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 on sofa by Alexas_Fotos via Pixabay

太多背不完的课文

有的老师,就是有点不太一样。

初中三年,初中一学生物,初中二学化学,初中三学物理。

初中三的物理课,老师是位很热心的基督教徒,好像也是一名宣教士,经常在上课时,把物理课变成宗教课。

我虽然那时候有上教堂,也信基督,但总是觉得,老师在教书时,好像也在顺便宣教,感觉上似乎有点儿不太妥当。

比方说,我记得,我在课堂上问了老师一道问题,大意是说,现在已经有试管婴儿了,科学可以制造婴儿,那么科学是不是可以取代上帝了呢。

我记得老师的回答,大意是说,对,试管婴儿是科学的成就,但是,人是上帝造的,所以精子和卵子也是上帝造的。因此,不能说,上帝不存在。

Albert Einstein

所以,我们一年的物理课,也其实是一半的基督教课。这对我而言没什么影响,反正老师讲的物理我也听不懂,初中毕业后,我高中转商,就再也没碰过科学了。

不久后,这位老师去了台湾,在那里当了宣教士。

中学是段阳光灿烂的青春时光,我们却日以继夜地,忙着背课文。

Jigsaw puzzles image by Hans via Pixabay.

一些写得好的课文,我倒喜欢背诵。我记得初中一就背过巴金的《繁星》:“我愛月夜,但我也愛星天。從前在家鄉…”,这好像还是第一课的课文。

后来还背诵过朱自清的《背影》。唐诗宋词也背了许多,李白、白居易、杜甫等,到高中背李清照的凄凄惨惨戚戚等。当然还有苏轼的《水调歌头》、白居易的《琵琶行》等,不只需要背诵,还要背注释、背主题、背时代背景、背作者生平等。

不只是背课文、背诗词,还要听写、默写等。

因此,有时候,上中文课,感觉上也不是太愉悦的,虽然中文是我相当喜爱的科目,也学得还可以,觉得中文比科学更好理解。我觉得很可惜的是,我们没有太大的书写自由,往往需要按照书本的内容和标准答案来作答。

反正课本已经有标准注释了,所以,有的时候,感觉上,有的老师好像也不太需要备课,只是按照课本里的注释和翻译,随便翻一翻,念一念,或者叫我们自己看。

我想起了一则趣事。初中三那一年,有一次,我们刚开始在学白居易的《琵琶行》,老师点名请同学们轮流站起来念课文。

有位男生,把 “司马” 看成了“河马”,结果,从他口中,就传出了这则段子:“座中泣下谁最多,江州河马青衫湿”。

Hippo images by werner22brigitte via Pixabay

文章系列

Published by

Janet Williams 張玉雲

I am Janet Williams, an academic living in the southeast of England. I blog about culture, history, languages and my community. I created Chandler's Ford Today. During my spare time, I make Origami. Thank you for stopping by.

9 thoughts on “太多背不完的课文”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