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海外孩子学中文的本末

这两周,转载了一些海外妈妈教孩子学中文的文章,引来了一些朋友的探讨。

今天转载最后一篇,作者是如幻,原文题为:突破海外中文教育的瓶颈——再谈识字关(新增春子朗读小学六年级课本视频)。这篇文章里,作者谈到她如何教女儿春子朗读经书,增加识字率。海外五岁女生春子朗读六年级课文

读经,过去几年来风起云涌。作者说她不重视一般的中文白话童话故事,而是溯本追源,让孩子熟读古书。作者认为学中文要有本末之分,本–就是要朗读经典,从经典中学习说听读写四种能力。春子读起六年级的中文课文,朗朗上口,令人惊叹。可是,这个读经的方法,是否都适合每个人的环境呢?值得大家思考。

转载原文如下:

 前日和德国热线上一位网友妈妈的交流,再次涉及到了海外中文教育中必须面对的问题——识字关的突破,以及海外华裔子女教育中中文阅读先行还是西文阅读先行的问题。

 网友妈妈:请问如幻MM,除了让春子读经典外,你是否还给她她讲一些普通的中国儿童故事?还有一个问题,孩子会读是否自然就会写汉字了呀?

 如幻:学习经典,并不意味着排斥白话文。所以我们的中文学习也不排斥讲儿童故事、阅读童书,只是有本末之别而已,即我重视“教”孩子诵读经典,但一般不特意“教”她读童书。因为白话文童书是孩子自己可以学的东西,就不需要特别花精力去教。相信孩子认字的话,自然都可以读童书。所以我不着急孩子能不能读童书,只关心她的识字情况;而识字其实也是不必“急”的,因为好好诵读经典,自然就能识字。所以根本的问题还是落在了踏实读经上。《大学》有云:“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矣”。正是此理。  

当然适合的中文阅读本身也可以促进识字学习的进一步巩固,增长孩子的学习兴趣。如果家长希望孩子能尽快开始中文阅读,也很容易。在保证识字教学的情况下,在家庭中补充白话文阅读资料,像童书绘本啦,开展一些亲子阅读。一般来讲(通过读经或其他学习方法)有一定识字量的儿童,几个月的时间中文阅读就可以上路。

   您上面提到的讲儿童故事也是亲子阅读的一种,这可以有效地扩大孩子的词汇量,学习白话文表达。但是我給春子的在这方面做得并不够好,主要是我有点忙,也有点儿懶。呵呵。我不是一个特别会讲故事的妈妈,我只是还算注意在平时交谈时多用一些她没有学习过的词汇,或者回答孩子的问题还算认真。值得庆幸的是,因为春子在四岁那一年比较规律地读经(也因故断了两个月),识字关突破得很快,目前她的自主阅读能力已经可以涵盖大多数儿童故事绘本,个别不认识的字通常不影响她的阅读理解,妈妈只需要偶尔帮她一下即可。现在她开始涉猎越来越多的纯文字书籍。而这种自主阅读和学习能力我认为是她通过读经识字获得的最宝贵的能力。海外中文教育之所以那么普遍地失败,就是因为孩子们十年海外中文教育的结果,是还大都在被动学习,因为认字量不够,无法真正自主阅读和学习中文。以至于我认识那么多的德国华裔子弟,十几岁的孩子,他们除了语文课本,不读任何中文书。可以想见,这种情况下,在中文学校里课本教得再细致,字词分析得再透彻,组词造句弄得再滚瓜烂熟,生字抄写的遍数再多,靠这一两百篇白话文就能学好中文吗?

所以我的建议是,父母能多讲儿童故事当然好。但是更重要的是一定要以各种方式让孩子尽快识字,海外中文教育相比国内教育大为紧迫的也是这一点。国内的孩子上学了再识字也不晚(有早教当然好,这就另说了),反正环境在那儿;而海外大环境是西文[1],一般西文都是拼音文字。拼音文字就是所谓“我手写我口”(不同语言的拼读规律程度不同,但是无妨,还是有规则的),这也就是说,一个孩子只要会说这种语言,那么他一旦上学掌握了简单的拼读方法,就可以在阅读上一通百通,一日千里,因为他能拼出来声音,他的头脑中就能反映出意思,除非他沒学过的词;所以海外华裔子弟的西文母语阅读一般都不成为问题;也因此那些非华裔的二代移民,像生活在德国的英国人后裔,生活在美国的法国人后裔等,只要他们从家庭处可以习得非当地的西文母语,英语或者法语等,都能相当容易地进行两种母语的阅读,就因为两者都是拼音文字,会说就易读,道理就在此;而中文呢,是象形文字,得一个字一个字的认,不认识就是不认识!干瞪眼啊。如果海外华裔儿童也等到上了学再认字,中文的学习速度大概是无法抗衡拼音母语阅读的神速进步的。而孩子一旦产生非常明显的拼音文字阅读倾向,后果就很严重了——中文学习就此将陷入被动境地甚至是恶性循环。

谈谈就我了解的海外华人子弟的相关情况。很多孩子从八九岁、十一二岁开始就不喜学习中文的原因,绝不是因为学习的内容本身太生涩难懂,而是因为他们汉字学习的速度太慢了、认字量太有限了,以致于根本无法进行有效的中文阅读,也没有养成中文阅读的习惯。而他们的西文因为有学校的规律学习,随着年纪的增长,正常地发展,到了十岁左右时,他们的西文阅读水平和中文阅读水平已经呈现出极大的差距。比如他们可以读西文语版的哈利波特和科普资料,可是中文阅读除了课文之外,还停留在小学一二年级的水平,甚至更差。阅读中文困难重重,即不认识字,不明白词的意思,没有足够的文化背景进行理解等等。既无乐趣又充满挫折感的经历令他们自然对中文学习越来越排斥。 

 现在海外中文学校一般每周要求的识字量也就是六七个左右,加之有些字词不常用再不时忘一些,孩子常常学了十年也只认了一千多个字,就是半文盲的水平——读不了书,多年学习后仍然无法进行中文自学和半自学,离开了老师家长就寸步难行,又怎么会对中文学习产生持续的兴趣呢?

說了这么多,在下就是想指出在学龄前或者小学低年级突破识字关冲破海外中文教育瓶颈的关键所在,而没有认识到或者沒做到这一点正是绝大多数海外中文教育失败的原因。儿童学习汉字是有敏感期的,尤其汉字图画性的特点,是右脑学习的强项,因为擅长记忆图形的右脑在儿童期最为发达,这就决定了儿童期可以快速识字、轻松识字,这时让孩子认字,是得天时之利,辅以得当的方法,更是事半功倍。错过时机,又没有中文环境,则必将费力多而收效少!孩子的教育好比种地(田田妈语),要在恰当的时机开展。

 说到读经和写字的关系。读经不能让孩子自然会写字。呵呵。但也绝对不障碍写字,而且肯定有帮助。写字是要教的。好在汉字的比划就那么些,常用的偏旁部首也数得过来,写字又都是孩子们喜欢的功课,孩子读书过程中自然也会记得很多字形,教起来真的更省力。

我再借题发挥一下啊。我一直认为,只有把海外中文教育的主次分清,才能达到良性循环和可持续性发展,即首要重视诵读,诵读会让孩子保持良好的语感;通过诵读可以大量识字,进而正常开展现代文阅读;一个能读书且喜欢读中文书的孩子,想教他写字是容易的,想让他写越来越多的字也是可能的,因为他的生活中已经不能没有中文的了;也就是說,诵读教育可以促进写字教育;但是如果一味只强调写字,而忽视了孩子的诵读和识字,最后孩子学了十年还不乐于读中文书,一离开中文学校就不要指望他再拿起中文了,那么之前辛辛苦苦学写的字也就很快都还给老师了。

 至于家庭开展读经教育、突破识字关的具体方法和我们的经验教训,我会找时间整理一下,另文和大家分享。

Published by

Janet Williams 張玉雲

I am Janet Williams, an academic living in the southeast of England. I blog about culture, history, languages and my community. I created Chandler's Ford Today. During my spare time, I make Origami. Thank you for stopping by.

One thought on “转载:海外孩子学中文的本末”

  1. 女儿刚四岁。在中文daycare呆了一年,终于把三岁之前英文daycare的满口英文改成了中文,目前上学了却又尴尬遇到了英文授课的kindergarten。于是乎又听不懂英文了,孩子很痛苦,课堂三十多个孩子,老师自然对和不懂她说话的孩子很难沟通,于是刚开学一个月,小女儿已经开始每天问我:今天休吗?。。。
    反思:教女儿学中文有一方面私心是有些恐惧将来孩子和自己的“文化沟”。逼着一个母语是英文世界的孩子耳提面命地学中文,是自己很自私地叫孩子来背负自己那一抹乡愁。。。
    顺其自然吧。不认识中文,不了解中国文化的地球人海了去了,一样幸福生活。孩子懂得什么是快乐就好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