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日下的老人–记新加坡

走出了地铁站,在加盖走廊上,有六、七个步履阑珊的老人,向我们迎面走来。

老人拖着凉鞋,走起路来一拐一拐的,岁月刻画出来的皱纹印在脸上,深深的老人斑爬在干瘪的脸上和手臂上。

老人向我们发传单。每个老人发不一样的传单。

有一个漂亮的年轻女子也在发传单。只有她一个年轻人,笑脸盈盈的。其他的,都是老人。

我的心抽痛了一下。

在英国,你到大城市里走一圈,你就会知道,发免费传单、广告、免费报纸的,一定都是年轻人,或是肚腩大大的壮年男子。

你不会看见瘦弱愁苦的老人向你凄惶地走来,要把一张小小的传单塞给你。

这些老人不都是所谓的‘乐龄人士’吗?是什么原因,逼得他们在骄阳下,这么辛苦地工作?

这几天,我们在城里随便吃一顿午餐,就吃掉了四十多块新元,老人派了一个下午的传单,能换来多少顿温饱?

我很想了解,新加坡的贫富差距究竟有多严重?孤苦的老人,除了在烈日下向冷漠的路人发传单之外,如何寻求温饱?

一个下午,走在路上,儿子突然紧抓住我的手。

此时,有一个愁苦的老人迎面而来,请我们向她买一包洁面巾。

儿子好奇地问我,为什么总有那么多老人,一会儿给我们发传单,一会儿向我们卖洁面巾。

儿子在英国成长,从没有看过这种‘老人拦街’的景象。

我说,因为这些老人没钱。

儿子继续问,那么,老人一天要卖多少包才够?

在烈日下的老人,一天要卖多少包洁面巾,才可以安稳地睡觉?

这个问题,我也答不上来。

Published by

Janet Williams 張玉雲

I am Janet Williams, an academic living in the southeast of England. I blog about culture, history, languages and my community. I created Chandler's Ford Today. During my spare time, I make Origami. Thank you for stopping by.

4 thoughts on “烈日下的老人–记新加坡”

  1. 跟2009年相比,现在还多了一群老德士司机。政府心肠好,将他们的驾驶年龄从67岁增至75岁,可以自己顾自己,真是百行百业百样心。

    新加坡摒弃福利制度,老说福利制度拖垮了英国,说新加坡的公积金制度是全世界第一,现在公积金制度证明不能养老,so how? 我也是答不上来。

    1. 这样的老年生活很心酸。英国也做得不很好,老人常受虐待,在安老院,在医院里,都曾有过严重受虐的例子,有的孤苦的老人在家中也一样,受到护理人员的粗暴对待。

      新加坡的计程车业是个很奇怪的圈子。也许你可以谈一谈。有一次我从机场出来坐计程车,老司机一路上不苟言笑,沉默是金,有点吓人。我觉得他很不快乐。

      1. 在本来应该欣赏夕阳无限好的年龄还必须在马路上奔波,能快乐的起来吗?新加坡是世界第六大富裕国,百万部长迷信数字,不认为新加坡有穷人,许多沉默的一群就这样郁郁终生。

        这是新加坡社会道德的大问题

        写文章中肯地批评政府,提出在新加坡几乎绝种的中文思考方式,写多了就有些回应。我已经接受邀请,下个月底参与总理的国是论坛,或许可以测试政府对改革的诚意。

      2. 国樑大哥写博文写到参加总理的国是论坛,果然厉害!我们都沾光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