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记

暑假回家,在家里住了三个多星期。

我的老家在马来西亚,但是,父母和亲人都在新加坡,所以,新加坡成了我成年后的家。虽然,我始终是一名匆匆过客。

这一趟回去,最重要的一趟行程,恐怕就是去了一趟骨灰安置所了。

我去拜会两位我素未蒙面的亲人。我的奶奶,名白菜娘,三寸金莲,江湖医生。

我的哥哥,四岁时死于血癌。他走后几年,父亲数了数手指头,发现孩子男女人数不均 (三男四女),想要多博一个男孩,结果我不小心呱呱坠地,害他成不了美梦。

所以,我和大哥 “开玩笑” 说,这个夭折的哥哥,虽然我无缘见面,不过,有他,可能就没有我了,对不对?所以,我是应该去探探他的。我后来和儿子谈起这件事,这种重男轻女的事,他听了觉得太可笑了。

最近,我的外甥女和姐姐给我发了两张照片:玉镯子和一对玉耳环。

奶奶喜欢玉。所以,孙女的名字,都取 “玉”。下葬时,她佩戴着心爱的玉镯子和玉耳环。近 40 年后,新加坡政府征用土地,掘出她老人家和我的四岁哥哥的遗骸,把他们的骨灰移放到一栋安宁清幽、视野辽阔的骨灰安置所里。

我的大哥代表家人去目睹掘墓过程。好意外,掘墓工人竟然掘出了一对玉镯子和玉耳环。那是奶奶的。

这件事,晚辈都不知道。我回去一趟,聊着闲着,才抖出了点点滴滴的家史,在这里留下片段纪录。

Published by

Janet Williams 張玉雲

I am Janet Williams, an academic living in the southeast of England. I blog about culture, history, languages and my community. I created Chandler's Ford Today. During my spare time, I make Origami. Thank you for stopping by.

7 thoughts on “回家记”

  1. 我最近写的一篇帖子,正巧是关于一个被征用后的空地。或许就是你奶奶曾经的墓地?叫“比达达利”,位于阿裕尼路上段。

    1. 对。我大哥说,奶奶和哥哥原来都葬在 Upper Ajunid road。政府需征用土地,大家都得搬新家。坦白说,这个新家真的很不错,整齐划一,干净舒适,还有,逼迁者的新家费用全免。

      我刚找到了你的文章链接:http://silentpassing.wordpress.com/2012/09/08/纪念一个山头/

      写得很真实,真好。谢谢分享。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