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的欢愉与哀伤

 

阿兰德波顿 Alain de Botton)的新书 The Pleasures and Sorrows of Work《工作的欢愉与哀伤》出版了,报章访问不断,想躲也躲不了。

德波顿先生才三十九岁,却已经是文化界一颗耀眼的明星。

工作的欢愉与哀伤
工作的欢愉与哀伤

 

多少追求浪漫精神的书迷为他痴狂,多少大学女生的梦境里都有他那张沧桑的脸,就算德波顿一脸苍白,额前的头发都掉得差不多了,痴情的女生还是不能自己。

有人爱他,称他为才子,因为他用诗意的散文,把普鲁斯特和哲学家融入了家常便饭,文字中带有淡淡的哀愁,隐约闪烁着智慧的光芒。

 读者喜爱他的文字,感受到他的魅力。就算他的叙述长串,像普鲁斯特一样,你也会感觉他在你的耳边轻柔细语。

有人讨厌他,说他是个假惺惺的文人。更叫人嫉妒的是,他出了几本书,从 How Proust Can Change Your Life – 拥抱逝水年华(1997)、The Consolations of Philosophy – 哲学的慰藉 (2000)The Art of Travel – 旅行的艺术 (2002)、Status Anxiety – 身份的焦虑(2004)到2006年的 The Architecture of Happiness – 幸福的建筑,本本畅销,很多学者、文人替他撑腰,中产精英知识分子的书架上都不忘摆上几本他的书。

受不了他的人形容他是一个‘通俗哲学家’(pop philosopher,所说的纯粹是一连串任何人都早已经懂得的道理,只是换个表达方式而已,却赚了很多钱。

 

摄影:David Sandison
摄影:David Sandison

在接受英国《卫报》的访谈中,德波顿谈到了自己找老婆的方法。

找老婆是这样的

 

他形容三十岁以前的自己“充满着年轻的浪漫激情,几乎到了唯我和自恋的地步。”因此,他后来花了两年接受心理治疗,才勇敢踏出找老婆这一条路。

英伦才子德波顿,找老婆的方法是这样的。

一次晚间的聚会上,朋友问他想找怎么样的女朋友。

德波顿具体说出了他的要求。在场的一个朋友把他的要求记了下来。

他说,他理想的女朋友必须是医生的女儿,在伦敦以外的地方长大,从事经贸或科学的工作。

后来,朋友给他介绍了Charlotte ——她的家世和所长完全符合德波顿的要求。他们现在育有两个儿子。

“她从商,自己设立公司,她会处理Excel 电子数据表,会处理工资表 这些东西我通通不会。”

为什么一定要找医生的女儿做老婆?

德波顿说:“具有医学背景的家庭,他们所具有的价值,我喜欢:好像判断力、注重实际、考虑周详。”

为什么她的成长环境,必须远离伦敦呢?

他说:“我对大都会的价值充满疑惑,内心深处,我向往比较安定的东西,那是我一种欧威尔主义的想法。”

沧桑文人德波顿在富裕的上层社会成长,看到了人事中种种令人嫌恶的事情。他的父亲生前为了找人投资,必须周旋于有钱人之间。这一点性格孤僻的文人才子看不上眼。

他渴望‘正常’的生活。

求生者的‘公敌’

 

他在新书提出的问题是:“工作的意义是什么?”“你的工作有给你带来欢愉吗?人生只是寻求温饱吗?”

因为这样,英国《泰晤士报》有个专栏作家以有趣的口吻,把德波顿列为公敌。现在吃饭都这么困难了,有份工作已经要谢天谢地了,你这个弱质书生竟敢在这里自扮清高,探索什么人生的终极意义?

“哈喽,德波顿先生,我们大家都要吃饭,要养家活口,拜托你,走出你北伦敦的高雅书房看一看金融危机下的人间痛楚吧。”

一些人看不起德波顿,恨不得一手抓起他洁白的领口,盯着他的眼睛怒吼说:“你凭什么向我们宣导工作的真谛?你这一辈子,有做过什么工作?”

其实,德波顿先生这辈子除了写文章,从没有一分正当的差事。他坦诚,自己的工作经验贫乏。

他没有在商店打过工的经验,没有品尝过在餐厅当服务员的辛酸,没有当过派报童。

他只曾在拍摄记录片时,在电视公司做过一点工作。

在学生时代的假期,他也只曾做过一点杂事。

这段刻骨铭心的经验是这样的。德波顿替一家杂志(Time Out) 的家居生活特辑搜集资料,觉得自己做不来,感到很痛苦。

德波顿年底即将迈入四十。他的父亲是杰伯特德波顿(Gilbert de Botton),犹太人,银行家,在埃及出生,后来搬迁到瑞士,当 Rothschild 银行的总裁,而后于1983年以100万英镑的资金创立了环球资产管理,1999年以 4.2 亿英镑脱售给瑞银集团。

老德波顿先生于2000年去世后,留下了一大笔基金,超过两亿英镑。

老德波顿先生深具学养,是毕卡索作品的收藏家。他生前也是英国泰特现代美术馆 (Tate Modern) 的灵魂人物。美术馆里也有一间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展览馆。

德波顿有这样的家世和庞厚的经济后盾,一辈子衣食无忧,以哲学家冷傲的双眼,俯瞰人间,写了这本《工作的欢愉与哀伤》。

《工作的欢愉与哀伤》这本书是作者花了两年的旅行才完成的,类似报告文学的作品。他和摄影师 Richard Baker 探索了十个行业,将这十种工作领域的现象,以黑白图片和文字,浓缩在读者眼前。

这本书共分十章,每一章都记述一个工作领域:货船、物流业、饼干制造、事业咨询、火箭科学、绘画、传输工程、会计学、创业和航空学。

可是,我看了这本书后,觉得他虽有一流的文笔,不乏幽默,却缺少了《报告文学》中需要的对人的关怀。

德波顿的手笔很冷。我似乎看不见他对一些采访对象的灵魂有一分悲悯。

他采取了远距离,笔下难掩他对在生活线上挣扎者的微微的鄙视。有一些形容,你看不到他对人的尊重。我又想,这是德波顿无意制造的错觉。如果他不在乎凡人,又怎么会花这么多时间在路上写这本书?

这本书我期盼已久,读了之后却难免对德波顿有些许失望。我所感受到的,是一股强烈的疏离感。

有关此书更多的内文,有机会我会再写一些。

我想,我的梦境里,德波顿暂时不会出现。 

Published by

Janet Williams 張玉雲

I am Janet Williams, an academic living in the southeast of England. I blog about culture, history, languages and my community. I created Chandler's Ford Today. During my spare time, I make Origami. Thank you for stopping by.

One thought on “工作的欢愉与哀伤”

  1. 這些我統統都喜歡讀。每次來讀了都會想很多,感覺有點像是思想在放假,哈哈。請加油。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