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说精神问题

上星期,一位年纪比较大的英国朋友,发电邮说,他的儿子刚去世了,还把一些细节告诉了我。

他儿子失踪了一个星期,惊动了警方,警方后来在树林里,找到了他的遗体。

这位三十几岁的年轻人,有家室,还有三个很小的孩子。

接到这样的消息,当然是感到吃惊、难过的。

可是,年轻人自杀,也不是没有听说过的事。

人会走上绝路,事业不顺、家庭纠纷、情感问题等等,一些人困在其中,走不出来。

Image by Robert Owen-Wahl via Pixabay Continue reading 浅说精神问题

修冰箱的大叔说我很 nice

刚刚家里来了一位修冰箱的大叔。

他修冰箱的时候,告诉我冰箱哪里出了问题,也告诉我他的判断,还有他修理的方法。

我们后来聊了一会儿,我告诉他我的洗衣机好像也有点小问题,洗衣服时好像发生大地震一样,洗衣机会东歪西斜的。大叔说 “没问题” ,就顺便帮我看了看洗衣机,发现是洗衣机下面没有固定好。我见他整个人趴在地上,帮我把洗衣机的四角都固定好,还帮洗衣机进行了基本的检测。

我对大叔说谢谢。因为他本来是来修冰箱的,现在还免费替我维修洗衣机。

他的回答是:“因为你很好。我不介意帮助好人。”

这么说我听了真的很高兴。
Continue reading 修冰箱的大叔说我很 nice

伦敦安不安全?

伦敦安不安全?

中国国际航空公司 (Air China) 这几天遭到了很多人的抗议。很多西方读者说中国航空种族歧视,令他们感到很愤怒 (furious)。

在九月份的《中国之翼》(Wings of China)航空杂志里头,刊登了推广伦敦景点和文化的文章,也刊登了一则提示:

Air China's top tips on London. Air China 的《中国之翼》杂志里对伦敦的安全提示
Air China 的《中国之翼》杂志里对伦敦的安全提示

Continue reading 伦敦安不安全?

“没人会在乎你”

如果,有人对你说,“没人会在乎你”,“我才不在乎你呢”, “Who cares?” “I don’t care about you!” 等之类的话,你听了会有什么感受?

上个星期,我就听到了这句话: “No one cares how you feel.” (你的感受没人会在乎)。

//platform.twitter.com/widgets.js

事情是这样的。美国著名词典 Merriam-Webster (韦氏词典) 上星期在推特上,说明了 Mad 这个词的用法,说 Mad 可以是 angry (生气)的意思。 Continue reading “没人会在乎你”

重逢

大家好。这个网站,我已经好久没更新了。

我忘了这个网站的登陆账号、密码等,今天花了好多时间,才有办法进得来这里。

现在的问题是,这个 BLOG 里头的很多链接 (links) 都断了,那是因为我曾经用了一个独立的域名,几年后决定不更新。回到 WordPress.com 后,过去建立的链接都失去了功能了。

如果有时间,我会慢慢删除文章里的这些链接。(但是这个工程浩大,不容易完成。)

想说的是,感谢 WordPress, 让我在浩翰人海中,听到了别人的声音,也留下了自己成长的足迹,在茫茫人海中,得以和有缘的朋友偶遇,重逢,重温那美好的岁月,人生,也因而更丰美。

也把我折纸 (Origami)的一些英文短文和图片,一起放在这里,方便搜索。

也刚給 WordPress 这个我最喜爱的平台支付了一小笔费用,免去自动出现的广告,好让大家在阅读的时候,不受广告干扰。(刚开始前两三天可能还是会看到几则广告)

猫的启发:看医疗界、网络的力量

不久前写了浪猫也要回头的真实故事。

家猫 Billy 回来后,我们把它关在家里关了一个月,它在家里天天好吃好住好睡,还有暖气,有人帮它按摩,有人和它说话。带它到兽医诊所去复诊,又打了什么预防针之类的,十分钟就花了 38 英镑。

昨天第一次放它出去,让它享受自由。你知道吗?它吃了早饭,然后就出去逛街,到了下午,又大摇大摆地跑回来吃午饭。来来回回了好几次。看来,它知道这里有家的温暖,有饭吃。

可是,今天下午,接到了一通电话:上次照顾 Billy 的老太太又打电话来了。她说,Billy 下午又溜到她家去了。

Billy --熬过了两年寒冬,现在开始适应新生活。
Billy --熬过了两年寒冬,现在开始适应新生活。

Continue reading 猫的启发:看医疗界、网络的力量

到伦敦看中国古代名画展

星期二早上,和儿子搭火车去了伦敦一趟。

我们又去了英国伦敦著名的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两年前,我们去那儿参观了清朝皇袍展,小孩也设计了中国皇袍,了解了中国传统象征,十分有意思。 Continue reading 到伦敦看中国古代名画展

英国严阵以待对付18岁以下的青少年

昨天我写了《16岁以下不准买鸡蛋和面粉》,我的朋友桑尼问我,我们这儿的警方是不是有点儿小题大做?

我花了几分钟,就找出了更多海报,可以向你证实英国警方目前严阵以待,对付万圣节期间出现的青少年恐怖份子。这些万圣节前夕的恐怖份子,警方锁定是18岁、16岁,或是看起来18岁以下的青少年。

我把英国各地警方制作“不准青少年买鸡蛋和面粉” 的海报贴在这里,方便大家对照。 Continue reading 英国严阵以待对付18岁以下的青少年

16岁以下不准买鸡蛋和面粉

今天傍晚,我和儿子游玩泳之后,到家附近的小超市买点儿鸡蛋和水果。

儿子拿了一盒鸡蛋,放进我的篮子里。他匆匆说了一句:“妈,我不能买鸡蛋。” 我也没问清楚他在说什么,以为他嫌鸡蛋重,不想把鸡蛋装进他自己的手提小篮子里。

后来,在超市的入门处,他指了指这张海报给我看:

通告:

鸡蛋面粉不卖给十六岁以下的孩子。

(如果要买面粉和鸡蛋,)我们也许会查问你的年龄。

如果我们问你几岁,千万不要觉得受到冒犯。

Continue reading 16岁以下不准买鸡蛋和面粉

浪子回头的故事

昨天,我读到了一个浪子回头的故事。

故事有多了一分感动,因为,我认识这个故事里头的浪子。他,还是我的亲人。

我的高中同班同学罗素兰在马来西亚的南方采访了39岁的张景文,在《光明日报》发表了張景文引边缘人回正途 – 专题 – 光明勇士奖 – 光明日报。张先生是我堂哥的长子。我们以前小时侯两家人就住在隔邻,所以,我印象中的他,是个四、五岁的小男孩。后来他们搬家后,我好像就未曾再见过这个可爱的小男孩了。

罗素兰专访文章的前几段是这么写的:

“39歲再生人張景文自幼因受到爺爺過度溺愛而養成了驕縱跋扈、任性妄為的反叛性格,隨著初中一留級後,無心向學的他因加入私會黨而輟學,並於14歲那一年加入黑道。在黑道打混的12年以來,他除了當小混混打架鬧事、夜夜泡吧,他還幹起販毒和煉毒的勾當,“聘請”青少年或在籍學生包裝及運送毒品。為牟取暴利,他更不惜試吃摻了劣質成份的黑心毒品,以致患上精神分裂症,害人終害己。

Continue reading 浪子回头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