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五生的第六周

上周,小五生有两个小作业,共花了二十五分钟。

直式数学题,他做得不好,错了几题,重做,呱呱叫,我也想呱呱叫。

这一类的直式加减法,学校做得很少,我偶尔在家里教,有给他练习,可是好像不够。他从小一到小五,老师很少发这一类的直式加减法练习,五年来,不超过十次。英国小学生的基础加减不好,是有道理的。

我有一个朋友,在英国一所有名的私立小学当数学主任。我向她讨教教孩子数学的方法。她说,不会直算法,没关系,不要紧张,因为直式加减发只是一种方式,(老派的人如我很坚持,也很熟练这种方式)。她说,英国学校重视number line, 数字线,因为用这个方法,比较容易看出孩子究竟有没有概念。她说,有的人很会做直算法,但是只是死计方式,数字借来借去,却不明白为什么。这样的学习,长远来说,是不好的。

数字线number line 教学法

我也问过一位大学教授,他说,不要太在乎孩子没有功课做。他说,最好的老师,是能够在有限的上课时间内,把孩子教好,让孩子充分理解,给孩子启发,往后,孩子就会自己去解决问题了。

他说:“如果孩子已经明白了,为什么同样的问题,要做一百次?”他认为,有的老师发功课,反倒是可能因为他没教好,课程设计不好,才要浪费孩子在家里的时间。老教授说,小孩应该去做自己喜欢的事,多看课外书,多探索,不必做功课。

我们亚洲人,很注重数学,在学数学方面,也很重视熟能生巧。我这个人数学概念很不好,但是很会做计算题,就是这样苦练出来的。看见儿子把数学学成这样,我想到就很想揍人。

我对他的数学要求很低,希望他在上中学以前,把简单的加减乘除都学好。

上周的英文功课,他只花了大概五分钟。老师要他们练习写一些明喻,as tall as a giraffe (如‘像长颈鹿一样高’)之类的句子。英国小孩学英文,是不用背的。他们不必背名句、谚语,写文章的时候,老师注重创意。我以前写作文,每一年写新年的文章,开头一定是“光阴似箭,岁月如梭, 转眼间……”,写母爱,一定有“妈妈对我嘘寒问暖,把我们照顾得无微不至;慈母手中线”之类的文句。“我的志愿”里,一定要做个有用的人,回馈国家社会和父母的恩惠,也还要饮水思源。

英文里,老师让孩子的想象力奔驰。我问儿子,妈妈的鼻子像什么,他说:as warty as a witch(像女巫一样鼻子上长瘤)。

Published by

Janet Williams 張玉雲

I am Janet Williams, an academic living in the southeast of England. I blog about culture, history, languages and my community. I created Chandler's Ford Today. During my spare time, I make Origami. Thank you for stopping by.

2 thoughts on “小五生的第六周”

  1. 我的数学概念不好,即使考试常胜,到了大学念数学科就碰壁。

    哈哈,你也有被儿子形容成女巫的一天。我喜欢他的英语功课。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