯),这个年轻男子的名字,就已经听闻了。

1993 年 4 月,18 岁的黑人史蒂芬,遭几个白人刺死。今天,两个谋杀者,罪名成立,入狱十多年。

18 年!公义,等了 18 年!史蒂芬的妈妈  Doreen (多琳), 替儿子讨回公道,走了 18 年的坎坷路。

母爱的力量,多么强大!多琳,我深深敬佩你。

这个案子,独特之处,有三点:

1)暴露了 18 年前,英国警界存在一个根本问题,就是 “制度性种族歧视” (Institutional racism)。因为警方的歧视,办事不公(不是不能,而是不为),虽然有线索,有人证,还是让种族歧视的杀人犯逍遥法外。 Continue reading 最伟大的母爱

甜甜和阳光惹上了政治麻烦

可爱的熊猫甜甜(Sweetie) 和阳光 (Sunshine),星期天就要抵达英国苏格兰爱丁堡动物园了。

英国的动物园,上一次有中国熊猫,是 17 年前的事。

今天在报上,才知道甜甜和阳光惹上了一点政治麻烦。详情请看: 英国《每日电邮报》(The Daily Telegraph) : 甜甜和阳光

从卧龙到成都机场,负责载送甜甜和阳光的专用货车,车身有一则隆重漂亮又吸引人的广告:

甜甜和阳光: 去爱丁堡,不是去伦敦

货车上的长型广告,甜甜和阳光特别可爱,可是,图片的背景,是伦敦大笨钟 (Big Ben) 和伦敦塔桥 (Tower Bridge)。

可是,甜甜和阳光的新家不在英格兰的伦敦啊!它们的新家是在离开伦敦 400 英里以外的苏格兰首都爱丁堡啊!有木有? Continue reading 甜甜和阳光惹上了政治麻烦

什么时候才放手?

妮丽: 17 年来天天把丈夫的骨灰带在身边

英国曼城 79 岁的老太太,在窄巷里遭到劫匪抢夺,重创身亡。皮包不见了,手上仍紧抓着断掉的皮包带。

老太太叫 Nellie Geraghty (妮丽哲拉蒂)。

皮包里有 200 英镑,还有她丈夫的骨灰。妮丽的丈夫 Frank (法兰克)死了 17 年了,但是,妮丽每天都把丈夫的骨灰放在皮包里,陪伴她身边。17 年!

警方已经逮捕了两个流氓,一个  14  岁,一个  17  岁 。

现在,妮丽的家人,希望劫匪能把骨灰还给他们。因为,妮丽的遗愿是,火化后要和丈夫在一起。

为了守护丈夫的骨灰,妮丽  “put up a struggle” — 奋力抵抗。为了丈夫,她陪上了性命。(“For Frank, she laid down her life.”) Continue reading 什么时候才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