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一夜

前两天,到伦敦开会,异常欣喜,因为我终于可以住进酒店了。

看过我的文章的人,都知道我多次诉说自己‘没有住酒店的命’。想象中的酒店,最好有个小小的椭圆形游泳池,有个可以仰望星空的阳台,房里花香弥漫,还要有个小冰箱,让我触摸里边塞满的小瓶装饮料和杂食,浴室里要有小人国里的精致肥皂和瓶装洗发精。

房里要有一叠信纸,印上酒店名字的雅致信封,两支可以让我随手带走的圆珠笔。床下要有一双纯白的全新棉布鞋。

我想象可以优雅地躺卧在睡床上,使唤着遥控器,一边吃着零食,一边看八卦电视节目。

我可以轻轻一通电话,请服务生把晚餐送到房里来。

我上星期五住进了一家小酒店,叫Travelodge。想不到这个小酒店,在伦敦市中心火车站附近,几百码之内,就有好几家。朋友陪同我去找酒店,找到了两家Travelodge,原来都不对,一直往偏远的路上走去,看到的楼房越来越破落,路人的肤色越来越奇怪,还打了几通求救电话,才找到了第三家。

一入口,柜台的服务生对排在我前面的男人说:“What is your problem, now, then?”说话没有Please, 也没有thank you, 也没有May I…,这样的接待语气,好像跟一般酒店有点不一样。

接待处有两个自动贩卖机,一台卖巧克力和冰淇淋,另一台卖日用品,包括洗发精、牙膏牙刷。

到了房里,朋友看到了一台小风扇。她提醒我:这里很闷热,你的房里好像没有冷气。

她狂笑个不停,说:我的房里有冷气,你要不要退房,干脆搬到我的住所去好了。

我说,我的人生目标,就是要住酒店,怎么可以轻易打退堂鼓。

房里有个电视机。朋友打开了所有的柜子,想要找遥控器,却遍寻不获。原来,要看电视,必须到电视机上去按按钮,好像回到了黑白电视的年代。

我到房外,把逃生路线找到了。回到房里,想试用一下电话,紧急时候可以用上。

我四下搜索,才发现房间里,连一个电话也没有。

当然也没有免费牙膏牙刷、免费洗发精、免费棉布鞋、免费信封信纸、免费圆珠笔。

房外是车水马龙的大街,星期五的午夜,红色双层公车依然穿梭,醉鬼的叫嚣声不绝。我好久已经没有感受夜半喧哗了,原来自己离开城市生活,已经很久了。

Published by

Janet Williams 張玉雲

I am Janet Williams, an academic living in the southeast of England. I blog about culture, history, languages and my community. I created Chandler's Ford Today. During my spare time, I make Origami. Thank you for stopping by.

One thought on “酒店一夜”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