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骨头诗人

年少多情,吟一吟新诗,哼一首再别康桥,心情都飘逸了起来。

我在怀特岛上,读完了两百余页的《小脚与西服》,写的是张幼仪的一生,侧写徐志摩。

书的初版是1997年。离开文艺圈太久了,早已不知中文艺坛风雨,上周到手的这本英文书,竟叫人欲罢不能。这个故事,我十三年后才读到,一定是后知后觉。

读传记有个危险,理解多了以后,曾经以为那美丽苍凉的,在现实底下,如此不堪一击。

徐志摩对张幼仪的态度,可以用一个字来概括:冷。以今天的尺度来判断,徐志摩对张幼仪的冷傲、漠视、欺瞒,最终遗弃,是abuse,是欺负、压制。套一句今天的俗话,这个男人是个abusive husband,是个欺凌弱者的软骨头。虽然,他对妻子没有拳打脚踢,他只顾个人的浪漫,不顾她的死活,对她不言不语,眼神鄙夷,给了她无比的精神虐待。

张幼仪得知怀了第二胎,告诉徐志摩,他的第一个反应是叫她去堕胎。妻子才怀胎三月,这个男人就不告而别了,到了孩子(叫彼得)生下后几天才出现。从孩子出生到夭折(将近三岁),他只匆匆见过孩子一次面。

张幼仪的心酸史,衬托出自私、自大和自我膨胀的文人才子。他要做中国的拜伦,要当中国文坛最耀眼的巨星,可是,他光有学问,却少了人品,连一点起码的尊重也不给身边的女人, 任她在欧洲自生自灭。

诗人活在虚无缥缈间,头上顶着光环,围困在自己编制的重重谎言中,对亲人无情无义,光有梦想和情欲,没有落实人间的责任。如果说男人都得有顶天立地的胸怀,我觉得,徐志摩这个男人,没有guts,实在是渺小得可怜。

Published by

Janet Williams 張玉雲

I am Janet Williams, an academic living in the southeast of England. I blog about culture, history, languages and my community. I created Chandler's Ford Today. During my spare time, I make Origami. Thank you for stopping by.

2 thoughts on “软骨头诗人”

  1. 后来张成了商界女强人 (好像徐家的business 也是她来打理的)。 好玩的是, 她不恨陆小曼,更恨林徽因。

    1. 张幼仪的一生,有骨气。徐志摩的一生,没骨头。
      这样的女人,够tough,绝处逢生,我很敬佩。
      徐家太太临死前,张幼仪守候身边。徐家两老的离去,她给了他们最尊贵、最诚挚的送别。陆小曼却躲在龌龊的墙角里吸鸦片,她的生活和自己这个浪漫的名字,太不匹配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