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一线:英国查理宝宝 Charlie Gard (2)

几天前我写了生死一线:英国查理宝宝 Charlie Gard (1),提供了一些不一样的观点,希望大家以多个角度,来看待这个悲剧。

这是个悲剧,因为小孩被判定身患绝症,医生认为他的生命已毫无素质可言,且小孩承受着痛苦煎熬。

这是个悲剧,因为美国共和党把这个事件政治化,利用查理来打击单一支付健保体系 single-payer health care。(今天有报道说,美国国会紧急授予小查理和他的父母美国公民身份,让小查理得以到美国就医。)

Daily Telegraph Charlie Gard July 2017
Continue reading 生死一线:英国查理宝宝 Charlie Gard (2)

生死一线:英国查理宝宝 Charlie Gard (1)

英国一位叫 Charlie Gard (查理)的婴儿,罹患罕见基因疾病,应该让他安乐死,或是挑战医学极限?父母是否对孩子的生死有绝对权?他的遭遇牵动了全球无数人的心。

事件简介:查理去年8月出生,后来英国的 Great Ormond Street Hospital (大奥蒙德街医院)诊断,查理患有 “线粒体耗竭综合症” ( Mitochondrial DNA depletion syndrome),院方经诸多专家诊断结果,觉得小孩已无药可治,且在忍受着痛苦煎熬,也不认同让小孩到美国接受一项无数据依赖的试验性治疗并延续痛苦,医生希望可以拔管让他早日有尊严地安详离去。

Charlie Gard

Continue reading 生死一线:英国查理宝宝 Charlie Gard (1)

伦敦大火谁之过?

伦敦最近这场大火(Grenfell Tower),让我想起了儿子这两年读的一部剧作,叫 “An Inspector Calls”,中文译 “探长来访” 或 “罪恶之家”。

这是英国家著名剧作家普里斯特利(J.B.Priestley)的作品。故事背景设于 1912年,即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发生前两年。

1996年我初抵英国,那时候伦敦剧院刚好在演这出戏,我看了海报,对这出戏很好奇,于是一个人跑去买票,看了下午场的演出。

Continue reading 伦敦大火谁之过?

伦敦大火烧出了贫富差距

这几天,英国陷入了极度的愁苦与哀伤。

伦敦这场大火(Grenfell Tower),顷刻间吞噬了上百户家庭,相信有数百人未及逃生 (目前官方数字是 17 名死者),许多家庭成员,一夜之间,完全崩灭。

London fire

大家深感哀痛,也感到无助。在最富裕的英国伦敦的这块地段里,竟然发生了如此悲惨的景象,如同炼狱。这场大火,赤裸裸地展露了英国社会严重的贫富差距现象。因此,人们愤怒了。你终于听到了人民的呐喊声了。 Continue reading 伦敦大火烧出了贫富差距

2017 生活感恩(2)

回顾 2017 上半年,感谢有重返大学校园的机会。

清晨,和儿子一起吃早饭,过后,他走路上学,我也背着帆布背包,走路去搭公车上课或上班实习。

念书当然是挺吃力的,但是生活确实有趣。同学里,有十几位相当年轻,才二十多岁。班上有一半以上的同学是非洲人。在跨文化、跨年龄、跨语言的氛围里学习,相当新鲜,也带来了不少冲击。

spring flowers Continue reading 2017 生活感恩(2)

陪伴的过程要用心

施冰清老师,昨天在她的 Facebook 里,写了一则短文:

“陪伴孩子或家人非常重要。
陪伴孩子游戏、对话、看书、 运动、 旅行。。。
陪伴的过程要用心,有眼神的交流,语言或肢体的互动。
不是大家光坐在一起:
你看你的FACEBOOK
我玩我的GAME
这里面没能感受到彼此的用心
还是会有孤单的感觉”

施冰清老师的教导
施冰清老师的教导

老师的这一段话,深得我心。 Continue reading 陪伴的过程要用心

感人至深:《父亲写的散文诗》

1984 年,我上高中一年级。

中国歌手李健唱了《父亲写的散文诗》(词:董玉方;曲:许飞),一开头,就是 1984 年。

这首歌写得多么朴实,如此具象,勾绘出了父亲的影子,岁月的磋磨。这首歌勾起了听者共鸣,离乡背井的人啊,无不泪眼盈眶。

这首歌里头的几个细节,我特别有印象。

歌词里头说:“明天我要去邻居家 再借点钱” - 那时候,我们家里的情况,也差不多是一样的。我从小到大,就经常会被母亲派去邻居家借东西,今天借点糖,明天借点盐,有时候还去借两把米,几颗蛋。 Continue reading 感人至深:《父亲写的散文诗》

断舍离:失去的婚纱

“断舍离” 的做法,不是叫你随便把家里的东西统统扔掉。

有的物件值得珍藏的,当然可以珍藏,甚至可以留传给下一代。

苏格兰有位叫 Tess Newall 的女子,去年六月结婚,她所穿的婚纱,是高曾祖母 (great great grandmother) 留下来的,从1870 年开始,这件古典婚纱,就一直代代相传,传了 150 年。

女郎身材高挑,气质优雅,穿上了这件古旧婚纱,典雅迷人。这是她的高曾祖母曾经穿过的同一件婚纱。

BBC - 古典婚纱
BBC - 古典婚纱

Continue reading 断舍离:失去的婚纱

“汉语拼音之父” 周有光先生逝世

今天读报,读到了 “汉语拼音之父” 周有光先生逝世的消息,享年 112 岁 (媒体报道,有的说是 111 / 112)。

拼音之父周永光
拼音之父周永光

在海外学汉语的外国学生,使用的媒介都是拼音。汉语拼音,改善了中国的文盲问题,更让外国人用一套最简单的方法,很快地学会说中文,进而学汉字。为此,我非常感激周永光先生对中国语言的贡献。 Continue reading “汉语拼音之父” 周有光先生逝世

寻找超级月亮

前几天,我夜里开车去泳池游泳,只听见儿子一直在车里叫:“ Superman, Superman, where is my Superman? ”

我不为所动。teenager 说话时有时候是口齿不清的,我依然很专心地开车,夜色朦胧,车外的雾气缓缓地移动。我开车曾经有开进树丛里的记录,所以格外小心。

到了泳池,儿子继续说 “Supermoon, Supermoon, where is the Supermoon?” 原来他说的是 Supermoon, 不是 Superman。
Continue reading 寻找超级月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