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安不安全?

伦敦安不安全?

中国国际航空公司 (Air China) 这几天遭到了很多人的抗议。很多西方读者说中国航空种族歧视,令他们感到很愤怒 (furious)。

在九月份的《中国之翼》(Wings of China)航空杂志里头,刊登了推广伦敦景点和文化的文章,也刊登了一则提示:

Air China's top tips on London. Air China 的《中国之翼》杂志里对伦敦的安全提示
Air China 的《中国之翼》杂志里对伦敦的安全提示

Continue reading 伦敦安不安全?

“没人会在乎你”

如果,有人对你说,“没人会在乎你”,“我才不在乎你呢”, “Who cares?” “I don’t care about you!” 等之类的话,你听了会有什么感受?

上个星期,我就听到了这句话: “No one cares how you feel.” (你的感受没人会在乎)。

//platform.twitter.com/widgets.js

事情是这样的。美国著名词典 Merriam-Webster (韦氏词典) 上星期在推特上,说明了 Mad 这个词的用法,说 Mad 可以是 angry (生气)的意思。 Continue reading “没人会在乎你”

转载: BBC 的 ‘被’ 字激起千层浪

前几天,我请读者点评:BBC 以下这篇文字,标题上的 “被” 字,用对了吗?这样的文句,需要用 “被” 字吗?

BBC 标题: “英国九岁女童校餐博客解禁” 

《英国琐记》与读者探讨 BBC 的 “被” 字

Continue reading 转载: BBC 的 ‘被’ 字激起千层浪

请读者投票:BBC 的 ‘被’ 字用对了吗?

上篇,我介绍了9 岁的苏格兰女孩 Martha Payne 的午餐博客 Never Seconds

她闻名全球,有人找她写书、上电视。连好莱坞也看上她了。

我写了一小段:

“几天前,苏格兰地方当局曾一度发出禁令,不准她在学校里继续拍照,此举遭媒体猛轰,才一天,就解禁了。” Continue reading 请读者投票:BBC 的 ‘被’ 字用对了吗?

最近发现了 WordPress 有一个很方便的功能,就是 Reblog,只要按一个键,就可以轻松转载。 WordPress 真是个有人性的地方。

《施乐遥》几天前的这篇 “ ‘作家’ 的道德和人品” 有意思,点评中西语言和文化的认知差异,我们几个熟悉的网中人都写了评论,挺热闹的。今天就转到这里来和大家分享吧!

施乐遥

那天跟YY勺子聊了几句余大湿(秋雨同学),就不免说到道德呀,人品呀。

其实,我在想,评判一个‘作家’的标准不应该是他/她的道德人品,而应该是他/她的文字。看一本书的好坏, 不是看它的道德标准有多高, 而是看它文字有多动人,结构有多完美,情节有多曲折意外。

可是在中国,动不动就说这个作家人品不好,道德败坏。好像但凡是个作家,都得德艺双馨。书写得好还不够,还得是个圣人。必须考双百,弄两朵大红花戴上。这样的逻辑让我越来越不信服。

同样是靠笔杆子吃饭的,用英文说就是一个 ‘writer’, 而用中文说就成了‘作家’。 一旦有了这个‘家’字,那就不同寻常了, 不是一般人了。 画家,书法家,科学家,数学家,哪个不透露着高人一等的优越?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中国文化特别推崇‘euphemism/美化主义’, 还是’Lost in translation/翻译惹的祸’。

有一次参加同学的婚礼,她嫁了一个台湾人。 在婚礼上, 主持人介绍新娘父母的时候说, ’新娘的母亲是教育家, 父亲是医学家’。 我当场石化了,她妈妈不就 是一中学老师?他爸爸也就是一地段医院的医生呀?敢情人人都可以当大‘家’ 喔。

我刚认识我老公的时候,他自我介绍, ’I’m a scientist’. 我小眼睛一下子就亮了,民女我遇到科学家了耶!后来才整明白,原来他在伦敦某家医院做过几年研究助理。我从小就建立起来的科学家的高大形象彻底破碎了。后来,我发现在英国,教数学的会说自己是 ’ mathematician'(数学家?),教物理的自称 ‘physicist’ (物理学家?),能画几笔的就是painter(画家?), artist(艺术家?). 这不就成了’大家‘满地走了? 我才悟到在英语里,这些词都是中性,没有中文翻译中隐含的褒义元素。

如其他职业的人, 作家也是 卖‘艺‘ 为生嘛。技艺有高下, 靠本事吃饭。 写得好,出书,加印,畅销,改编成电视剧电影,钱哗哗得就来了。 写得不好,难以糊口,就可以考虑转行。

如果,’作家‘ 不过是一种职业,那么评判标准就应该是他的职业技能有多好,和道德人品能扯上什么关系呢? ’莺莺传‘没有因为元稹始乱终弃而失传,柳永的词也并不因为他眠花宿柳而无人问津。王尔德因为同性恋而被视为道德败坏,惹来牢狱之灾。可今天又有多少人还在读他写的名作呢?文章千古事。对一个作家盖棺定论的时候,看的是他写出了什么样的作品,也不是他的道德人品有多高。道德再高,有’道德家‘这个职业吗?

道德不是法律,只能用来约束自己。道德也是很不靠谱的,这个地方,这个时间不道德的东西,换个地点时间,就可能很道德了。反之亦然。

所以作家们可以大可放下’德艺双馨‘的重负,不要再端着装着了;只要能写出好的作品,就够了嘛。而看字的人们也可以不再纠结了。我出钱买的是文字,不是上党课宗教课,学道德。(再说,光学不做,道德怎么会好起来?) 作为读者,我不要这样的买一(文学)送一(道德)。 我又不是读本书,就要找那个写书的当朋友配偶同事,他/她的人品如何,跟我有什么关系? 这样大家不都轻松了?

一个社会只讲道德, 不讲法律, 不是一个好社会。
一个作家只讲道德,不讲创作,不是一个好作家.
一个读者只看有道德的书,就不是一个有水平的读者。

View original post

翻译广告杂感

上星期,我忙着做一些商业翻译,把中文的电视广告,翻译成英文。

翻译广告,我做了十多年了,把一些心得写出来和大家 分享。

1)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牙膏广告: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广告,喜欢使用 ‘权威’。比方说,高露洁、黑人牙膏里,都会出现牙医。牙医(有名有姓,一身白袍,面带权威)会提供护牙信息,最后推荐某某牌牙膏。

在英国,我没见过任何牙医上电视广告。我相信,在英国,牙医和任何医生是不准上电视打广告的。这些权威人士,是不可以推荐产品 (endorse) 的。

2) 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的幼儿奶粉广告:在英国,幼儿奶粉的广告是抓得很紧的。欧洲鼓励哺乳,鼓励哺乳机构的声量特别大,甚至要求政府全面禁止奶粉广告。

奶粉 vs 哺乳: BBC 2007 年新闻

Continue reading 翻译广告杂感

New Row Mian 是不是一个好品牌?

昨天,在翟华的《东方文化西方语》中,读到了台北流行New Row Mian

话说 2011 台北国际牛肉面节将于11月17日在花博公园开幕。“牛肉面节” 由台北市府直接音译为 New Row Mian Festival。

“台北市副市长陈雄文说,牛肉麵实为台湾特有美食,希望像意大利的pizza及日本的sushi一样,成为专有名词,推广到国际,打造国际城市的美食特色,一听到 New Row Mian 便会想到台北,并申明当时北市府徵询了17名美食专家才决定的。”

New Row Mian 是 ‘牛肉面’?

我是学翻译的,想说说自己的看法。New Row — 这两个字是英文字,因此,以英文为母语的人,看到 New Row, 一定会直接进入英文的语境里,想读出 New Row 的意思来。他们可能会想到:

(1)  New Row (发音: 牛肉): “ 新的一排 ” (新的一排什么呢?)。(2)New Row (发音:牛绕): 新的争执。原来,Row 这个英文字,有两个发音,一个是 ‘肉’, 一个是‘绕’。我们中文也有好些多音字吧,如 ‘得’ (de, dei).

在英文里,New Row (发音:牛绕)--“新的争执” 是常用字,在报章上常可以看到这样的例子:

(1)欧洲债务危机,巴黎峰会前,法国和德国意见不合,酝酿新纷争 (New Row,‘牛绕’)。 Continue reading New Row Mian 是不是一个好品牌?

投篮文章:轻蔑文字,危及新加坡品牌

  

谈新加坡司令酒的翻译 

新加坡联合早报,几个星期前,给我寄了一笔稿费,共 22 英镑 (约 45 新元, 约 224  人民币)。我的见报文章,题为原貌馆宣传单中文翻译可改善,约 600 字,换来 22 英镑,对我这个穷书生来说,这样的稿酬是很诱人的。于是,我见钱眼开,一鼓作气,马上又写了另一篇。可是,这一次,我的运气不够好,文章给主编投篮了。我再也没有另一笔 22 英镑的零花钱了。

不过,我是《英国琐记》的主编,别人当草的文章,我可以自己当成宝。以下,就是这篇投篮文章的全文:

“我9月初,写了原貌馆中文翻译出错的问题,930日,原貌馆也坦诚 ‘将做出调整’。

貌馆在文宣中,把关键词 ‘移民’ 写成了 ‘殖民者’,苛刻一点地说,这是不可容忍的错误。

然而,什么是可以容忍的错误呢?

我想再提一件事,和新加坡有关,也和新加坡这个国家品牌有关。 Continue reading 投篮文章:轻蔑文字,危及新加坡品牌

‘后个星期’ 英国人怎么说?

上星期六,我发电邮问一个华人朋友,你下星期三 (next Wednesday) 有没有空?这是一个很简单的,Yes 或 No 的问题。

可是,她却回答说,你的  ’下星期‘,指的是 11 月 2 号,还是 11 月 9 号?

这问题很奇怪。在英文里,如果我星期六问你 ‘下星期三’,指的一定是即将来临的那个星期三。我当然也可以说,this coming Wednesday.

如果我要问的是 11月9日,即 你后个星期三有空吗?’,英国人口语上会说得很精简:

1) Wednesday week. ‘Are you free Wednesday week?’ Continue reading ‘后个星期’ 英国人怎么说?

原貌馆将纠正翻译错误

9月1日,我在新加坡联合早报上,发表了原貌馆宣传单中文翻译可改善一文。

这样的翻译水平:见不得人

新加坡原貌馆,在短短200字的中文简介中,把原貌馆的精髓,最重要的词,搞错了。

原貌馆记录的是早期南来中国‘移民’的辛酸史,可是,原貌馆却误把中国‘移民’(migrants), 翻译成了 ‘殖民者’(colonists)。这样的错误,不是‘笔误’,而是彻底错误的观念认知。

翻译的人、审批的人(如果有人认真审批的话),我敢肯定,他们的中文都是不及格的。他们缺乏了基本的文化认知,也不具备翻译的能力。 

昨天,早报刊登了原貌馆的回复《原貌馆将纠正翻译错误》,全文如下:

答复

  谨答复《联合早报·交流站》于9月1日刊登的张玉云读者投函《原貌馆宣传单中文翻译可改善》: Continue reading 原貌馆将纠正翻译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