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人至深:《父亲写的散文诗》

1984 年,我上高中一年级。

中国歌手李健唱了《父亲写的散文诗》(词:董玉方;曲:许飞),一开头,就是 1984 年。

这首歌写得多么朴实,如此具象,勾绘出了父亲的影子,岁月的磋磨。这首歌勾起了听者共鸣,离乡背井的人啊,无不泪眼盈眶。

这首歌里头的几个细节,我特别有印象。

歌词里头说:“明天我要去邻居家 再借点钱” - 那时候,我们家里的情况,也差不多是一样的。我从小到大,就经常会被母亲派去邻居家借东西,今天借点糖,明天借点盐,有时候还去借两把米,几颗蛋。

煮饭的时候,我的母亲经常会发现,少了这样那样,我就得到邻居家去 “借”。那时候的邻居都是不错的,反正有借有还,有时候他们也会跑过来借点东西,就这样,谁欠谁,都算不清了。

那个年代,我们还有这样的邻舍,不怎么计较,所谓的 “守望相助”,也许就是这个意思吧。

那时候家里没钱,我的母亲需要照顾一家大小,我们上学还得缴学费,还得汇钱返乡。没钱缴学费,也很头疼,也经常去向邻舍借钱。我坐校车,那个校车叔叔特别好,欠一个月,他笑笑,不过,如果欠两个月,他就会开始给我发个小纸条,然后我再补交车费。

letter from China

福建家乡的房子垮了,屋顶漏水,妈妈的大哥那里,儿子得娶媳妇,我的母亲还辛勤工作,惦念乡里,不时汇点钱回去。

letter from China

我的母亲在 1930 年代离开中国后,过了四十多年后,1979年,才得以第一次返乡,那里有她心灵牵挂的大哥,和大哥的孩子们。

再后来,大家的日子都好点儿了,母亲多次返乡,中国老家,都还惦记着当年的煎熬,更是感恩母亲从这里汇款返乡的恩情。

母亲几年前返乡,古厝还保留着。不过,年轻人的生活过得好多了,都住到大房子去了。我的母亲,十分欣慰。

《父亲写的散文诗》(词:董玉方;曲:许飞)李健演唱

《父亲写的散文诗》 一九八四年 庄稼还没收割完 儿子躺在我怀里 睡得那么甜 今晚的露天电影 没时间去看 妻子提醒我 修修缝纫机的踏板 明天我要去邻居家 再借点钱 孩子哭了一整天了 闹着要吃饼干 蓝色的涤卡上衣 痛往心里钻 蹲在池塘边上 狠狠给了自己两拳 这是我父亲 日记里的文字 这是 他的青春留下 留下来的 散文诗 多年以后我看着 泪流不止 我的父亲 已经老得像一个影子 一九九四年 庄稼早已收割完 我的老母亲去年 离开了人间 儿子穿着白衬衫 跑进了校园 可他最近有些心事 瘦了一大圈 想一想未来 我老成了一堆旧纸钱 那时的儿子已是 真正的男子汉 有个 可爱的姑娘 和他 成了家 但愿 他们(啊~) 不要活得 如此艰难 这是我父亲 日记里的文字 这是 他的生命留下 留下来的 散文诗 多年以后我看着 泪流不止 可我的父亲 已经老得像一个影子 这是我父亲 日记里的文字 这是 他的生命留下 留下来的 散文诗 多年以后我看着 泪流不止 可我的父亲在风中 像一张旧报纸 这是那一辈人 留下的足迹 几场风雨后 就要抹去了痕迹 这片土地 曾让我泪流不止 它埋葬了多少人 心酸的往事 (哦~)

Published by

Janet Williams 張玉雲

I am Janet Williams, an academic living in the southeast of England. I blog about culture, history, languages and my community. I created Chandler's Ford Today. During my spare time, I make Origami. Thank you for stopping by.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