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妈妈’

故乡的老友读了我的文章,特别发封电邮过来,说‘应该写写你这个华人太太和西方先生或西方家婆相处的一些事。’

 

我看了觉得好笑。我又不是王菲、伊能静,我的私事有那么精彩吗?

 

我的‘家婆’,我其实称呼她‘妈妈’,因为这个家庭非常传统,我只好嫁鸡随鸡了。

 

一般上,英国太太都不会称呼‘家婆’为妈妈的,如果彼此有称呼对方名字,关系就已经很不错了。

 

我有很多英国朋友,和‘家婆’水火不容,抱怨一堆,听他们数落‘家婆’的不是,就好像香港连续剧里熟悉的情节一样。婆媳之间永恒的矛盾,看来东方、西方都一样吧。

 

老天非常善待我。人在异乡,给了我一个超级‘妈妈’。

 

我和这个英国‘妈妈’一年大概见面七次,五次是家人的生日,另外两次是复活节和圣诞节。每一次聚会,都围绕着礼物、巧克力、美酒,她还总是烹煮美食、做蛋糕,她做得开心,我们吃得更开心。

 

从我第一次和她见面开始,她就叫我‘达令’、亲爱的、我的爱,叫个不停,听得我浑身不自在。她从来不会忘记每个家人的生日。每一年我过生日,她一定亲自为我设计一张生日卡,有一次还把我的头移花接木,接在一个翩翩起舞的美女身上,很搞笑。

 

生日当天,我也一定会收到她寄来的包裹,有时候是皮包、毛衣、围巾之类的,去年,她可能买得不胜其烦了,干脆寄来了一张五十英镑的支票。

 

每一年二月,她也一定会寄来礼品,祝贺我们的结婚纪念日。其实,我们都忘了是什么时候结婚的,可是她一清二楚,总会寄来盆栽、巧克力、鲜花、香槟之类的。

 

我问过身边的英国朋友有没有这样的礼遇,她们都觉得我这个‘妈妈’太有温情、太不可思议了。

 

偶尔和我家老公斗嘴时,我会说:‘看在你妈妈的份上’‘你妈妈是不是知道你的样子,怕我跑掉,才对我那么好?’

 

十年前的圣诞夜,当我和她第二次见面时,火鸡圣诞大餐过后,只见她到楼上去翻箱倒柜,拿出了一个沉重的碎花布包。布包打开后,里面装有很多宝石,把我吓了一大跳。

 

原来,她年轻的时候,和先生带着两个幼小的孩子到斯里兰卡旅行时,买了一些宝石回来。当年她就想过:‘这些宝石是要给我的未来媳妇的。’当时,她的宝贝儿子才七、八岁。

 

‘亲爱的,你可以随便挑一个,给你做订婚戒指。’我对宝石一无所知,在微醉的炉火边,挑了一颗剔透的白宝石。

 

第二天一早,她开车载着唯一的宝贝儿子、未来的东方媳妇,到一个朋友开的珠宝行去。这颗白宝石镶上后,就成了我的订婚戒指了。

Published by

Janet Williams 張玉雲

I am Janet Williams, an academic living in the southeast of England. I blog about culture, history, languages and my community. I created Chandler's Ford Today. During my spare time, I make Origami. Thank you for stopping by.

One thought on “超级‘妈妈’”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