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的境界

朋友知道我喜欢游泳。

两个月前,她送了一张贵宾卡给我,让我可以到假日酒店的泳池,免费游泳六次。

有了这六次的游泳经验后,要我再回到公共泳池里,像过往一样,和别人摩肩接踵,不是一件太容易的事。

人的娇宠惰性,莫过于此。

我这个人,向来没有住酒店的命,这几年的旅游,都是到户外扎营,与大地为家,与虫鸟为朋。不是因为我特别向往大自然,而是庸俗,跟着潮流走。

这几年,我身边中产阶级的朋友,都纷纷跑去露营。我们既然住在美丽的英国郊区,不去露营一下,不给孩子一个天地是我家的户外经验,是说不过去的。

去年扎营,天地为家。
去年扎营,天地为家。
去年夏天,野外扎营,迎来了一个新朋友
去年夏天,野外扎营,迎来了一个新朋友

既然没有住酒店的命,但是有在酒店游泳的机会,也算是老天的恩宠了。

意犹未尽,我甚至给自己买了一张一个月的贵宾卡。

我每天晚上,等孩子上床后,一个人开车到这个私人泳池游泳。

为什么?我游泳游了二十年,这两年游得比较卖力,好像是一种召唤。

我想起了村上春树。

这一阵子,我在看村上春树那本跑步的书:《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What I talk about when I talk about running)。这本书我原来不觉得怎么样,最近在大减价时,才买回来看一看,却看出了韵味来。

村上春树说,他跑步,因为那是最适合他的一种运动方式。

他说,他不会鼓励别人去跑步,因为有的人宁可挤火车、开无聊的会议,也不愿意穿上球鞋。

他在跑步时,处于一种真空状态。

他天天练跑,跑一两个小时,也到世界各地跑巴拉松,甚至在希腊的艳阳下,赤着上身,跑完全程马拉松。

长跑已经融入了他的生命,那是一种生活方式。他把生活中心放在写作和跑步上,夫妻两人过着好比离群索居的生活,不理会无谓的酬酢。

“我就只是跑啊跑,在虚无中奔跑。我或许应该换句话说:我跑步,是因为我想要获得虚无。”

“我跑步时,思绪如天边云彩。形状各异的云彩。云彩来去无踪,天空却永恒不变。”

村上春树的长跑精神境界,我好像有所领略。

游泳是一种很孤寂的运动,没有对手,没有交锋,只有你自己一个人,面对自己和那空荡荡的心灵。

村上春树:长跑,要获得真空的心灵
村上春树:长跑,要获得真空的心灵

Published by

Janet Williams 張玉雲

I am Janet Williams, an academic living in the southeast of England. I blog about culture, history, languages and my community. I created Chandler's Ford Today. During my spare time, I make Origami. Thank you for stopping by.

2 thoughts on “游泳的境界”

  1. 深更半夜自己开车外出游泳?听上去很想DESPERATE HOUSEWIFE 的情节哦?嘿嘿,开玩笑喽。很羡慕你啊,有个擅长的运动项目。

  2. 什么DESPERATE HOUSEWIFE ?我没有看过这个戏啦。我很少看电视,现在‘见习生’也结束了,我也可以干脆把电视机丢掉了。

    我还要写一篇关于运动的文章。

    运动很好,让我的头脑清醒一点,这样才可以继续写文章啦。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