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岁

昨天傍晚,儿子顺利回到家,我松了一口气。

几天前,我带他乘坐火车,再坐渡船,到怀特岛 (Isle of Wight) 去和朋友们相聚。

不过,我当天傍晚就回来了,他在那里留宿几天,昨天必须一个人乘渡船、坐火车回家。

hovercraft

路途不算太远(两个小时的路程),但是,我实在有点儿担心。我给他买了回程票,再给他 £15,但又担心他会坐错火车(英国坐火车常有很多变数)。 Continue reading 16 岁

断舍离心得(5)

实践断舍离,是否需要借助外力? 是否需要别人帮忙?

有时候,确是需要的。

断舍离 - 在物质层面,舍弃不适合、不需要、不美好,多余的,降低你生活品质的种种物品。你和物品之间的感情,只有你自己最清楚,因此,如果请别人帮你处理,而自己没有进行思考、判断,那是不可能成功的。

断舍离,是心态的转变。把持住健康的心态,才会珍惜物品,舍弃杂物。

比方说,某一件旧衣裳,对别人而言也许是垃圾,对你而言,那是姐姐特别为你缝制的,你非常喜爱,也许你会把这件令你心动的衣裳留下。

如果你尚有意志力,而且你的住所还没到达那种完全不堪的境界,为自己的家庭,或小至自己的房间、书房、厨房、化妆柜进行断舍离,是可以成功的。

可是,最近,我在断舍离的过程中,需要借助外力。

房子前茂密的花丛
房子前茂密的花丛

Continue reading 断舍离心得(5)

陪孩子做拼图

上一次,提到了我们家在忙着做拼图

朋友送给儿子一套 1000 片的拼图,做一做,停一停,两个星期前,终于完成了。

可是,拼图太大,从客厅地板,移师到厨房饭桌,家猫又喜欢睡在拼图上,经过多番移动,所以,完成后,发现拼图少了一片。999片,天长地久。

我就是要睡在你的拼图上
我就是要睡在你的拼图上

Continue reading 陪孩子做拼图

蜥蜴洗澡记

我们家里有一只猫,也有一条蓝舌蜥蜴。

昨天,我的先生突然说,要让蜥蜴洗个澡。

结果,他和儿子在浴缸里放了一些温水,就让蜥蜴在里面悠游了一阵。

目的是让蜥蜴把身体洗干净,因为蜥蜴最近脱皮脱得不太干净。

大家想必没看过蜥蜴洗澡的样子(我也是第一次看到),所以我就拍了几张照片,和大家分享。

蓝舌蜥蜴 Continue reading 蜥蜴洗澡记

猫的启发:看医疗界、网络的力量

不久前写了浪猫也要回头的真实故事。

家猫 Billy 回来后,我们把它关在家里关了一个月,它在家里天天好吃好住好睡,还有暖气,有人帮它按摩,有人和它说话。带它到兽医诊所去复诊,又打了什么预防针之类的,十分钟就花了 38 英镑。

昨天第一次放它出去,让它享受自由。你知道吗?它吃了早饭,然后就出去逛街,到了下午,又大摇大摆地跑回来吃午饭。来来回回了好几次。看来,它知道这里有家的温暖,有饭吃。

可是,今天下午,接到了一通电话:上次照顾 Billy 的老太太又打电话来了。她说,Billy 下午又溜到她家去了。

Billy --熬过了两年寒冬,现在开始适应新生活。
Billy --熬过了两年寒冬,现在开始适应新生活。

Continue reading 猫的启发:看医疗界、网络的力量

我找回了初恋的那种感觉

今天,我似乎找回了一种初恋的感觉。哇,这个标题,是不是过于煽情、肉麻?

那种淡淡的哀愁,浅浅的爱恋,丝丝的温柔,全都涌现了。

我们家迷途了两年的猫,多亏有心人,前几天终于平安回家了。我下午带儿子去花店里买花(不是去超市买量产的花),我亲手挑选每一支花,弄成了一个小花束,还写了一张致谢卡,去登门拜访找到家猫的老太太。

老太太十分惊讶,她和老先生两人马上请我们进大厅内聊聊。 Continue reading 我找回了初恋的那种感觉

浪猫也要回头

上周,我写了《浪子回头的故事》, 说了我的堂侄儿从贩毒、吸毒、纸醉金迷的迷途中惊醒,现在成了一个脚踏实地的社工,专门协助社会边缘人,以善心义举来弥补年少轻狂的过失。

今天,我要说一只“浪猫”的真实故事。

2011年12月6日,我写了一篇我们家 《母鸡丧命,谁是凶手?》 的博文。那时候,我们的嫌凶,是家猫, Billy the Cat. Continue reading 浪猫也要回头

用钱塞住你的嘴巴

话说,大年初二中午,我到邻居家后院,把跨越篱笆的家鸡抓回家。

到了人家的后院,看见人家的院子,草,是修剪得整齐划一的,有个放工具的小棚 (shed),有儿童嬉戏的角落,有几株漂亮的花,是个典型的传统英国人的后院。

和邻居的篱笆一样

篱笆,是全新的,刷过漆。家,俨然是个幸福的城堡。

我随口一问,大卫,你帮别人修篱笆吗?

他说,当然了,这是我自己搭的篱笆。他还说,最近有点时间,可以帮我们换新篱笆。

大卫说,我们上回的估价,约 1,200英镑,其实是合理的,因为,修筑强韧的篱笆,可能要花 30 个小时。大卫开价 900,他说,这是给邻居的优惠价。

Continue reading 用钱塞住你的嘴巴

母鸡撒野

大年初一,邻居特地跑过来,在门口说:“我们家后院开始有老鼠了;老鼠就住在院子里的小棚 (shed) 里…。”

言下之意,就是说,我们家养鸡,引来老鼠,老鼠跳过界,跑到他们家里去筑窝。

如今只剩下两只母鸡

邻居还说:“我们花了 £65,请地方政府的灭鼠专家来了两趟,下了毒药…” (是上一次来我家的同一个灭鼠专家。)

坦白说,这个邻居是笑着说话的,没有发脾气,也没有威胁。多年来,我们相敬如宾,每天 hello 来,hello 去。他的女儿和我儿子同班,不过,十年来,我们没有去过他们的家。他女儿也只来过我们家一次。

大年初一,他这么一说,我的心就凉了一半。怎么办?万一邻居不爽,该怎么办? Continue reading 母鸡撒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