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的白人媳妇

我每一次到伦敦去,都住在一个德国朋友小洁的家里。

这个朋友,二十多年前,曾经在伦敦念过中文系,还去北京师范大学读了一年。她家里的书橱里,都是中国各类文学作品的英文版,她读过的中国新文学作品,肯定比我多。

朋友的丈夫,是文莱出生的华人。可是,祝先生从小在语言混杂的环境里长大,什么话都会说一点,就是都说得不好。他的英语最强,会说闽南话、广东话、海南话、马来话,也会说一点汉语。

这一次,在他们的家里,祝先生给我看了他的海南文昌祝氏族谱,以及他爸爸三十年代初到文莱时的官方证件,请我帮忙解读。祝先生的爸爸祝老爷,当年把妻子和一个女儿留在海南岛,独自到文莱谋生,开枝散叶,短短一生,活不到五十岁,生前未曾再踏上海南岛的归路。

德国朋友小洁独自到北京求学期间,做了一件特别的事。她专程从北京坐火车南下,去拜访了丈夫在海南故乡的亲人。传统古朴的海南乡下,突然来了一个会说一点儿汉语的白人姑娘,在二十多年前,那可是轰动全村上下的大事。

在乡里,祝老爷遗留的亲人,敲锣打鼓迎接了这个白人姑娘,他们端出了上好的菜,还特地为她盖了一间厕所。这样的心意,怎不令她落泪?

小洁说,没想到,海南亲人还要她认祖归宗,上香、行祭奠礼,各种传统礼节,她有点吃惊,但也都一一遵守了。

小洁在去海南岛的前一年,先和丈夫去了一趟文莱,用相机记录了文莱家乡所有亲人的面貌,把文莱几代祝姓人家的故事,乘着留学之便,带到了偏远的海南岛。

小洁捧着厚甸甸的照相本,在破落的海南老房子里,用她才学了几年的基本汉语,对着泪眼婆娑的中国亲人,一张一张的照片,向海南亲人诉说者文莱家乡几代人的故事。

小洁这个德国姑娘,这一趟迢迢海南行,让海南岛和文莱几代人的血脉畅流,更化解了相思之苦。

Published by

Janet Williams 張玉雲

I am Janet Williams, an academic living in the southeast of England. I blog about culture, history, languages and my community. I created Chandler's Ford Today. During my spare time, I make Origami. Thank you for stopping by.

5 thoughts on “海南的白人媳妇”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