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回头的故事

昨天,我读到了一个浪子回头的故事。

故事有多了一分感动,因为,我认识这个故事里头的浪子。他,还是我的亲人。

我的高中同班同学罗素兰在马来西亚的南方采访了39岁的张景文,在《光明日报》发表了張景文引边缘人回正途 – 专题 – 光明勇士奖 – 光明日报。张先生是我堂哥的长子。我们以前小时侯两家人就住在隔邻,所以,我印象中的他,是个四、五岁的小男孩。后来他们搬家后,我好像就未曾再见过这个可爱的小男孩了。

罗素兰专访文章的前几段是这么写的:

“39歲再生人張景文自幼因受到爺爺過度溺愛而養成了驕縱跋扈、任性妄為的反叛性格,隨著初中一留級後,無心向學的他因加入私會黨而輟學,並於14歲那一年加入黑道。在黑道打混的12年以來,他除了當小混混打架鬧事、夜夜泡吧,他還幹起販毒和煉毒的勾當,“聘請”青少年或在籍學生包裝及運送毒品。為牟取暴利,他更不惜試吃摻了劣質成份的黑心毒品,以致患上精神分裂症,害人終害己。

“他說,患病期間,他不但暴力毒打妻子,還懷疑妻子給他戴綠帽,而萌起殺死妻兒復吞下80粒安眠藥自殺的念頭,所幸在緊要關頭時,他想起已故爺爺激勵他的一句話,最終打消自殺念頭,並主動戒毒。一年後,張景文成功擺脫毒癮並當起社工,12年來從事上門關懷和輔導青少年的工作,將不少邊緣人拉回正途,他還與牧師創設護兒中心及約書亞之家,收留來自問題家庭的孩子、孤兒和邊緣少年,以給他們一個有愛、有溫暖、有希望的家。”
“或許上天要張景文以接下來的人生向青少年“贖罪”,使他成了迷途青少年的“拯救者”。”
“當起全職社工後,他也常受邀到全國各地的中學進行演講,以自身“血淋淋”的慘痛經歷喚醒迷途羔羊及早回頭,還舉辦各類適合青少年的營會,鼓勵青少年向上、向善,積極面對人生。至今,他所舉辦的演講及營會超過百場,不少青少年經他輔導和關懷後,因受其影響而加入社工行列。”

我这个人向来不爱看 “心灵鸡汤” 这一类的读物,因为故事雷同,陈腔滥调,感情泛滥。

不过,读到这一篇杰出的专访,看到家里这个浪子回头的例子,觉得这碗鸡汤还真的有滋养。

我觉得,坦诚交代过去,面向未来,是需要无比的勇气的。人非圣贤,谁能无过?能向过去的自己和家人交代,勇往直前,启发别人,造福人群,那是异常珍贵的。换作是你,换作是我,有承认错误的勇气吗?

说起启发别人,生来没腿没手臂的 Nick Vujicic ,他乐天进取,击溃挫折,相信是你我都听说过的。如果想再来点儿感动,或是还没看过他的故事的话,就请看看他以下赚人泪水的演讲吧!

该如何记录不堪的往事?

坦诚面对过失,需要勇气,更需要家人的谅解,因为,你一个人的叙述,牵连到了整个家庭,甚至家族,家史也要改写。比方说,张景文抖出了自己贩毒、滥交的过往,他说是他爷爷(我的伯父)的 “溺爱造成他不可一世、橫行霸道的性格。” 还有,后來 “加入了私会党,因貪玩而开始抽大麻,服食软性毒品,並贩售迷幻药給妓女。” “不但吸毒,也贩毒和炼毒。”

如此坦荡荡的心胸,是让人激赏的。可是,我想,换另一个角度,他的家人,想让这段不堪的历史公诸于世吗?这样的评价,对过世的爷爷公平吗?这段伤心的过往,他的父母又该怎么看呢?也许,我的过虑根本就是多余的,也许他的家人早已释怀,心胸宽宏,向上苍感恩生命的救赎,根本不觉得黑暗的过去有什么值得掩埋的。

有谁的一辈子都是清白的?

这是一个盛行写家史、写族谱的年代,许多人寻根、探索先人的足迹,要在历史的洪流里掌握自己独立的声音。可是,如果你写家史,你要从哪一个角度写?如何而写?写什么?什么该写?什么不写?写文章、写博文、接受采访,有个共同点,那就是我们所呈现的只是自己所选择的角度,所反映的只是自己的心灵世界。我们用自己的双眼看世界,但别人也用他们的双眼看世界,对同样的事件,我们因此就有了不同的焦点。

不同的焦点,让事件更透彻。

这篇采访,也让我体悟到了一个道理:浪子要回头,必须有个家,有个始终愿意为他守候的家,家里的灯火永远亮着,大门永远敞开,心碎了,泪干了,只等待浪子的归来。

你可以点击以下的图片,阅读罗素兰精彩的深入报道。

《光明日报》:张景文引边缘人回正途。
《光明日报》:张景文引边缘人回正途。


我的相关博文:

初中一历史课:改写《三只小猪》故事
Titanic 音乐剧:失落的梦
《联合早报》刊登了我的一篇教育博文
你敢表现自我吗?
英国白人小孩休闲时做什么?
郎朗 -- 是不是个典范?
英国的中国虎妈 -- 我们是不是太焦虑了?
遵守校规重要,还是表达自我重要?
10岁,可以当钥匙儿童吗?
在中学里说Fxxx, 后果会怎么样?
小五成绩单:人文精神和社交能力
咕噜牛作者–英国儿童桂冠作家
赛马场上的女权运动
发光发亮的老师
减低孩子的焦虑
最后一堂课
不能替学生保密
迷蒙的孩子
贬义的眯缝眼
“我觉得你应该…” 该不该说?
杀人魔不像史瑞克那么可爱–不要欺瞒孩子
无心之言惹杀身之祸–从二战海报到Youtube

Published by

Janet Williams 張玉雲

I am Janet Williams, an academic living in the southeast of England. I blog about culture, history, languages and my community. I created Chandler's Ford Today. During my spare time, I make Origami. Thank you for stopping by.

4 thoughts on “浪子回头的故事”

  1. 在众人面前面对自己不光辉的一页需要超人的勇气,张先生做到了,敬佩。能够接受一个“罪人”需要更大的勇气,张先生身边的人,包括他服务的对象都很了不起。

    社会上,尤其是东方社会,很需要黄丝带的工作者。

    1. 没错。摊开血淋淋的历史,面对真相,需要无比的勇气。家人容许你揭露豪宅内的真相,跨越庭院的铁花、铁门,才发现装潢精致的屋里的沧桑和泪水,这也是很感人的。

      但是,这是个偶像崇拜的年代,当一个人成了偶像,成了社会的楷模,那就要格外小心,免得滥情,迷失在偶像崇拜的迷宫里。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