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风筝的人

 

我今早告诉儿子,我昨天把他学中文的事情,写了出来。

我问他,能不能告诉我的读者,他现在最喜欢学些什么。

他竟然很合作。“未来世界的动物”,他马上回答。 

 儿子最近的热情是未来世界,他看了一个纪录片,觉得未来世界将出现一些奇特的动物,几块大陆也会积压在一起。

他每天一早起来,就在房间里画画,画的都是自己想象的未来动物,还给他们都取了名字。

 我乘机抓紧机会,利用他的好奇心来教一点中文。

 他要我给他的动物取名字,还要我把他所形容的动物,写成中文。

我说,可以的,不过你要会念给我听。 

于是我们今晚就写了以下这个说明,他也跟着我一起念。“Stinger 是一只很大的虫,他在非洲的海边游泳。他身长一米。他有很奇怪的爪子。他的爪子很长,可以抓鱼吃。他的爪子有尖尖的刺,可以叮别人。”

 儿子的耐性不好,如果我用填鸭式的方式来教中文,他一定早就不学了。激发兴趣最重要,我尽可能投其所好,希望能事半功倍。

 今晚,我让他画这只 Stinger,然后一起形容,学习朗读,然后他写了几个字“爱叮人的虫”。

 我觉得,在海外教孩子中文,绝不能有那种恨铁不成钢的心理,也要讲现实。这里没有大环境,只能够靠自己营造,能教多少,算多少,千万不能急功近利。如果给孩子施加太多压力,教学不灵活,没有乐趣,最后苦了自己,孩子也会反弹。

 三年前,儿子对恐龙很有兴趣。那时候,他要知道所有恐龙的中文名字,所以把我害得很惨。我买了中文版的恐龙百科全书,他喜欢里头的恐龙图画,还要我把详细内容都读给他听。到现在,他还经常把这本书拿出来看,虽然里头的字都看不懂,但是他有兴趣,对我而言,这样就够了。这是启蒙,我想应该非常重要。

 五岁前,儿子的母语是中文。他刚开始上幼儿园时,有时还会在幼儿园里唱中文儿歌,听得老师一头雾水。可是,上了小学后,英语正式成了他的母语,是他表情达意的工具,刹那间,我就像是一个放风筝的人,眼看着风筝飞得远了,还是小心翼翼地拉着线,尽量把它拉回身边。 

 孩子像风筝,我把线儿拉一拉

现在,儿子很少主动用中文说话,所以我的口头禅都是:“用中文再说一次”。不过,他知道,在家里如果有什么要求,他一定要用中文问我,所以,这一类的中文,他说得特别好,例如:

 “请问我可以看电视吗?”

“请问我可以多吃一点巧克力吗?”

“请问我可以买这本书吗?”

 或者一些简单的生活语言,都没有问题:“为什么我不可以看电视?”“我要吃梨。”“你开车吗,还是走路?我不要走路。”

不过,如果我们长时间单独在一起,例如一起去游泳、坐火车,他的中文还是说得很多的。

有些人很不解,认为“学中文有什么用?”他们觉得融入英国社会比较重要,孩子的琴棋书画各方面比较重要,中文这么难学,真是累赘。

 我想,我所能做的,只是引发孩子的兴趣而已,让他以后有机会自己去追求,去认识这个文化。其实,放下“学中文有什么用”这样的功能性看法,做人轻松一点,让孩子的想象力奔驰,学中文其实可能没有太难。 

Published by

Janet Williams 張玉雲

I am Janet Williams, an academic living in the southeast of England. I blog about culture, history, languages and my community. I created Chandler's Ford Today. During my spare time, I make Origami. Thank you for stopping by.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