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鲁教授,中式悍母_施乐遥

耶鲁教授,中式悍母| 施乐遥.
上周,施乐遥提到了这位在美国的中式悍母。上星期天,英国的星期天泰晤士报,也用两大版转载了同一篇报道。可见,这个严苛的妈妈,她的教育方法,掀起了轩然大波。网路上的口水战,已经打得很激烈了。

家里的男人也读了。我问他,你对这种独断的所谓‘传统中式’教育法,有什么看法?他觉得没有必要。他问:这样的孩子,有什么了不起呢?孩子的创意何在呢?

我也上网看了这个妈妈的电视访谈,坦白说,这个女人,说起话来,嘴角翘得很厉害,感觉上很犀利,言语也很刻薄,选朋友,这样的朋友,我是绝对不会交的。

我在中学工作,儿子十岁,上五年级,所以,我接触到了英国的中小学教育。我发现,这里的教育,有一点,是这个美国妈妈的教育里,所没有提到的,就是孩子的自律、自主。这两个音乐造诣很高的女生,她们的一切,都是妈妈逼出来的,而不是出自孩子的选择。


最近,我对教育的‘自律、自主’,有很深的体会。

去年十一月,儿子参加了学校的寄宿活动,全校的小五生(约60人),随老师到怀特岛过户外生活,一共五天。

临行前,他拿着清单,打点了行李:内裤、各类衣服,都齐了。他也知道,干净的衣服,要放一边,脏的衣服,要装进另一个袋子里。该交待的,我也交待了,比方说,要记得换洗。

五天后,孩子回来了。打开行李,却发现,行李好像没什么更动过,内裤都是干净的。只有睡衣是穿过的。

原来,他一条内裤穿五天。同一件汗衫、同一条长裤,也穿五天。那五天,他有刷牙,没有洗澡。

我心想,为什么老师没有督促孩子们呢?难道,没有‘规定’每一个孩子都要洗澡吗?没有‘规定’孩子都要把行李打开,把衣物都放进柜子里吗?没有‘规定’他们都要换内裤吗?难道,老师没有感觉到,这个孩子臭臭的吗?为什么都不理呢?

别的妈妈也说,他们的男孩,也都是臭臭的,内裤也是没什么换的。早知道,行李就免了。

两个月后,我碰到了老师,试探的问了一下,说,孩子的行李,整齐一片,一条内裤穿五天,你知道吗?

这个大顽童式的女老师,伸出了双臂,摇了摇孩子的肩头,故作吃惊的说:“什么?真的?五天?太过分了吧!不过,告诉老师,你玩得高兴吗?(Did you have a great time?)”孩子点了点头。老师说:“对嘛,这样就够了!”

老师说,他们确实有告诉孩子们,某个时段可以洗澡,某个时段要熄灯,也给了他们充裕的时间换洗,但是,洗不洗,全是他们自己的事。老师也没和孩子睡在一起。(“It’s all up to them. They know what to do.” 他们自己决定。他们已经知道了该做什么。)

也就是说,老师只会告诉你,该做什么,做不做,是你的事,换不换内裤,是你自己的决定。
这样的心态,也反映在课堂上。有的老师,是不逼的。他们觉得,教育必须发乎内心,孩子再小,也必须懂得自主。

上星期,我告诉老师,孩子的家庭联络簿,三个月来,都是空的,为什么他什么都没有记录呢? 老师说:“I’ve told them. I told the class, if they think they will forget their homework, they will need to write it down… ” (“我告诉班上的孩子,如果怕忘记,要把功课记在本子上”…)

老师一直强调:“那是Ben的责任。我交待过了。他应该知道该怎么做。你要信任他。”也就是说,老师有交待作业,但是,老师把学习的自主权,交到孩子手里。孩子如果选择不听指令,不记录功课,或是不想记录作业,那是他的选择。他必须为不听指令的后果负责。(比方说,如果作业忘了交,会挨骂。)

Published by

Janet Williams 張玉雲

I am Janet Williams, an academic living in the southeast of England. I blog about culture, history, languages and my community. I created Chandler's Ford Today. During my spare time, I make Origami. Thank you for stopping by.

6 thoughts on “耶鲁教授,中式悍母_施乐遥”

  1. 在如何对待孩子的问题上,我一直都有个困惑。西方人注重培养孩子独立的人格,凡事都尊重孩子自己本身的意愿。这没有什么不对,但是也有个问题。毕竟孩子还小,懂得的事情也不多,就他们的那一点儿人生阅历来说,根本还没有辨别是非的能力。也无法正确地知道什么是该做的,什么是不该做的。看到别的孩子这样,自己的孩子可能也会跟着学,跟着做,但是这并不代表别的孩子的做法就对。我还是觉得,在孩子小的时候,父母应该给予适当的监督和指导。西方老师任其发展的教育方针未免有点儿太随性了。孩子还无法像成人那样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因为他们不懂。

  2. 我觉得老师关于家庭联系册的说辞有推诿之嫌。她难道没有要告诉家长的事情吗?很难想象在私立学校会有这样的事情。同为英国老师,公立,私立,大有区别。50年代的老师又和今天的老师,很不一样。

    如果有一个重要的技能,学生必须掌握,老师讲了,就好了吗?不需要确定学生到底学到了吗?不需要用其他的方法吗?对小孩子,光说有什么用?

  3. 这个老师嘛,男老师,好像没去年的女老师那么有规划,那么细腻。(都是我的错啊,没给他送圣诞卡!)
    英国小学和中学的鸿沟很大,小学老师还跟你嘻嘻哈哈的,和你轻言细语的,从七年级开始,就完全不一样了。
    我觉得,小学和中学之间真的衔接得很不好,小学没训练好做笔记,不严格,天天快乐,到了中学,是很辛苦的。
    这是一个公立学校制度的缺陷。
    我们如果能在家里给孩子一些小小的训练,一点额外的功课(不要太多啊),对孩子会有帮助的。
    当然了,如果有钱的话,送去私立学校,在学校–家长沟通方面,一定是做得比较好的,各方面一定是盯得比较牢的。不过,那是有钱人的世界啊!

  4. 妈妈不在身边,一件内裤穿五天,哈哈,Ben(你儿子的名字吗?)很好玩。很像我儿子会做的事。
    现代教育讲学生主体,老师变成配角,但是我也认为年龄和认知是需要考虑的,非常重要的因素。老师这个样子,我想很大可能他还没带过自己孩子的经验。
    我跟你讲我老大去鄱湖冬季营了吧,我让他写好备忘录,列下携带的事物,交代时时要检查。他很独立,跟老师要求,钱自己保管,护照丢在大行李包里,回来时,身份证却遗失了。那几天我真没给他好脸色。
    你们那儿私校的崛起,我相当有兴趣(当然不是想来念),是不是跟台湾私校一样的效应。其实这里也是有这种趋势。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