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能帮我捉老鼠?

家里有老鼠。我没有开玩笑。

最近,半夜里,有时候会听到天花板上、墙壁里,吱吱作响。能够把烂睡的我吵醒,可见不是一般的噪音和动作。男人如果要把我从睡梦中唤醒,平常是没有什么可能的。

我请男人去阁楼查看究竟有没有老鼠。不然,男人是要来干什么的?审查结果,发现阁楼里的旧衣物、发了霉的婴儿床褥,都还完好,可见老鼠没有在那里出没。

男人把一个老鼠笼,放在阁楼里。他放了一些鸡的饲料当诱饵,可是,两天了,还是抓不到老鼠。科学实验证明,老鼠不在阁楼里。

现在,我们转移阵地,把老鼠笼放进车库里。我们的车库,是一个堆放杂物的地方。男人说,他的空酒瓶,有时候会莫名其妙从架子上摔下来,可能是老鼠撞倒的。可是,男人向来喜欢把东西乱放,酒瓶东歪西倒,可能根本不是老鼠的杰作,他自己可能就是那只老鼠。

家里有老鼠,我觉得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我们两个大学生是有一点文化水平的人,虽然不是太 posh, 住在一个算得上是鸟语花香的小镇,家里有 iMac, iPad  和 iPhone,还有一个 MacPro,这样的中产家庭,和鼠辈共处一室,说出去我觉得是很难听的。

可是,男人不是太紧张。我比较紧张。

男人说,今年英国有鼠患。家里有老鼠,在英国人的家里,是很普通的事。今年,苏格兰的 Glasgow (格拉斯哥)鼠辈出没太厉害,出现过不少有两尺长的大老鼠,连公园也不安全,奉命关闭。

男人说,他以前住在乡下,家里养了三只猫,猫抓老鼠,家里常有战利品。

我们的邻居有两只猫,其中一只猫较凶悍,经常把老鼠整死后, 衔进客厅里,展示尸体和斑斑血迹。这样的猫,半夜又娇柔地跑到主人房去和主人撒娇。

家里后院,有时候,也会看见一两只老鼠,偷吃鸡妹妹的饲料,难怪,母鸡的饲料,很快就吃完了。男人说,这几只老鼠,和家里那只吵闹的老鼠,应该是不同的老鼠。

看来,我们的对手,不只一只。

我在明,它在暗,这种交战,有点诡异,考验人的心理素质。老鼠半夜发出噪声,吓我,给我精神折磨,目前,它略胜一筹。可是,我是读过书的人,不耻下问,广求妙方,我一定要来个 ‘鼠肉’ 大搜索。

今天,和一个朋友谈起老鼠。她说,她家里也有老鼠。她老公给老鼠笼涂上浓浓的花生酱,一口气就逮到了两只老鼠了。

朋友的房子又大又新,人又有钱,篱笆是整齐划一的,两部大车子,家里都是超大屏幕的视窗电脑。这个有钱人的房子,家里也有两只老鼠。我听了,不再觉得寒舍很丢脸了。我觉得老鼠是无私的,是公平的,贫富贵贱,品味高低,一视同仁,不管你家里用的是 Apple 还是 PC。老鼠绝不是特地要和我们家过不去。我不应该耿耿于怀。

Don’t take it personally.

Published by

Janet Williams 張玉雲

I am Janet Williams, an academic living in the southeast of England. I blog about culture, history, languages and my community. I created Chandler's Ford Today. During my spare time, I make Origami. Thank you for stopping by.

5 thoughts on “谁能帮我捉老鼠?”

  1. 吹毛求疵一下
    ————
    我是读过书的人,“不耻下问”
    ——————
    该词的意思是:不怕羞耻向比自己“下”–地位低的人–咨询。
    我觉得你误用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