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面教材:余澎杉 Amos Yee

为人父母者,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过这样的经验,就是带两三岁的小孩去玩具店里买东西时,走呀走的,孩子突然不见了。

玩具店太大,孩子在玩具店里太着迷了,一盒又一盒的玩具,(你自己看玩具也看晕了),所以,把孩子弄丢了。

我曾经在玩具店里弄丢过孩子(不止一次),去市场买菜时,也弄丢过孩子。有一次去伦敦的博物馆看恐龙展,在展览厅里,也把五岁的孩子弄丢了, 还好孩子后来会自己跑去柜台报失。

marbles

我最近想起这些例子,是因为看到了新加坡18岁的年轻人余澎杉 Amos Yee 的例子,觉得这些例子有些互通的地方。

余澎杉 Amos Yee 这两年来,在网上爆红后,干脆把网路当家,把虚拟世界当真,他这一路走来,根据我的观察,就像是个在玩具店里走失的年轻人。

这篇文章,我不想谈他在新加坡触法,后来两度躲避警方传讯、遭判刑、屡次说谎的事,因为这方面,网路新闻已经很多了。

amos yee

这篇文章的重心也不是谈他目前在美国芝加哥寻求避难的窘况。他在机场遭扣留,在拘留所里最近又因为行为问题(与在拘留所里批评伊斯兰教有关)而遭到单独囚禁(他母亲前几天说,他遭到单独囚已经 14天了)。Amos Yee 的母亲的相关帖文:Mary Toh – Amos has been in solitary confinement (in a cell alone…)

mary toh post on Amos Yee

现在网路上有一个状况,就是谴责这位年轻人,也连带谴责他的母亲。我觉得,谴责这个孩子,好,没问题(不过他现在已经够惨了,也不必再骂下去了。他还没来得及看见自由美国的天空,就在拘留所里,呆了整整三个多月),因为他这两年来在网路上所展现的行为,有不少是极其恶心、冒犯他人,甚至是猥琐的。不过,我觉得,大家应该对他的母亲有一丝同情。

不少网民责备他的母亲,语气尖酸刻薄,指她溺爱孩子,指她不善教养,这些都是十分严苛的指责。我觉得,Mary Toh 会不会管教孩子,不关我的事,也不关你的事,我们外人没有资格谴责她,因为,她现在需要支援(不管她是否教子有方)、同情、理解,不需要外人的冷嘲热讽。我看看自己,带孩子去玩具店,也看不好,会把孩子弄丢,那么自己究竟有多好,带孩子有多厉害呢?别忘了,余澎杉 Amos Yee 现在是位成年人,18岁,其实,从 16 岁开始,他就基本上应该为自己的社会行为负责任。你如果家里有一位青少年孩子,如果你还未忘记自己也曾经年轻过,应该会明白,孩子的行为,父母亲有时候真的是无能为力的。

我想浅谈一下,余澎杉 Amos Yee 这两年来,像个在玩具店里横冲直撞的孩子,多少是有迹可寻的。

1 - 误交损友:我所说的损友,不是地痞流氓,或是嗜赌嗜毒那一种地方上传统的坏人,而是网路上的 “朋友、粉丝、追随者”。如果你有在他的推特世界里呆过,观察他的言行举止,以及他在网路上所结交的一些 “朋友、粉丝、追随者”,就会发现,他喜欢沉溺在网路这个花花世界里,喜欢在里头与人抬杠、争辩、分帮结派、争夺排行等,太轻信网路世界的名利。不少损友还鼓吹他离开新加坡,到美国英国等寻求庇护等。也许,余澎杉 Amos Yee 年纪太轻,涉世未深,轻信了这些损友的话,无意中被他们洗脑了,觉得人生无望,必须离开新加坡,才是上策。

2 - 恃才傲物:他很无知,却没有自觉。这是很悲哀的。余澎杉 Amos Yee 老觉得自己是顶天立地者,有点小聪明(从小就会演戏,会编剧,会制作短片,有演艺天分,中学上名校等),缺乏大智慧。

smart phone

3 - 分不清虚拟与现实:大部分的人,会懂得网路和现实人生有道分界线,可是,余澎杉 Amos Yee 似乎没有守住这道界限,因此,他不断发表一些令人齿寒的内容,例如,发表录像,发表支持儿童(包括婴儿)发生性爱关系的权利,认为儿童色情应该合法。这些内容,是想哗众取宠也好,是肺腑之言也罢,反正,他似乎没想到这些言论,在网路上,是一辈子也消灭不了的 (虽然他已经消灭了不少证据,不过有不少人已经拷贝了他过去的‘杰作’,在网路上持续出现)。现在,他想请美国收留它,必须提出他能为美国做出什么贡献。这样的 “无厘头” 言论,对他的申请绝对无益。

4 - 对言论自由的误解:这一点十分可惜。余澎杉 Amos Yee 是位智力不错的年轻人,可惜他却没有对 “言论自由” 这个概念做出比较深入的理解。他对 “言论自由” 抱有不切实际的追寻,又轻信了网路上一些偏颇的言论(尤其是来自美国,一些活动分子的游说,鼓励他、协助他投奔自由),也许间接造成了他义无反顾,踏上了这条漫漫寻梦之路。

余澎杉 Amos Yee 才 18 岁,却走上了一条十分艰难的路,这篇文章 45 Facts about Amos Yee and his country Singapore 收录了他的部分履历,把他的案件放在大环境下检视,整理得相当不错,大家不妨看看。

这位叫 Tvin CU 的网友,还以短片介绍,以实事求是的方式,提出了相当详尽的背景资料。能整理出这些资料,真是要花不少时间与心思的,让你可以比较宏观地看到余澎杉 Amos Yee 的这段狂飙历程。

如果你有细心研究这种种不同线索呈现出来的现象,可以再度思索,余澎杉 Amos Yee 这位青年人,真的是受到了无能政府的政治迫害吗?他真的是位受害者吗?他是言论自由的现代英雄吗?他有提出过任何政治理论吗?如果没有,那么,“政治迫害” 之说,从何而来?

或者,余澎杉 Amos Yee 是一位现代社交媒体下的牺牲者,他赤裸裸地呈现在媒体面前,想操纵媒体,想摆布他人,结果,在这一场游戏中,终究迷失在这片复杂丛林里。

Published by

Janet Williams 張玉雲

I am Janet Williams, an academic living in the southeast of England. I blog about culture, history, languages and my community. I created Chandler's Ford Today. During my spare time, I make Origami. Thank you for stopping by.

9 thoughts on “反面教材:余澎杉 Amos Yee”

    1. 我觉得与政客无关,他的命运,与他个人的选择能力有关,与个人的分辨能力有关。他这一段路,在不同的关口上,有不少转机的机会,有不少人路上拔刀相助(结果都给他整得很惨,名誉毁灭),可是他年少轻狂,受到了名利和名声的蛊惑,选择了损友(不少在美国,还是念过书的那种),忘了静思判断。Misguided,受误导,但是个人的判断能力很重要,他个人的抉择,必须要自己负责,到头来不能去责怪别人。

  1. Regarding Amos Yee, I do not feel bad for him as he is no longer a child. He chose his own path, he has to bear the consequences. I feel bad for his parents especially his mother.

  2. 不小心两个别字哦:不少网「名」责备他的母亲;又「亲」信了网路上一些偏颇的言论。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