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行脚

 

 前几天去了伦敦,呆了两天半,花掉了我将近三个星期的工资。

 

我现在很穷了,必须缩衣节食,面壁思过。

 

我的钱都花到哪里去了?

 

我们去剧院看了两出戏,每一张票,是我一天的工资。

 

我们去吃了四顿饭,每一顿饭,也是我一天的工资。

 

火车票和地铁票,都不便宜。

 

在英国,每到周日,公共交通系统都处于半休假的状况:铁路要维修、水利电力系统要修补、交通要改道、火车地铁甚至不开。

 

 

 

这一次,是英国复活节的假期,游子要回家、游客要观光,交通量大,可是,交通系统却不灵活。

 

这样的交通系统,我已经很习惯了,也已经习惯得很少动气了。

 

伦敦地铁七色彩虹,线路分明。
伦敦地铁七色彩虹,线路分明。

 

 

英国人都习惯了。偶尔有人骂一骂,可是,英国人到头来还是很典型的耸耸肩、轻声叹息一声,继续低下头看报纸。

 

我记得多年前,有一次,火车开到一半突然停下,乘客都在沉默中低头看报、做填字游戏,这时,车厢里传来司机先生的广播:“很抱歉,火车不能前行,我想是因为叶子掉在轨道上、讯号灯出问题、控制台的人在睡觉,还有一个人躺在轨道上……”车厢里的人都不禁笑了。

 

我们这次在伦敦,有几条地铁线路竟然关闭,乘客必须改搭转运公车。在地铁站里,只见很多游客一脸茫然、惊惶,很叫人同情。

 

还好我们曾经在伦敦生活过很多年,对伦敦市中心的街道还算熟悉,能够靠双腿穿越大街小巷。

 

其实,伦敦是一个很适合用走路来观察的城市,只要你不赶时间,有一点闲情,在沁凉的春日闲荡,是相当写意的。

 

我如果有机会,都会跑去剧场看戏。我很喜欢在剧场里那种很真实的感受,各种情感交织,各种曲折的情节,很容易把我带入另一个世界里去,让我暂时抛开生活的规律。也许是我的生活太平淡了吧,很需要这样的刺激,让脑筋复苏一下。

 

这一次,我们看的第一个舞台剧,是亚瑟米勒  (Arthur Miller) 《桥头景观》(A View from the Bridge),第二天,又跑去看了伦敦的常青剧 《捕鼠器》(The Mousetrap)

 

《桥头景观》剧的 Hayley Atwell 和 Ken Stott
《桥头景观》剧的 Hayley Atwell 和 Ken Stott

 

《桥头景观》说的是爱,有亲情,有爱情,但是,有的爱,却很难言喻。亚瑟米勒是我最喜欢的美国剧作家,和他的另一名作《推销员之死》一样,《桥头景观》让人震撼,也让人低回不已。

 

三月底,这出戏还演出了戏中戏。主要演员 Ken Stott 几乎罢演其中一场戏。他的演出受到了台下一群十五、六岁的学生的干扰,令他无法专注,因此他中断演出,要这群在台下交头接耳的中学生马上离场。

 

结果,这组中学生和带队的老师在观众和演员的压力下,匆匆离场。

 

Ken Stott 这才继续演出。 

 

《捕鼠器》-- 是谁杀了谁?
《捕鼠器》-- 是谁杀了谁?

《捕鼠器》是戏剧界公演历史最长的侦探名剧,自 1952 年以来,已经在伦敦公演了两万三千多场。我来了英国十多年,这次终于一偿心愿,看了克里斯蒂(Agatha Christie)的这部作品,现在终于可以一洗前耻,抬头挺胸地说:“我住在英国,我看过克里斯蒂的《捕鼠器》!” 

 

 

 

看过这出戏的观众都会知道,《捕鼠器》有一个传统。演员在谢幕时会说:“你们都在命案现场,希望大家能够遵守这出戏的传统,只把故事的结局留在自己的心里。”

 

也就是说,观众千万不要去告诉别人,究竟剧里是谁杀了谁。

 

要求就只有这么一个,如果你是知音人,要遵守,有那么难吗? 

 

 

过去,从没有多嘴的人会告诉我这个故事的结局。我也没想过要去问别人。这就是《捕鼠器》的诱人之处。

 

可是,有一个讨厌的大嘴巴出现了。

 

这个大嘴巴就是维基百科(Wikipedia)。

 

维基百科很扫兴,它就像有些大家庭里的败家子一样,大呼小叫,把家事全都向外界抖了出来。

 

我向来对维基百科不敢恭维,这一次,看到它这样扫兴,这样不尊重剧场传统,去揭人家底牌,实在对它更瞧不起了。

 

这一次,我们本来是想去看音乐剧 Oliver(孤雏泪)的。第一晚买不到票,第二天一早,再到剧场一试,一到门口,却看到了告示:“Rowan Atkinson 先生今晚不能上演”,我们失望而去。

 

这出音乐剧,我要看的演员是 Rowan Atkinson(饰演‘憨豆先生’— Mr Bean 出名)。五十三岁的他难得再现舞台,乐坏了许多人,人人都争着想去看他饰演坏人 (Fagin) 的绝技。他只签约到七月上旬,我希望他养好嗓子,七月以前,我很想再回到伦敦,看他重返舞台的风姿。

从‘憨豆先生’(Mr Bean) 到大坏人(Fagin),Rowan Atkinson 复出舞台。
从‘憨豆先生’(Mr Bean) 到大坏人(Fagin),Rowan Atkinson 复出舞台。

 

这样的人生愿望,不算太奢侈吧。

 

如果有亲朋戚友要到英国来找我,游山玩水,你们可以自己去;逛街买东西,你们自己走,也不要来烦我。但是,如果有人想找我上剧场,看戏剧、看好一点的音乐剧,我答应你,我一定会陪你共度黄昏。

 

Published by

Janet Williams 張玉雲

I am Janet Williams, an academic living in the southeast of England. I blog about culture, history, languages and my community. I created Chandler's Ford Today. During my spare time, I make Origami. Thank you for stopping by.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