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娜的感謝 (作者:鄭丁賢)

2011年06月08日 – 鄭丁賢‧李娜的感謝 – 馬荷加尼 – 評論 

转载文章:作者:郑丁贤

李娜这位姑娘,很不一般。

她是第一个夺得法国网球公开赛的华人,了不起。网球这种运动,不管是文化隔阂,或是体型和体能爆发力的要求,向来都不是东方人的擅长。

她如何突破局限,过程肯定精彩;不过,那是体育版的內容,这里不写球评。

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她赛后的感言是:谢谢赞助商,谢谢主办单位和球童,非常感谢自己的团队,谢谢所有人。

这段致谢词,看起来很平常;就像是西班牙球星纳豆(纳达尔)夺冠的感谢一样。

但是,李娜来自中国,不是西班牙、美国或其它国家。

她没有说:感谢党的照顾,感谢国家的栽培,感谢人民群眾的支持。

这是中国运动员固定的台词,就如同上教堂要唸经文一样。

这也代表在中国,运动国家化,体育政治化,球员政党化的扭曲情况。

譬如,之前一位夺得国际比赛奖项的中国运动员,只因为先感谢父母,再感激党和国家,而遭到批判说:怎么可以把党和国家的地位,放在父母之后!

她的运动员前途也受到影响。

而李娜竟然连党和国家都不放在眼里,这还得了?

幸好,李娜有条件,有能力决定她要感谢谁。

在运动国家化的环境,李娜缺乏发挥的机会,也少了提昇的空间。於是,几年前她脱离国家队,自己找赞助商,请来外国教练,在全世界打球。

一旦飞出了体制的牢笼,她迸发了潜能,超过了其它获得国家和党照顾的同儕。

贏了大满贯比赛,她没有必要感激党和国家,而可以自己决定要感激的对象。

当然,很多爱国人士会生气说,难道不应该感谢党和国家吗?没有党和国家,会有李娜吗?

他们不明白的是,政府和国家栽培运动员,是它们的责任;运动员有成绩和荣耀,应该是党和国家感谢运动员,而不是运动员感谢党和国家。

如果美国的威廉丝姐妹夺得冠军,她们不会说感谢民主党和国家;反而奥巴马要请她们进入白宫,感谢她们才是。

李娜其实拿下了两个冠军。法国公开赛是第一个冠军,打破了运动场上的政治梦囈,是另一个冠军。(星洲日报/马荷加尼‧作者:郑丁贤‧《星洲日报》副总编辑

Published by

Janet Williams 張玉雲

I am Janet Williams, an academic living in the southeast of England. I blog about culture, history, languages and my community. I created Chandler's Ford Today. During my spare time, I make Origami. Thank you for stopping by.

11 thoughts on “李娜的感謝 (作者:鄭丁賢)”

  1. 其實中國政府還是很感謝她的。現在長江中下游五省大旱,連洪湖,洞庭湖等大湖都見底了,但CCTV裏的報道不超過2分鐘。但李娜奪冠那天,新聞卻用了超過20分鐘的時間詳細的報道。
    實在讓人很生氣。中共還是看李是他們國力強盛的又一證明。讓人非常討厭

  2. 的确,这女子有个性的,她是第一个敢公开承认训练、比赛的终极目的就是拿奖金。。。
    为她鼓掌!!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