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篇:人生机缘

不知哪来的动力,过去一周共写了 9 篇中学回忆。

有几位中学老朋友,近几年找到了我,所以,我回去探亲时,偶尔有机会和大家吃顿饭。

最大的丰收,是借由这几篇文章,让我有机会向过去对我有恩的人致谢。

因为这些师长和朋友,让我记起了某些快乐的回忆。

最终,有机会继续深造,到台湾去,这条升学之路,当然改变了我的一生。 Continue reading 感恩篇:人生机缘

我那穿纱丽的印度老师

高中三的英文老师,是位体态丰盈、长发飘逸的印度老师。

老师的穿着是印度的传统服饰 - 纱丽。

记忆中,她用紧身上衣包裹住饱满的胸部,露出小肚子。

艳丽的纱丽会从她的腰间绕过肩膀,绕来折去的,变成神奇娇艳的裙子。

Sari - image by vmzelius via Pixabay.

Continue reading 我那穿纱丽的印度老师

成长的磨练

有的时候,功课忘了交,給老师处罚。这是自己活该,自找麻烦。

有一次,某堂课上,我忘了带课本。

我很紧张,老师一踏进教室,我便很坦诚的跑到老师面前,向老师道歉。

(有时候,有的同学忘了带课本,他们会静悄悄的,假装没事儿,因为一班有四十多名学生,老师不容易发现。)

没想到,老师竟对我发怒,说 “去后面站”,然后说了一堆话。结果,一整堂课下来,我面对着无聊的壁报,罚站。

Lonely bear by cocoparisienne via Pixabay Continue reading 成长的磨练

陈徽崇老师的音乐课

初中一,每周都有一堂音乐课。

大家会在教室门口排好队,然后,随着陈徽崇老师瘦小的身躯,走到礼堂附近的音乐室里。

我好喜欢我们在音乐课里所唱的歌。

老师先教大家学唱校歌。后来,他教我们唱了一些歌谣、世界民谣。我记得,我们一起唱过的歌曲有:《小小羊儿要回家》、《红河谷》、《星星索》。

Piano image by Tama66 via Pixabay. Continue reading 陈徽崇老师的音乐课

太多背不完的课文

有的老师,就是有点不太一样。

初中三年,初中一学生物,初中二学化学,初中三学物理。

初中三的物理课,老师是位很热心的基督教徒,好像也是一名宣教士,经常在上课时,把物理课变成宗教课。

我虽然那时候有上教堂,也信基督,但总是觉得,老师在教书时,好像也在顺便宣教,感觉上似乎有点儿不太妥当。

比方说,我记得,我在课堂上问了老师一道问题,大意是说,现在已经有试管婴儿了,科学可以制造婴儿,那么科学是不是可以取代上帝了呢。

我记得老师的回答,大意是说,对,试管婴儿是科学的成就,但是,人是上帝造的,所以精子和卵子也是上帝造的。因此,不能说,上帝不存在。 Continue reading 太多背不完的课文

我的初中数学老师

人的一生中,能碰到几位喜欢的老师,敬佩的老师,或是和自己较投缘的老师,是很幸运的事。

我的数学虽然很不好,但是,我却碰过几位很优秀很尽责的数学老师。

我想,这几位老师的特质,是他们都很尽力,让我感觉到我有在学习,有进步,虽然有时候学得不好,考试不及格,心里仍然觉得:“这个老师很认真,有在教书。”

我记得初中二的数学老师,是位女老师,个子很小,有亲和力,笑起来有酒窝,总是穿着花色连衣裙,很好看。

这位老师教我们背了很多数学方程式,30 年后,我都还背得出来。 Continue reading 我的初中数学老师

我的名叫 “斗鸡眼”

刚踏入初中二,就发现班上很多女生的名字,都很特别,有的名字还很脱俗。

漂亮的名字,如莲、玲、爱、冰、华、翠等等,很多女生人如其名,长得很漂亮,气质很好,我很羡慕。有几位女生,有甜甜的酒窝,浅浅的梨涡,个子高挑,粉红的脸庞,真好看。

Lotus image by Andrewkim via Pixabay.

如果说皮肤有分嫩白和黝黑两种,班上那些漂亮的女生,多半属于嫩白型,或是浅棕色,好像怎么都晒不黑,而我的肤色,恰恰是属于黝黑型的那种。

黝黑的皮肤,如果是油亮,古铜色的,看起来有健康美,也很漂亮。可是,偏偏,我的皮肤,除了黝黑,还布满了雀斑。

为什么我提起了容貌这件事呢?

我觉得以貌取人是人之常情。男生喜欢漂亮的女生,喜爱在她们身边团团转。我也发现,一些好看的女生,偶尔懂得撒娇,老师也挺喜欢的。

我长得又黑又矮,满脸雀斑,样子还真的不怎么讨喜。 Continue reading 我的名叫 “斗鸡眼”

初中二:我用右手拍篮球

升上了初中二年纪,班上的同学我大都不认识,既新鲜,也有点儿胆怯。

印象中同学都很不错,是个快乐的班级。我个子矮小,老师总是让我坐第一排,或第二排。

坐前面的,自然而然会懂得乖巧一点,用功一点,因为只要有什么小动作,玩铅笔啦,涂鸦啦,老师很容易就抓到了。

那时候,我总对坐在后排的同学,感到很好奇。他们长得特高,成绩也很好,常开玩笑,有时候笑声传到前头,我却不知道他们之前在说些笑些什么。

Frog friends - image by Alexas_Fotos via Pixabay. Continue reading 初中二:我用右手拍篮球

初中二:记恩师

初中二年级,我升上了 “特别班”。

由于教室有限,我们四班特别班的教室,设在校区的一个临时角落里。那个地方,我们称为 “边疆” 地带。

这个地方,爹不疼,娘不爱。离食堂、礼堂等主要设施都很远,还有一道斜坡要爬,休息和午餐时间特别赶,特别累。

边疆是一个极小的部落。有一间很小的教师办公室,加上我们四个班级,教室左方就是一个大篮球场,再放眼望去,就是大海一片,遥望新加坡。

学校依山傍水,火辣辣的阳光,把柔佛海峡的海水,照得蔚蓝又晶莹。

海面上,偶尔有小船、风帆的踪影。 Continue reading 初中二:记恩师

中学时候的一些琐碎事

上个周末,我在马来西亚的中学母校 - 宽柔中学,1986 年的毕业班学生,举办了一场别后三十年的聚会。许多同学们还特地从海外归来,千里迢迢,为的就是这场难得的相聚。

数百位毕业生和师长们都出席了。一晃三十年,当年我们十八岁,现在的我们,头发沾了灰,眼角的细纹再也遮掩不住了。

Watch and flowers by Annca via pixabay

我在英国看着同学们网上传来聚会的欢愉,甚感欢欣。同学的真情不变,相爱相扶持,如此纯真的友情,在人生的长河里,是稀有且珍贵的。 Continue reading 中学时候的一些琐碎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