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治大夫的来信

才写过 儿子复诊记,今天就收到了主治大夫的来信。

英国的医疗体系有点复杂,有时候,真是 《十年人生》在这篇博文中所形容的一样,是 “一条龙” 的服务。

儿子 2011 年在这个儿童癌症部接受治疗 (Piam Brown Ward)

比方说,癌症科主治大夫的来信,除了家长之外,也同时寄给了家庭医生 (GP) 和英国东南区本郡医院的小儿科医生。凡是和儿子有接触过的主要医生,都会获得通知。 Continue reading 主治大夫的来信

儿子复诊记

昨天下午,带儿子回医院的癌症部复诊。

儿子 13 个月大时入院、化疗,我陪他在医院里住了一段时候,天天看 Tellytubbies, Fireman Sam  之类的,还有那个什么 Thomas the tank engine 也认识了不少。

从患病到现在,10 年了。昨天回去,原来的主治大夫退休了,新的主治大夫是个年轻的印度人,看起来不到 40 岁,目光深邃,神态庄重。这个女医生很娇小,长得漂亮,说话的印度口音很重,可能是从印度过来留学,最后定居英国的吧。

昨天的会诊,又给我了新的体会。大夫见小病人,态度严谨,不只谈病,还谈人生。

对话内容大概是这样的:

医生和小病人直接对话,他们四目交接,仿佛与我无关。

1)大夫:我是你的新大夫(握手)……今天你到这里来,是因为你小时侯患了一场重病,我们当时靠药物稳定了你的病情,因此, Continue reading 儿子复诊记

患癌一定得问为什么吗?

于娟

于娟抗癌(博客活着就是王道),写下了动人的篇章。

她尝试分析过自己患癌的深层病因,从环境、家具毒素、睡眠饮食生活习惯等各方面着手,希望能唤醒庸庸碌碌的人们,让人们从此更珍惜健康,爱惜生命。

她的文字和生命,一样叫人动容。(为啥是我得癌症1:我不应该是患上癌症的那个人

于娟问:WHY?

于娟问:为什么偏偏是我?

我们家里曾经有个病人,也曾在癌症病房里搏斗过。

我儿子在十三个月大的时候,紧急就医,平安夜里,送入癌症病房。

我当时第一次碰到主治医生,颤抖着问他:WHY? (为什么?) Continue reading 患癌一定得问为什么吗?

Claire Rayner的遗言

英国Claire Rayner去世 (BBC图片)

英国有一个著名的agony aunt(替读者解决疑难的专栏女人),叫Claire Rayner,最近去世了。她数十年来为无数读者解答问题,是个有智慧又有温情的女人。(BBC 报道

她也曾是护士、助产妇,对英国的医疗体系有深厚的了解,极力维护英国的国民保健体系(NHS)。她也出书,写小说,在新闻界里,获颁1987年医药新闻奖,1996也获英女王授予OBE勋衔。

她的遗言是:“Tell David Cameron that if he screws up my beloved NHS I’ll come back and bloody haunt him.” (告诉卡梅伦(英国首相),如果他搞砸了我热爱的国民保健体系,我死后准回来和他纠缠不清。”) Continue reading Claire Rayner的遗言

中国医生的光芒

十年人生在我的上篇文章留言,激起我再写一写有关医院的事。

我们家附近的一所教会,一年前,来了一户新家庭,男的是本区大医院的医生,来自马来西亚东部。我见过他几次,可惜,他行色匆匆,我们总没机会交谈。

儿子一岁时入院,那时候,是这个小镇的大新闻。

图:aussiegall,取自Flickr

当时,我有去过一所华人教堂几次。我们入院后,有一个姓黄的医生,来自新加坡,经常在下班后,特地开车到医院来看我们。 Continue reading 中国医生的光芒

打针

Boy avoiding injection uid 704343
打针有用吗?

我有一个疑惑:医生请你去打预防针,你去不去?

儿子的医生又来信了。这一次,请他去打H1N1 (Swine Flu) 流感的预防针。

两个星期前,他才去打了预防冬季流感的预防针,叫做Winter Jab。

Swine Flu已经夺走了不少人命,医学界现在推出了疫苗,可是,我听说在医学界里,也有很多医生不愿意给人注射这种预防Swine Flu的预防针,因为听说准备做得不够,试验不全,也就是说,打这个针,不一定安全。

碰到这种事,该相信谁的话?

生还者

英雄相会
英雄相会

今天,我们的好朋友理查来家里吃饭。

理查性格开朗,笑声如雷。他受过专业辅导训练,我特别喜欢和他说话,听他分析问题,有时候,也把他当成免费的辅导老师。

理查和我家的Benjamin,非常有缘。

原来,他们两人都是同一场大病下的生还者。他们在幼年时,同样得了一种罕见的重病,叫Langerhans Cells Histiocytosis (郎格罕细胞组织细胞增生症)。 Continue reading 生还者

走进医院

 

图:aussiegall,取自Flickr

 

今天傍晚,到医院去看了一个朋友。

 

那天她打电话到我家来,情绪低落,难以控制自己。我在电话的另一头,一边听着她的哭泣,一边感觉不妙。那是一通不寻常的电话。

 

忽然,她把电话摔了。

 

我抓起手机,马上拨打 999

 

救护车、医生在几分钟后就先后到达了她的住所。一个多小时后,救护人员便把她从家里送到了医院。

 

现在,她还在医院里接受治疗。

 

我去看她时,只见她一身干净,听见护士对她轻柔说话,显然她受到了很好的照料。医院里有专业医生和护理人员,她有自己的病房,还可以到健身房里做运动,也有电视可以看。

 

这一切,包括打针吃药,完全免费。

 

我只做了一件事:打了一通999

 

我对英国的医疗系统,是存有敬意的。 Continue reading 走进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