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情怀

一位老朋友从远方遥寄中秋祝福,才惊觉又是中秋了。

坦白说我在英国是不过中国节庆的。我也很少去中国超市买菜,所以也好久没见过月饼的样子了。(不过三年前有个朋友送了我们两个月饼)。我也曾写过心灵过中秋 (2009)也算过节(2010)

小时候我们家后面刚好有一家制饼厂,叫利香饼家。中秋节的时候,我喜欢吃黑豆沙里加瓜子的月饼,可是妈妈嫌漂亮的月饼太贵,就会叫我去买那些最便宜的,有破损的,或是烤得不太漂亮的月饼。 Continue reading 中秋情怀

黄明志,纳尼亚 (Narnia) 和澳洲有什么关系?

我在马来西亚长大,Australia, 我们叫澳洲,不叫澳大利亚。

马来西亚,当前有一个浩大的绿色运动,就是反稀土,反对澳洲的 Lynas 公司在马来西亚的关丹设立稀土 (rare earth) 加工厂。

运动壮观,民心团结,可歌可泣。

马来西亚反稀土运动

此时,来了一个马来西亚有名的网路歌手, 叫黄明志,也跟着反稀土,以歌表白,唱了一首 “美好的一天” (Good day to die), 才几天,就快冲破了一百万的点击率。

他这首歌,很简单,就是从头 fuck 到最后。 Continue reading 黄明志,纳尼亚 (Narnia) 和澳洲有什么关系?

发光发亮的老师

陈鸿珠老师 (1969-2010)

于娟之死,让我忆起了另一位早逝的老师,陈鸿珠老师。

陈鸿珠老师没有写博文,但是,陈老师给学生留下的笔记,早已经打动了无数人的心。

2010年1月24日,马来西亚宽柔中学的陈鸿珠老师,三度抗癌,病逝,享年41。

鸿珠和我一样,都是80年代末,从马来西亚最南端,飞到台湾求学寻梦的学子。

那一个年头,乘坐747,飞向大海,从保守的小乡镇到不夜城的大台北,我们好比是荒野里饥渴的牛羊,寻获了水源一样。

毕业后,鸿珠回母校执教,13年来春风化雨,感化了无数学子。

她是如此无私的老师。林明华先生撰文说:“化疗期间,她也没放弃学生。上午才去新加坡作了化疗,手上还插著管子,她又匆匆赶回学校,给学生补课。”

早逝的美丽–难忘的地理老师

陈鸿珠老师走了。她的故事,写成了《一张精彩的人生地图》这本文集。有关她的大爱,也拍成了《地理笔记》这部电影。 Continue reading 发光发亮的老师

戴维斯先生

 

我有一个研究马来亚历史的英国朋友,叫Bob。

他对马来西亚殖民史特别有兴趣。

有一次,闲聊时,我告诉他,1948年12月12日,英军在马来亚一个叫峇冬加里(Batang Kali)的地方,屠杀了二十四名在园丘里的胶工。

马来西亚峇冬加里:英军屠杀平民

 他读了相关文章后,说,这张照片里把大门踢开的那个英国军人,很肯定的,指的是一个姓Davies(戴维斯)的英国人。

这个姓Davies的英国军人,有一个很有名的兄弟,叫Rubert Davies (鲁波特戴维斯)。鲁波特是英国1960年代很有名的演员,以饰演法国的梅格雷(Jules Maigret)探长为名。

比利时著名推理作家Georges Simenon(乔治西默农),成功塑造了这个探长的角色。

如果黄昭芊在英国

七岁的小女生,没有手臂,用脚写字,上学、玩游戏。

她叫黄昭芊。

这个马来西亚的小女孩,让很多人感动。她独立、好学、乖巧,讨人喜爱。

我儿子的小学,有一个小女生,是个侏儒。和昭芊一样,她的生活有很多障碍。 Continue reading 如果黄昭芊在英国

爱上马来西亚

英国人,大马情
英国人,大马情

我有一个英国朋友,叫Bob,刚退休,准备到马来西亚去。

他花了一千多英镑,加入了《马来西亚,我的第二家园》的计划,正式把马来西亚当成第二家园。

1980年左右,马来西亚政府担心国中生的英文程度不行,特地招揽了许多英国老师,到马来西亚的中学执教。1981年,Bob通过英国的英国教师机构(CBT,Centre for British Teachers),到马来西亚教书。

他带着马来西亚籍的华人太太和幼子,一同回去。

他先到霹雳州的Hamid Khan 中学教书,住在金马仑山脚下。后来,他又转到了马六甲Masjid Tanah的Ghafar Baba中学教书,靠海而居。

他的小女儿,在马六甲诞生。

在马来西亚期间,他也爱上了马来文,正式学了马来语。他说起马来话,比我还流利。

Bob对马来亚群岛的殖民史特别感兴趣。他家里有许多蒙了尘灰的藏书,多是早已绝版的地方史册。

Bob收藏的大马史册
Bob收藏的大马史册

IMG_0081

Bob在英国的小学当校长,近二十年,对幼儿教育特别有研究。

他的小学,位于Southampton(南安普顿)城里的一个少数民族区里。他的学校有近三百个学生,没有一个人的母语是英语。学生都来自印度、巴基斯坦、波兰、索马里、土耳其、伊朗、阿富汗、孟加拉等地,也曾有两个中国学生。

Bob执掌的这所英国学校,没有白人
Bob执掌的这所英国学校,没有白人

几年前,教育单位派我到Bob的学校帮助这两个中国孩子,让我有机会认识到这个富有大马情怀的英国白人。

Bob的学生,在家里说Punjabi (旁遮普)语、Urdu (乌尔都语)或其他语言,平常生活就在家里那几条杂货店的街道,除了学校的老师以外,通常都没有接触白人。

到这所学校附近一走,你看不到白人。你会以为来到了小印度。浓重的香料混在空气里。那里有传统的印度杂货店、卖印度女郎服饰的小铺等。

这是一个和白人世界几乎隔绝的,自成一格的小世界。

没有白人的世界
没有白人的世界

这是一所所谓的‘烂学校’,Bob却很投入教育这些孩子,在不可能的情况下,做一些可能的事。我觉得,他是一个很另类的校长。

到了马来西亚后,他很希望能够继续探讨殖民史,感受东西文明在马来西亚交汇的魅力,也希望能够从事一些和保育有关的工作。幼儿教育,是他的专长,这也是他想去了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