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恨绵绵

(前文请看:<<哈丽之死 >> — 发表于2009年1月3日)

 1993821日,我的生命刚刚开始。那一天,我发现了人间最美妙的事,感受到如何毫无保留地去深爱一个人,也获得了她无止境的爱。

 

200012日,我的生命结束了。那一天,我深爱的那个人死了。

 

我的人生注定要和哈丽相逢。她是我生命的真谛。

 

在这一场劫难之后,我再也没有回头路了。

 

我还有拉菲,他是我的宝贝、我挚爱的朋友和同伴。他是哈丽给我留下的最珍贵的礼物。他是我仍然活着的唯一理由。

 

拉菲这一辈子将没有机会认识他的妈妈。但是我祈祷,他会保存对她的怀念。

 

在我的人生旅途中,我所认识的最了不起的人,就是哈丽。

 

过去几年来,我只能勉强地走在人生的正轨上。失去哈丽,叫我悲痛;她离奇的去世,令我惊惶;深深的寂寞笼罩着我。”|

马丁杰克 (Martin Jacques) – – 天堂乐– 2002 1128日刊于英国卫报(The Guardian 马丁和哈丽 (Harinder Veriah),两人相差21岁。但是,年龄、肤色、生活背景的差异,阻挡不了两人的爱恋。马丁是生活优渥的英国白人,哈丽是骄阳下生活刻苦的印度女子,刁曼岛的相逢,改变了两个人的命运。

哈丽,你怎么就这么走了?
哈丽,你怎么就这么走了?

1998年秋,哈丽、马丁和拉菲踏上了东方之旅。

 

他们在香港定居,过着幸福的三人生活。

 

马丁以为,香港将是哈丽的舞台,因为,哈丽人生的前26年,都是在马来西亚度过的。那是她所熟悉的东方,那是她的地盘。哈丽会说广东话,在香港,她应该感到如鱼得水才是。

 

可是,渐渐的,马丁才发现他错了。

 

哈丽深棕色的肌肤,使她在香港处处遭到歧视。

 

然而,哈丽从不轻易抱怨。她在刻苦的环境中长大,习惯了独立、坚强,从马来西亚到英国,再到香港,她努力地拥抱生活,即使在香港有大大小小的委屈,也经常默默承受。

 

马丁说,哈丽只曾提过有四次遭到种族歧视,但是,马丁知道,还有更多,她只是选择不说而已。

 

哈丽所受的歧视,不是隐含的,是扑面而来的那种。

 

有一次,在和朋友们吃饭时,话题转到了种族歧视。有个朋友问她,除了在工作上碰到了一小撮人的种族歧视之外,在其他方面呢?

 

哈丽说:“到处都是。”

 

“哈丽,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马丁追问。

 

“我到店里去,没人理睬我。在饭店里,别人对我态度粗暴。走在街上,有的人会喃喃地用广东话来骂我,叫我‘黑豆屎’”

 

哈丽的遭遇,第一次张开了马丁的眼睛。他不再用白人的眼睛来看世界,他开始努力地用受歧视者的眼光,来感受香港。

 

“作为一个白人,这样的恶意对待,我是完全免疫的。我无法感受到哈丽精神上的痛苦。”

 

“在种族的等级制度上,我处于最上层,哈丽处在最下层。”

 

马丁开始为哈丽担心。

 

“过去,只要我们在一起外出,哈丽都会受到礼遇。后来我才知道,那是因为我在她身边,我是白人,抬高了她的身份。”

 

如果马丁不在她身边,她所受到的歧视,是马丁无法想象的。

 

哈丽从小就在马来西亚的华人社区中长大,对中华文化感到亲切和了解,又会说广东话,却在香港处处遭到歧视。这使马丁开始深思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中国人(汉民族)的种族歧视。

 

他说,中国人的种族歧视,早已存在,却向来没有公开探讨。他认为,每个社会都存有歧视,但是,中国人的种族歧视,基本上和白人的种族歧视有微妙的不同处。

 

“那是中国人基本上对中国文明的优越感所造成的。”

 

2005416日,马丁在英国卫报 (The Guardian) 发表了一篇文章,题为“中国心态”The Middle Kingdom Mentality)。他认为,中国文化里的种族歧视根深蒂固。中国人对自身的种族歧视现象向来保持否定,而白人根本无视于这个问题的存在,除非是在谈论到新疆或西藏问题时,才会提到种族问题。香港作为英国殖民地将近150年,汉民族对肤色较深的其他种族的歧视,过去完全无人谈论。

 

马丁说,英国也有很严重的种族歧视问题。但是,数十年来,英国也有一股很强大的反种族歧视的势力。英国有种族歧视的法案,对于是与非的界限,相当清楚。

 

他认为香港则普遍否认自身的种族歧视现象。这只反映了中国文化对种族歧视的问题缺乏自省。

 

由于中国过去长期处于孤立,除了在东亚地区以外,中国的种族歧视对世界没有带来太大的冲击。但是,由于中国的势力和影响力增加,这个情况肯定会改变。

 

马丁认为,过去四百年来,白人的种族歧视对世界的影响非常大。但是,“世界对中国的态度会越来越熟悉,不只是种族歧视问题而已。”

 

“种族歧视是中国人必须正视的问题。”

 

哈丽临终前,在医院病床上吐出的心声,是驱动马丁寻找妻子死因的动力。哈丽在香港癫痫发作入院,短短的三十几个小时之后,就离开了人间。

 

她说:“我压在这里最低层。我是印度人。这里其他的都是中国人。”

 

哈丽之死,是不是种族歧视造成的,没有人知道。但是,哈丽在香港生活的短短一年多里,的确承受了很多人都熟悉但却宁可保持缄默的歧视现象。

 

哈丽之死,打开了一个中国人的禁忌,让种族歧视成了台面上的话题。

“我压在这里最低层。”哈丽遗言
“我压在这里最低层。”哈丽遗言

马丁在写给我的电邮上说:

 

“我深爱着哈丽。这个打击,我知道我一辈子也承受不了。她正是上天赐给我的礼物。她的死,占据了我的生命、我的思绪这永远没有终结,永远都不会。我这一生将永远无法从失去哈丽的打击中恢复过来,我所能做的,只是希望自己能够慢慢的,更好的调试自己,来接受她的死亡。

 

哈丽在香港发生的事,令人震惊,也是一大耻辱。我只是尽力地让全世界都听到哈丽所说的话,感受她精神上的痛苦,分担那份耻辱,让世界能够表达良知和怜悯。

无尽的爱
无尽的爱

Published by

Janet Williams 張玉雲

I am Janet Williams, an academic living in the southeast of England. I blog about culture, history, languages and my community. I created Chandler's Ford Today. During my spare time, I make Origami. Thank you for stopping by.

5 thoughts on “此恨绵绵”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