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的中国初涉

 

 

儿子快过八岁生日了。我的一个中国学生特地到邻近的中国超市里,给他买了一些糖果,带到家里来。

 

‘我给你买了你最喜欢吃的巧克力棒、无尾熊饼干。’我的学生说。

 

孩子马上问我:‘这里头有没有放那些你说过的很奇怪的东西?它们是从中国来的。’

 

看来我这个儿子的联想力很不错。他指的是三聚氰胺。‘上次你说有坏人在牛奶里放一些化学原料,这些饼干也是中国来的,可不可以吃?’

 

我说‘可以吃,应该没问题。大白兔糖听说不可以吃,无尾熊饼干应该可以;巧克力棒是韩国进口的,应该不会有问题。’他再问:‘是真的吗? ’我顿时无语了。

 

我儿子对中国的印象好像不是太好。

 

四川地震之后,他看我成天看追踪报道,不是很能明白,老是问我:‘你还看不够吗?’

 

我向来没有看连续剧的习惯。可是,有一次无意间在转台时看到了一个中国的苦情片,有哭有泪,好像情爱纠葛、生离死别之类的,不禁驻足了一会儿,这个小男生却从一本书后面冒出了一句话:‘为什么你看的中国的东西都这样?

 

‘那你觉得这样是怎么样?’

 

‘都很难过。’

 

‘这叫哭哭啼啼。跟我学念一次:哭哭啼啼。’

 

‘好,哭哭啼啼。’

 

孩子对中国的印象当然很模糊,不过他大概有个初步概念:中国糖果有毒不能吃、社会凄风苦雨、戏剧梨花带雨。

 

这可能就是这个小混血儿对中国的文化印象。

 

奥运会千载难逢,我特地通融,让他晚睡,陪我看转播。可是这个小男生一点兴趣也没有,只是勉为其难的看了几分钟,就说:‘我受够了!’我因此无法让他领略中国的那份光荣。

 

在海外教小朋友中文,其实最大的问题就是文化疏离。我家这个混血儿,唐诗琅琅上口,中文的听说读写也还可以,最欣赏的中国人物是孙悟空,最爱吃的中国菜是蒸蛋和墨鱼饼,最喜欢过年收红包,最同情吴刚伐桂,但是,现实的中国对他而言,似乎就少了那一份亲和力。

 

这是很无奈的现实。

 

难怪很多在英国的朋友早已经放弃教孩子中文了。教孩子中文是一件艰辛的任务。语言这问题还不是太难克服,如何让孩子们对这个语言背后所代表的文化产生亲和力,才是一个大问题。

 

我在英国当了好几年的汉语老师,从我家的这个实例看来,真是前路漫漫,努力尚待。

 

 

 

 

Published by

Janet Williams 張玉雲

I am Janet Williams, an academic living in the southeast of England. I blog about culture, history, languages and my community. I created Chandler's Ford Today. During my spare time, I make Origami. Thank you for stopping by.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