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cking 这个字,能不能登大雅之堂?

不久前,有个新加坡大学女生说粗口,一举成名。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的这个大学女生,在大学毕业典礼上,代表毕业生致谢词时,对着讲稿,念了大概5分钟后,突然杀出了一句 We fucking did it! (我们xxx成功了!)这是她致谢词的高潮,全场有不少人跳起来欢呼。

已有不少人撰文发表看法。有一种看法是,fucking 是年轻人的口头禅,看起来是脏字,说起来不一定是脏字,而且,语言是进化的,fucking的以上用法,不是动词,只是用来表达亢奋、激昂。年轻人张扬个性,用了fucking,解放禁锢的心灵,是好事。

反对派的看法,不用多说,你也明白的。

在英国这块土地上,英语是堂堂母语,那么,fucking 这个词,地位怎么样?是不是真如一些人认为的,不再是什么脏话了,恶俗的意味淡了?

我举个例子,你就明白了。

英国的电视播放,有一个时间的分水岭 (9’ o clock watershed),在晚上九点以前,孩子们未睡前,电视节目里不能有任何儿童不宜的镜头,如过度的暴力、床上戏,也不容许脏话和各种侮辱他人的语言;fucking一词,在九点钟以前,就是被禁的。

也就是说,在以英语为母语的英国,这个 F 字依然是个禁忌。很多电视观众还认为,九点钟以后,他们还是不想听到这个字,这个脏字,应该是全面被禁的。

九点钟以后,如果英国电视上有人发出 F 声,有时候会过关,有时候,节目制作人自己会加上“哔哔” (beeping) 声来消音,所以,如果有人 FFFF 声不断,观众就会听到哔哔哔哔声不断,喜剧效果真不错。

你可以辩解说,fucking一词,说说而已嘛,轻松一下,有那么严重吗?

在英国,大街小巷里,表达喜怒哀乐,很多人都F来F去的,非常普遍。可是,这并不意味着,F 字已经解禁了,不意味着,F 字就可以登大雅之堂了。

在大学毕业典礼上,把 F 字当cool,自以为是,实为不智。

(Featured Image: Flickr photographer: gemskiii)

Published by

Janet Williams 張玉雲

I am Janet Williams, an academic living in the southeast of England. I blog about culture, history, languages and my community. I created Chandler's Ford Today. During my spare time, I make Origami. Thank you for stopping by.

5 thoughts on “Fucking 这个字,能不能登大雅之堂?”

  1. 我还以为只有我们这里保守国家才把F字用哔来代替
    原来英国也是这样的

    现在大多数都用来表达愤怒,一种语气。
    而不是字面上的意思了。。

    不过电视节目上还是少说为妙

  2. 想哭。
    我老幺嘛,不过五年级,碰到考试季节压力大得他受不了,也考差了。
    带回一张画着老师上课教同学念这个字的图,位子上的同学每人讲一句粗话和捣蛋。还有一张被枪指着的背影,背影穿着的外套有shoot me的字眼,背影面对的墙上满满是粗话的涂鸦,画得顶好的。
    他否认自己画,说是同学画的。

  3. 就像大陆的年轻人在口语中常说“我靠”、“真他妈的..”或是说“很屌”。
    但是正式场合不说。
    有一次我看电视有个歌手赞“很屌”,屏幕下方的字幕是“很棒”。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