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语拼音之父” 周有光先生逝世

今天读报,读到了 “汉语拼音之父” 周有光先生逝世的消息,享年 112 岁 (媒体报道,有的说是 111 / 112)。

拼音之父周永光
拼音之父周永光

在海外学汉语的外国学生,使用的媒介都是拼音。汉语拼音,改善了中国的文盲问题,更让外国人用一套最简单的方法,很快地学会说中文,进而学汉字。为此,我非常感激周永光先生对中国语言的贡献。 Continue reading “汉语拼音之父” 周有光先生逝世

伦敦安不安全?

伦敦安不安全?

中国国际航空公司 (Air China) 这几天遭到了很多人的抗议。很多西方读者说中国航空种族歧视,令他们感到很愤怒 (furious)。

在九月份的《中国之翼》(Wings of China)航空杂志里头,刊登了推广伦敦景点和文化的文章,也刊登了一则提示:

Air China's top tips on London. Air China 的《中国之翼》杂志里对伦敦的安全提示
Air China 的《中国之翼》杂志里对伦敦的安全提示

Continue reading 伦敦安不安全?

“没人会在乎你”

如果,有人对你说,“没人会在乎你”,“我才不在乎你呢”, “Who cares?” “I don’t care about you!” 等之类的话,你听了会有什么感受?

上个星期,我就听到了这句话: “No one cares how you feel.” (你的感受没人会在乎)。

//platform.twitter.com/widgets.js

事情是这样的。美国著名词典 Merriam-Webster (韦氏词典) 上星期在推特上,说明了 Mad 这个词的用法,说 Mad 可以是 angry (生气)的意思。 Continue reading “没人会在乎你”

母语、多语、失根: 你有强势语言吗?

四年多来,我在《英国琐记》里发表了将近一千篇中文博文。有的旧文压在茫茫博文中,不见天日。

旧博文偶有新评论,让我觉得有的旧话题是有价值的。

我决定把一些旧文新炒,把隔夜饭变成香喷喷的鸡肉鲜虾蛋炒饭。

今天,我要重提我2011年2月发表的这篇《多语的迷思》。这篇博文涉及母语:什么是母语?如果你是华人,不把中文当母语,OK吗?

我也想探讨 “双语、多语究竟好不好?” 我当初有很多想法,想讨论的是,是否有必要强迫小孩从小就学习多语?比方说,如果家里说英语,是否一定要学汉语?如果家里说广东话、潮州话,是否一定要放弃广东话、潮州话,改学汉语?为什么一定得学汉语?如果在西方,你的小孩(华人血统,或混血儿)只会说英语,把英语当成他的母语,你会难过吗?你会觉得他失根吗?什么是根? Continue reading 母语、多语、失根: 你有强势语言吗?

最近发现了 WordPress 有一个很方便的功能,就是 Reblog,只要按一个键,就可以轻松转载。 WordPress 真是个有人性的地方。

《施乐遥》几天前的这篇 “ ‘作家’ 的道德和人品” 有意思,点评中西语言和文化的认知差异,我们几个熟悉的网中人都写了评论,挺热闹的。今天就转到这里来和大家分享吧!

施乐遥

那天跟YY勺子聊了几句余大湿(秋雨同学),就不免说到道德呀,人品呀。

其实,我在想,评判一个‘作家’的标准不应该是他/她的道德人品,而应该是他/她的文字。看一本书的好坏, 不是看它的道德标准有多高, 而是看它文字有多动人,结构有多完美,情节有多曲折意外。

可是在中国,动不动就说这个作家人品不好,道德败坏。好像但凡是个作家,都得德艺双馨。书写得好还不够,还得是个圣人。必须考双百,弄两朵大红花戴上。这样的逻辑让我越来越不信服。

同样是靠笔杆子吃饭的,用英文说就是一个 ‘writer’, 而用中文说就成了‘作家’。 一旦有了这个‘家’字,那就不同寻常了, 不是一般人了。 画家,书法家,科学家,数学家,哪个不透露着高人一等的优越?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中国文化特别推崇‘euphemism/美化主义’, 还是’Lost in translation/翻译惹的祸’。

有一次参加同学的婚礼,她嫁了一个台湾人。 在婚礼上, 主持人介绍新娘父母的时候说, ’新娘的母亲是教育家, 父亲是医学家’。 我当场石化了,她妈妈不就 是一中学老师?他爸爸也就是一地段医院的医生呀?敢情人人都可以当大‘家’ 喔。

我刚认识我老公的时候,他自我介绍, ’I’m a scientist’. 我小眼睛一下子就亮了,民女我遇到科学家了耶!后来才整明白,原来他在伦敦某家医院做过几年研究助理。我从小就建立起来的科学家的高大形象彻底破碎了。后来,我发现在英国,教数学的会说自己是 ’ mathematician'(数学家?),教物理的自称 ‘physicist’ (物理学家?),能画几笔的就是painter(画家?), artist(艺术家?). 这不就成了’大家‘满地走了? 我才悟到在英语里,这些词都是中性,没有中文翻译中隐含的褒义元素。

如其他职业的人, 作家也是 卖‘艺‘ 为生嘛。技艺有高下, 靠本事吃饭。 写得好,出书,加印,畅销,改编成电视剧电影,钱哗哗得就来了。 写得不好,难以糊口,就可以考虑转行。

如果,’作家‘ 不过是一种职业,那么评判标准就应该是他的职业技能有多好,和道德人品能扯上什么关系呢? ’莺莺传‘没有因为元稹始乱终弃而失传,柳永的词也并不因为他眠花宿柳而无人问津。王尔德因为同性恋而被视为道德败坏,惹来牢狱之灾。可今天又有多少人还在读他写的名作呢?文章千古事。对一个作家盖棺定论的时候,看的是他写出了什么样的作品,也不是他的道德人品有多高。道德再高,有’道德家‘这个职业吗?

道德不是法律,只能用来约束自己。道德也是很不靠谱的,这个地方,这个时间不道德的东西,换个地点时间,就可能很道德了。反之亦然。

所以作家们可以大可放下’德艺双馨‘的重负,不要再端着装着了;只要能写出好的作品,就够了嘛。而看字的人们也可以不再纠结了。我出钱买的是文字,不是上党课宗教课,学道德。(再说,光学不做,道德怎么会好起来?) 作为读者,我不要这样的买一(文学)送一(道德)。 我又不是读本书,就要找那个写书的当朋友配偶同事,他/她的人品如何,跟我有什么关系? 这样大家不都轻松了?

一个社会只讲道德, 不讲法律, 不是一个好社会。
一个作家只讲道德,不讲创作,不是一个好作家.
一个读者只看有道德的书,就不是一个有水平的读者。

View original post

说错话有没有什么后果?

英国有两个人,每一次说话,好像都说错话,常登上重大新闻,然后,有很多人要他们道歉。

第一个人,就是爱丁堡公爵。此人正是优雅大方的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的丈夫。

The Mail: 爱开冷玩笑的爱丁堡公爵

我曾在 《>贬义的眯缝眼》和《英国的大嘴巴》这两篇博文中提过他。

此君已有 90 高龄,不过,头脑特别灵活。上周,他陪同女王出差 (庆祝女王登基 60 年–Diamond Jubilee 巡回活动),和两个以电动代步车 (mobility scooter) 的残疾人聊天。

他问: ““How many people have you knocked over this morning on that thing?” (你这东西今早一共撞倒了多少个人?)同样的问题,他连问了两次。

媒体又有人唠叨了,说他说话不得体,嘲弄残疾人等等。

可是,几十年来,爱丁堡公爵,就是爱说点儿冷笑话的。他说的话,如箭穿心,老刺激别人的神经线。有人觉得英女王带着他出门实在很丢脸,他常常得罪人,有损英女王的尊严。

他的冷幽默,有人喜欢有人发怒。我觉得,爱丁堡公爵是英国王室里的一棵奇葩。英女王当然是尊贵慈爱的,象征沉郁保守的王室,她的枕边人,就如女王头冠上的一小枚珍珠,锋芒令人瞩目。

英国另一个常说错话的人,就是 BBC 电视节目 Top Gear 的名主持人,也是知名专栏作者, Jeremy Clarkson.

Continue reading 说错话有没有什么后果?

熊猫 FedExed 快递到英国

甜甜 (Sweetie) 和阳光 (Sunshine) 搬家,搬到了苏格兰爱丁堡。它们是乘坐哪部专机呢?

美国联邦快递公司波音 777 型专机

那是美国联邦快递公司 (FedEx) 波音 777 型专机。

不少媒体的新闻标题,把 FedEx 这个著名商标,转化为动词 (在 FedEx 后加上 ed),于是有了简洁有力的标题:

“果真是特别快递!一对熊猫 “联邦快递” 到爱丁堡!” (Pair of pandas are Fedexed to Edinburgh)

Continue reading 熊猫 FedExed 快递到英国

什么时候 ‘屌’ 字成了一个优美形容词?

在新加坡,家里的电视是常开着的。

妈妈看的节目很广,新加坡的、韩国的、台湾的都有。新闻、连续剧,什么都来。反正,一起床,就打开电视,忙着做家务,也不管听得懂还是听不懂。这样,家里就感觉很热闹了。

电视老开着,我也跟着看了一些台湾的综艺节目。可能是太久没看中文综艺节目了,心理嘀咕着,怎么那么烂啊!八卦、低俗、没养分。当然,在英国,烂节目也一样很多。

不过,最令我大吃一惊的是,台湾的节目,用字遣词,很不一样。

主持人嗲声嗲气动不动就轻柔赞美地说:‘你这样很 屌耶!’ Continue reading 什么时候 ‘屌’ 字成了一个优美形容词?

从 BeakTalk 的 Tan Tart 谈中式英语

八月份在新加坡度假,不只赶上了华人的‘七月半’中元节、8 月 9 日的国庆日,更难得的是,还赶上了 8 月 27 日的第四届新加坡总统选举。

四名候选人都姓陈(Tan),按照闽南话的发音,陈姓是 Tan, (例如:我姓张,按闽南话写成 Teo, 不是 Zhang) ,所以,四名候选人,就是 Tan Tan Tan Tan 的交战。

Break Talk 的成功巧思广告

和新加坡人聊天,不少人都会哼上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那四个音符 “Tan Tan Tan Tan……”,很有幽默感。

我看到了面包店 BreadTalk (面包物语)的这个广告,构思巧妙,富含新意,很喜欢。

趁总统选举,把‘蛋塔’变成 Tan – Tart,巧妙引用‘蛋’和‘Tan’的 谐音,博人一笑。

不过,我想谈的,不是新加坡总统大选,而是这则广告里的英文。 Continue reading 从 BeakTalk 的 Tan Tart 谈中式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