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伦敦看中国古代名画展

星期二早上,和儿子搭火车去了伦敦一趟。

我们又去了英国伦敦著名的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两年前,我们去那儿参观了清朝皇袍展,小孩也设计了中国皇袍,了解了中国传统象征,十分有意思。 Continue reading 到伦敦看中国古代名画展

悠悠怀特岛

今年暑假,我们就在家里附近活动,常常坐火车出门。儿子唯一的远行,就是和好朋友去怀特岛(Isle of Wight) 野营一周。

邻居一家三口带着宠物狗去野营。这个家庭有点儿特别,邻居的妈妈就住在怀特岛上,可是,她老人家爱猫,养猫,一个人过着清静守寡的日子,对狗不习惯,也不想让狗干扰她的猫,所以不让自己的儿子、媳妇和唯一的孙子带着大狗到家里头住。

我问邻居,为了老奶奶,为什么不暂时把狗留在英国本岛,交给朋友或宠物人员看管,到外岛去,祖孙三代,和老奶奶住在一起,舒舒服服的,享受天伦之乐,不是很好吗?可是,我的邻居拒绝了。他说,他们买了这只宠物狗 (去年花了七百多英镑买了这名贵狗),就是把狗当成家人来看待的 (“He is our family”), 因此,放假的时候也要照顾狗的感受,不能为了奶奶,就把狗排第二。既然奶奶不赏脸,那么就算了。不住家里,就去扎营。 Continue reading 悠悠怀特岛

到 Salisbury 大教堂看《大宪章》

暑假还坐火车去了西北边的 Salisbury(索尔兹伯里), 这典雅之城有座著名的大教堂, 就叫 Salisbury Cathedral (索尔兹伯里大教堂)。如果你喜欢建筑美学、历史、宗教,这是你来英国不可错过的建筑物之一。

可是,这教堂也实在太有名了,夏天教堂内热烘烘的,里头还有艺术家的抽象艺术展,有的人是为了看艺术品而去的。还有,这教堂让你免费参观,免费的东西谁不要呢?因此,教堂里也有一些看起来极其苦闷的年轻人。为什么他们不去大街上血拼呢?教堂这种地方和博物馆一样,总是有点儿沉闷的,有点儿高深莫测,如果没兴趣,根本就不需要假装追寻风雅,在教堂外拍拍照片到此一游不就行了吗? Continue reading 到 Salisbury 大教堂看《大宪章》

伦敦环球剧场:心情激越的露天戏

暑假一家三口坐火车去伦敦,露天看戏剧。莎士比亚的环球剧场 (Shakespeare’s Globe Theatre) 是世界顶尖、独特的露天剧场。剧场专门演出莎士比亚的经典戏剧。既然是露天,就是没有顶的,观众围绕着舞台看戏,淋着雨看戏也是常有的事。如果想学英文的话,这里有一篇BBC 莎士比亚环球剧场的对话练习,你可以去读一读。 Continue reading 伦敦环球剧场:心情激越的露天戏

游皇宫,赏花园

该如何形容光阴?忆当年,作文总是如此开头的:光阴似箭,岁月如梭,转眼间……

看看这张照片吧!我儿子现在长得比我高多了。当初开这个博客时,他还是一个很容易骗的小孩,可以抱,可以亲,可以拉手,现在,要碰一下都不可以了。

猜一猜,暑假,我们去了哪儿呢?我们身后那个有名的台阶,你认出来了吗?

Janet and Ben

Continue reading 游皇宫,赏花园

东方不败躲在烟寨里泡珍珠奶茶

星期六牛津所见

今日下午,在牛津大街上绕了一圈,辽远中国五千年悠久的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仿佛就在牛津现身了。

1) 在找地方吃午饭时,有一组乐团当街表演,围观者阻塞要道。此时,两个年轻外国小伙子,问我要不要喝珍珠奶茶。那是来自福尔摩沙的台湾珍珠奶茶啊!

2)经过 “烟寨” (Opium Den) 餐馆:烟寨 (鸦片馆)这名字,我特别反感。免费请我吃我都不去。在西方做生意,就得如此耸人听闻吗?中国人的自尊摆在哪儿?以烟寨命名,不是幽默,而是低俗。

3)走向火车站,火车站对面正好有间外卖店,哇,不得了,店主可不是泛泛之辈,人家可是 “东方不败” 点心烧腊中菜小厨啊!

牛津大街上的宗教书刊

昨天写了上周六在牛津的见闻。

今天再补上几张照片。

牛津,这名字听起来浪漫,可是,街道拥挤。游客真是太多了。

我走着走着,一个老太太迎面而来,不语,递给了我一张基督教的传单。老太太一脸尊卑,无语,让我停下了脚步。

同样一条街上,还有呐喊式的其他宣教者。这些人咄咄逼人的宣教方式,很讨厌。

老太太的无语,因而让我感动。我反正也没事,就走到她和几个基督徒负责的一张小桌子前。

我和一位老先生聊天。他说,他们赠送的基督教宣传品,有各种语言的版本。我看到了一些阿拉伯语圣经,也看到了好些中文刊物。

牛津大街上的宗教

上星期六,到牛津去教点儿书,下午到市中心去走走,用游客的眼光看看这个大学城。

我很惊讶,牛津大街上,竟有那么多积极宣教的宗教组织。

有个黑人站在路中央嘶喊,口沫横飞,可能是某个极端教派的狂热份子。我匆匆从他身边闪过。

有个年长的伊斯兰宣教士,身穿长袍,也很热情地高喊阿拉。

有几个基督教徒当街为人祈祷。他们的宣传布条上写着  Healing(“医疗” )一词。这个组织,我这两年来在不少大街上都见过,这些基督徒走上大街,就在大街上为需要的人祈祷。我曾看过许多求助者掉泪。 Continue reading 牛津大街上的宗教

英国活教育:深入矿坑学历史

旅游英伦或欧洲 14 天游,中港台新马的导游是不会把要买 LV 包包的游客送到煤矿坑里头去的。

我发现 Big Pit (大矿坑) 煤矿博物馆的中文资料不多,可能大多数游客都买  LV 包包去了,因此,我今天再上载一些图片,带你潇洒走一回。

这一趟的知识之旅,我们把 30 多个中学生带到了工业革命的原点。

这是成功的整合教育。 Continue reading 英国活教育:深入矿坑学历史

煤矿社区的凝聚力

威尔士的 Big Pit (大矿坑) 煤矿博物馆,生命力充沛。

举目了望,房舍低矮挤压,一波波碧绿如卷轴画在眼前无限开展,浑然天成,不经雕琢。

此行目的,是了解英国工业革命的进程。探讨煤矿文化,给孩子们活生生的教育。

Big Pit 的历史,从光辉到陨落,你都可以在网上找得到。

但是,你读不到的,是矿工之间特有的相濡以沫的真情。矿工娓娓道来,从口述历史和文物中,最震撼我心的,是体会到了煤矿社群中顽强的凝聚力。

那是一种难以言说的凝聚力。 Continue reading 煤矿社区的凝聚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