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语的迷思

和朋友聊天,总离不开语言这个话题。

朋友小洁的母语是德语,过去在金融界,工作语言是英语、法语、德语、西班牙语,她虽是中文系一等高材生,汉语纯属个人文化熏陶,在工作上属陪衬地位,算不上什么;人在英国,英语是她的主要生活语言,阅读也早以英语为主,英语成了她表情达意的强势语言。小洁的先生(祝先生)是文莱的华人,他的妈妈是一半的原住民杜顺人。祝先生和许多东南亚的华人一样,什么话都会说一点,可以‘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各种方言交叉使用,表面上,可以呼风唤雨,却没有一个强势语言,没有一个真正表情达意的语言。

多年来,我们几个好友一直在探讨一个问题:双语、多语究竟好不好?

祝先生当年是国家保送留英的精英,目前是英国一家企业的高级主管。他的生命里,没有一种强势语言,他始终觉得那是一种无法言喻的缺憾。

这个家庭有个十一岁的男孩。小洁决定,这个孩子一定要有个母语,不能像他的华人爸爸一样,没有一种灵魂深处的语言。因为他们已经在英国定居了,孩子在英国出生、成长,完全浸濡在英国文化里,因此她决定了孩子的母语就是英语。小洁看到祝先生虽身拥多语,灵魂深处却是贫血的,失根的,多语,竟不是一种祝福;多语,原来是无奈的失语。失语,可以是一种慢性折磨,让人沮丧、失落、自卑,午夜梦回时,不知情归何处。

她是德国人,为什么不教小孩德语?她也会汉语,为什么不教孩子这个‘热门’的外语?可是,学语言,小洁并没有急功近利的想法。她说,她没法营造一个德语的环境,如果在家讲德语,那么不会德语的爸爸怎么办?她希望孩子掌握好一种语言,让语言进入骨髓里。孩子长大了,总有机会再学习其他语言,根本无须着急。当然,孩子的小学里,有时候还是有教一些法语或德语或西班牙语,所以,这个孩子还是有接触到一点外语的。

小洁的选择,我是能够理解的。我们认识一些朋友,会七、八种语言,他们的孩子也在多语环境下成长,可是,他们的沟通能力,都大有问题。什么语言都会一点,什么语言都不强,说的人辛苦,听的人更辛苦啊。语言迟钝,吵架也吵不起来,那有多窘啊!

学语言,小洁是个多语人才,在教育上,却持有这种宁缺勿滥的精神,不希望孩子成为一个失语的多语人,她宁可孩子所掌握的单一语文,能够带他到灵魂深处去寻梦。

我的相关博文:

母语、多语、失根: 你有强势语言吗?
学中文,实际吗?英国读者大交锋
“我觉得你应该…” 该不该说?
翻译广告杂感
说错话有没有什么后果?
投篮文章:轻蔑文字,危及新加坡品牌
原貌馆宣传单中文翻译可改善
原貌馆将纠正翻译错误
从 BeakTalk 的 Tan Tart 谈中式英语
你该如何形容 ‘残疾人厕所’?
读英文报,需认识多少个单字?
跟Wendi Deng 学英文的修饰语
英国人的 ‘满意’ 值几分?
100年前,英国孩子如何认识中国?
为汉字(繁体)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呼吁书–苏立群老师
日常好听的话
请坐、请起立、请喝茶
关于小悦悦的一些西方评论
英国人真的就见义勇为吗?
烈日下的老人
李先生
回家记
家书
《联合早报》刊登了我的一篇教育博文

Published by

Janet Williams 張玉雲

I am Janet Williams, an academic living in the southeast of England. I blog about culture, history, languages and my community. I created Chandler's Ford Today. During my spare time, I make Origami. Thank you for stopping by.

10 thoughts on “多语的迷思”

  1. 母亲的选择很明智,但是父亲是华人,母亲是德国人,到底什么才是他的灵魂语言呢?
    或者,如果我们不能聆听上帝的语言,这是世界上的哪一种语言都不是我们灵魂的语言。

    JANET,我补全了我的邮箱,现在我应该可以收到你的回应了。

  2. 母语是根据种族肤色决定吗?我以为母语的定义是自小最先听熟的语言。所以很多新加坡华人、印度人、马来人的母语已经是英语了。

    拉丁裔也很少会拉丁语了。南美洲的土人被殖民之后,还有说根据血缘的语言吗?

    现代社会越多通过联婚改变了单一的族群,圈子扩大了,惯例变得脱轨,世界反更丰富七彩。

    需掌握能深刻表达的语言,我举手同意。能让灵魂舞动的语言。

  3. 语言迟钝,吵架也吵不起来,那有多窘啊!
    这句话形容的漂亮极了,呵呵。(我和男友要吵也真吵不起来,语言不通)

  4. 语言是思想的体现,如何在血液、肤色、长大的环境、居住的环境等主观客观因素中认亲认戚确实不容易。但我觉得Mailing以为”母语的定义是自小最先听熟的语言。所以很多新加坡华人、印度人、马来人的母语已经是英语了”的认同方式很有争议性。

    1. 我觉得母语是你觉得最熟悉的语言,最自然的语言。比方说,我儿子从小听汉语,听了几年,会说会唱,可是,在英国这个大环境中,他自然的母语是英语,小时侯那三几年的影响不能影响他一辈子,所以,英语成了他的母语,是他表情达意的语言。

      如果,在新加坡,大部分的华人小孩从小就听 Singlish, 在生活中也说 Singlish,汉语和方言只会只言片语,无法用来表情达意,那么,可以说,这样的小孩的母语是 Singlish, 是他们表情达意的工具。

      不管母语是哪个,一定要掌握好,要能够引以为豪,不要说得结结巴巴的。

      1. 我觉得新加坡人从来就不是一个民族,从前不是,以宏观的角度来看今后三数十年也不会是,所以新加坡人无法像法国人、德国人、英国人、西班牙人、意大利人、印度人、印尼人、中国人等为自己的民族而自豪。传统语言有民族性,但新加坡没有,新加坡有的是工作语言,但普遍缺乏“灵魂”的语言,能令一个人深深感动,引以为豪的语言,才会有语言的混淆与迷思。

        2004年在Amsterdam跟一个绅士型的英国人短暂的交谈,曾经使我非常的震撼,他说你能够用我的语言跟我流利地沟通,但我却无法讲你们新加坡的语言。…我不晓得当时他是不是带有英语至上的自豪感,但我选择他是由衷希望认识多一些其他语言,礼尚往来。震撼是因为一刹间我无法回答何谓新加坡语。

        我很认同一定要掌握好一种能够有效地沟通,表情达意的语言的说法。

      2. 很多新加坡华人的生活语言、工作语言,甚至是从小听、说的语言,都是 Singlish -- 新加坡式的一种英语,这个语言里夹杂了各种方言和马来文等的语言习惯。我觉得,很多人似乎认定这就是他们的语言,甚至是他们灵魂的语言,虽然这个语言是一个混合体。

        在新加坡国内,使用 Singlish 绝对不是一个问题,那可以是一种情感的语言,有一种特殊的凝聚力。不过,很多人是到了出国以后,尤其是和老外接触后,发现别人仍然视他们为广义的Chinese,别人总先认定他们应该会说中文,了解一点中国文化,有点儿中国的常识,这时候,他们一些人或许才会开始思索,甚至质疑自己的定位,开始探索过去,甚至是中文的根源、与父母、祖父母的关系等等。

        我最近有个想法,其实,有个灵魂的语言固然重要,但是 Singlish 这个语言混合体,基本上是个克里奧爾語 (Creole), 这个语言也许能够完全自成一格,有一个完整的体系。那么,这就是说话者的灵魂语言。对他们来说,也许并没有混淆和迷思。

        你上述的例子,那个和你交谈的英国人,他所谓的新加坡语言指的应该是中国人说的语言,就是 Chinese。老外看到黄皮肤的人,都还是会认为他们都是会说中国话的。

  5. “老外看到黄皮肤的人,都还是会认为他们都是会说中国话的。”我相信这就是症结所在。当年林文庆医生(Lim Boon Keng)身为峇峇,成为第一位领取英女皇奖学金(Queen Zvictoria)到英国留学的新加坡人。他在爱丁堡大学就面对教授叫他作一段翻译,却因不熟悉中文而脸红的困境。后来他痛定思痛,学好中文,还在厦门大学当了十六年校长。日本人占领新加坡后,命令他为华侨首领,从此郁郁寡欢。

    像林文庆这样的人,这样的际遇并不少,或许在那个年代他们会为“母语”觉得难为情而亡羊补牢,今时不同往日。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